第200章 蘇姑娘也不見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8:14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無語地翻白眼了。

之前對鳳婆的好感在瞬間蕩然無存,她拉扯住風千墨的手臂,「走。」

不能因為一個老太婆的話輕易產生動搖。

風千墨漠然地由著她拉扯著離開,一路上他沒有說一句話。

「我跟你說啊,那個鳳婆的話,你不要真的相信,我感覺她對你有偏見。」

「嗯。」

「還有呀,她只是護徒心切,肯定不是別的原因。相信我。」

「嗯。」

嗯?嗯完了?嗯個毛線啊!

蘇雲沁真想給他兩暴栗,不過還是忍住了。

「鳳婆跟天玄國有什麼關係不成?」她對天玄國的事情並不是太了解,不過看風千墨的模樣,恐怕是對「鳳」這一姓氏格外反感。

或者一開始,他就知道天機子大師是什麼身份,所以她提出帶他去見人的時候,他一點都不驚訝?

「在很早之前,風家與鳳家並稱為天玄國兩大世家,之後先帝在位時將鳳家全部驅逐出天玄,有的甚至下令斬殺。」

他向來話少,雖然解釋得很少,不過能夠解釋都已經不錯了。

蘇雲沁點點頭,算是明白了。

「看來沒法了。」沒法再問鳳婆了。

果然一切只能靠自己。

風千墨反手握住了她的手,下一瞬間,與她十指交扣。

「雲沁,你知道孤是怎樣的人。」

「哦?怎樣的人?」她還真的捉摸不透,除了大暴君之外,還有什麼其他的形容詞。

「認死理的人。」

「嗯?」聽不懂啊喂!

「認準了一個媳婦,這一輩子就只有這一個媳婦。」

「……」蘇雲沁很訝異,不可思議地撐大眸子看著他。

不是不感動,只是不敢表露任何的細微情緒。

她怕一旦回應吧,他回頭又要用冷漠的方式把她從期望打入失望。

無數的人從身邊而過,卻已經無法成為二人眼中的彼此。

蘇雲沁靜靜凝視著他許久之後,緩緩勾唇笑了,「我這人也只認死理,認了一個男人,便只有一個男人。」

她朝著他貼近了一步,伸出手指輕輕戳了戳他的胸膛。

「所以,我警告你,你,只是我一個人的。」

「好。」他想都不想就答應了。

某男巴不得她這麼說。

……

入夜,天焱國的氣溫驟然涼了許多。

蘇雲沁好不容易把兩個孩子哄睡了,起身伸了一個懶腰,想給自己倒杯水,卻發現水壺空了。

「這家客棧的服務可真差。」她暗自咕噥,提著水壺開門往外走。

赫然,瞧見了一抹黑影正偷偷摸摸地從風絕舞的屋子裡走出。

「絕舞?」就著廊道里昏暗的光線,蘇雲沁看見那身穿黑色短打勁裝的女子的臉,愣了一下。

風絕舞本來四處觀望,忽然看見蘇雲沁提著水壺,連忙大步上前來拉住了蘇雲沁。

「蘇姐姐!要不要跟我去干一票大的?」

「做什麼?」蘇雲沁古怪地問道。

她有些狐疑,看著風絕舞這樣,該不會是想要去搶劫吧?

風絕舞伸出食指在她的眼前晃了晃,露出了一分高深莫測的笑容來,「蘇姐姐,你算算時間,離拍賣會還有這麼久耶!」

「哦,然後呢?」蘇雲沁眉心抖了抖。

風千墨的這個妹妹,性子還真是跟風千墨相差甚遠。

一個如此冷戾殘暴的男人竟然會有一個古靈精怪的妹妹?

不可思議。

「然後?當然咱們去得月樓直接搶呀!不不不,直接偷!」

蘇雲沁嘴角一抽一抽的。

「你沒有鑰匙,得月樓里機關無數,據說他們的拍賣之物全部埋在地下。」蘇雲沁很無奈地提醒她。

冒險也該有個度。

她從來不願意做無準備之仗。

「蘇姐姐呀!我這就是去尋得月樓的老闆,得到可靠消息,他今天在春香樓里喝花酒呢!怎樣?」

「當真?」蘇雲沁的眸光一閃。

如若能夠直接拿到,那無疑是最好的,節省多少時間。

風絕舞忙不迭地點頭,恨不能豎起三根手指頭對天發誓,「絕對千真萬確!蘇姐姐,你相信我!」

「好,你等我換衣裳。」她還得跟靜容交代一句。

……

「爺兒,蠱葯的位置只有這兩處,如若得月樓的蠱葯沒用,我們只有最後一個選擇了……」金澤正說著嚴肅的話題。

蠱葯只有三種。

蠱葯調配出來,如若壓制不了蠱毒,那就說明不適合這種蠱毒。

現在這樣的情況,他們的機會是少之又少了。

風千墨卻神情自若,忽然問道:「隔壁怎麼這麼安靜?」

往常這個時辰點,風絕舞那丫頭肯定會敲門擾人清靜了。

金澤一聽,也有些疑惑。「是哦,怎麼這麼安靜呢?公主殿下睡了?」

「去看看。」風千墨手指微曲,敲在桌面上。

憑他對風絕舞的了解,那丫頭絕對不會這麼早睡下了,肯定是……

金澤應了一聲,連忙去隔壁看,不過只是看了一眼,又一臉出大事的模樣趕了回來說道:「爺兒,公主不在!」

不過一會兒,邪風也入了屋子,說道:「爺兒,蘇姑娘也不見了!」

……

春香樓是天焱皇都里最出名的春樓,但凡春香樓里的頭牌,必然會被逛青樓的老爺少爺爭相要求伺候。

此刻夜幕正深沉,下方的春樓里一派熱鬧之色。

蘇雲沁蹲在屋頂之上,看著風絕舞正在一旁咬著手指一副糾結不已的樣子,她暗暗翻白眼。

「我說絕舞啊,你到底知不知道在哪個房間啊?」這丫頭果然不靠譜。

風絕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伸手撓了撓頭,小心翼翼地說道:「蘇……蘇姐姐,不是我不知道,只是我記錯了。要不我先下去試探試探,萬一有什麼風吹響動,我馬上就叫,你來救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還沒有來得及出聲回應,風絕舞已經隻身掠了下去。

她無奈地扶額,

早知道就不應該跟這小丫頭出來吹冷風,簡直是自虐。

這時候下方傳來了說話聲,從聲音來源,應該正是她腳下的房間。

「王上,這次這可是一筆大生意。如若贏了,到時候我們天焱國周邊小國聯合起來,一起把這該死的天焱國給推翻了!」

「對,推翻一個天焱,再推翻一個天玄。想想古越國那麼大個國,其實不過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現在好了,讓那蘇將軍奪了勢。」

「王上,您看如何?」

下面的人七嘴八舌地說著。

不知道他們到底要做什麼生意,不過看樣子應該是想要聯合天焱周邊的眾小國。

天焱佔地也是極廣,最北的沙漠之地因為地理條件,存在不少小國,漠北荒蕪之地正是小國用來自保的方式。只是每年他們都需要向天焱國進貢,以此來表明自己的衷心。

看來,也只是表象,實則這些小國根本不想臣服。

就是不知道這小國的王上是何人?

正想著,下面的說話聲越來越大。

「我們點的女人怎麼還沒有來?」是剛剛說推翻天焱的人說話,聽聲音,粗狂不已。

「這就來了!」然後,便聽見了春樓老闆的聲音。

「喲,這個小娘子樣貌不錯,爺喜歡。」

「各位爺,想看什麼表演?」這熟悉的聲音……

蘇雲沁嘴角一抽,這不就是風絕舞的聲音嗎?

想到這裡,她連忙搬開了一塊瓦片往下看,看著下方的情況,瞳孔微微收縮了一下。

這是一間很大的雅間,而且雅間里有三張榻,顯然是給三個男人用的。

屋中總共有四個男人,其中一位坐在上位者的位置,衣著是異族人的服飾,長發簡單的高紮起,清爽利落,這個人的五官極其深邃,高鼻樑深瞳孔薄嘴唇,皮膚相較普通人的要深一些。

除了他之外,他左右各坐了兩個男人,同樣的奇怪異族服飾,髮飾也是如此。

而第四個人,穿著華艷,一看就是商賈之家,絕不是異族之人。

風絕舞不知從哪兒換上了春樓姑娘的衣裳,不但薄而透,臉上還有一層面紗。

這女子的身材極好,在這樣的薄紗裙襯托下,讓男人看了恐怕恨不能立即撲上去。

蘇雲沁低咒了一聲:「這死丫頭!」

做什麼冒這種線?

看裡面那幾個人,顯然不是好惹的。

尤其是那幾個異族人,他們的身形高大,而且衣著沒有袖子,兩隻健壯的手臂顯露在外,隨著舉杯的動作,手臂上的肌肉在伸張收縮,散發著野.性的味道。

這絕對是個練家子。

風絕舞這沒腦子的!

「幾位爺,奴家的表演……」

「你會什麼表演?」那位上位者出聲,聲音渾厚而沉冷。

他應該就是那位「王上」。

「奴家會彈琴,會歌唱,還會……」

「會跳舞嗎?」另外一人問道,抱著手臂,揶揄著問道。

風絕舞輕輕搖頭。

她一個公主,哪裡可能會跳舞。

「哈哈哈……月老闆,你說的這家春樓,恐怕也不過如此吧。你請我們王上過來,就是看這樣的女子?」

月老闆……

蘇雲沁的眼眸眸光微閃。

顯然,這位月老闆就是得月樓的老闆,難怪穿的這麼華貴,一看就像是暴發戶。

「這……話也不能這麼說,您看這姑娘長得多麼標誌呀。」

「臉都看不見,還臉!」

「不不不,這身段多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