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被抓住的把柄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5:00
A+ A- 關燈 聽書

安諾晨臉色一緊,「來人呀,把安心給我趕出公司,以後不許她再踏進公司半步。」

秘書上前來到安心身旁:「大小姐,請您先跟我出去吧。」

「滾,」安心冷眼望向秘書。

她看向安然:「我的好妹妹,真是長了一張狐媚子的臉呀,我都有些羨慕你,你是怎麼把那些男人勾搭的對你死心塌地的。」

她說著,將實現落到了安諾晨的臉上。

安諾晨上前,抬手就摑了安心一巴掌。

安心捂著自己的臉:「安諾晨,你竟然敢打我。」

「如果你再敢說安然一個字,我會讓你的下場更慘,別忘了,現在這安氏集團,可跟你沒有半分關係。」

「你……」安心咬牙。

安諾晨拎著她的胳膊,強硬的將她往電梯的方向推去,

安心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並未反抗。

只是經過安然身邊的時候,她對安然道:「安然,你別得意的太早,我們的戰爭,今天才剛開始。」

「滾,」安諾晨用力的推了她一把。

安心甩了一下,「別碰我,我自己會走。」

安諾晨看向安然:「你先去辦公室等我。」

安然冷眼掃了安心一記,走進了總裁辦公室。

林管家回頭看向將安心推到門口的安諾晨,隨即也跟著安然進了辦公室。

安諾晨將安心推到電梯門口,眼神冰冷:「你已經得到了你想要的,如果你敢再多廢話一個字……」

「你放心,你愛上自己妹妹的這種事情,你不覺得丟臉,我還覺得噁心呢,」她抱懷,眼神帶著邪:「而且,握著這個能控制你的把柄,對我來說,有利無弊,哼。」

電梯門打開,有保鏢出來。

安心冷哼一聲,走了進去,關上電梯門離開。

保鏢納悶問道:「安總,我們夫人呢?」

「她現在在我辦公室,已經沒事了,你們稍等吧,她很快就會出來的。」

他說完,轉身往總裁辦公室走去。

進了屋,安然正坐在沙發上,林管家站在她身側。

安然納悶的問道:「安心又來鬧什麼?她剛剛說你的秘密……」

「沒什麼,我會解決的,放心吧,」安諾晨笑了笑,看向她的肚子:「怎麼樣,我這小外甥可還乖?」

「乖的不得了,」安然臉上帶著幸福的笑意,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

安諾晨看著她幸福的樣子,眉心揚了揚:「那就好,他要是不乖,將來出生我可是要教育他的。」

他從桌角拿起一份文件走到了她面前,遞給她。

「這是新合作開發的議案,你看一下。」

她翻開文件看了一眼:「這個我不是讓你全權代替我處理了嗎?」

「我知道,可是最近又加了一些新的細節,需要你親自來看一下,然後確定沒問題籤字。」他說著,在她身邊坐下。

安然隨手從他口袋裡拔出了鋼筆,打開筆帽,在文件最後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安諾晨挑眉:「都不看一下?」

「你做事,我放心啊。」

「半個小時才能做完的事情,你幾秒鐘搞定,我得說你點什麼好?」

「誇我辦事神速就好。」

安諾晨無語一笑,見秘書還在抱著一摞文件等他處理。

安然起身:「因為我辦事神速,你才能趕緊處理別的事情呀,哥,我不打擾你了,我知道你最近因為公事焦頭爛額的,等你忙完這段時間,我們再坐在一起聊天。」

安諾晨點頭:「也好,那我去送送你。」

「別送了,不是有林管家陪我的嗎,我先走啦。」

安然跟林管家一起離開,秘書走上前:「安總,這是……」

「都放在桌上,出去吧。」

秘書愣了一下:「好的。」

偌大的辦公室里,只剩下了安諾晨自己。

他坐在沙發上,雙手捂著臉,煩悶的嘆口氣。

千小心萬小心,可卻還是露出了把柄。

他有些惱,怎麼就偏偏,被安心抓住了自己的把病,真是該死。

該死。

安然進了電梯,心情看上去很不錯。

林管家猶豫片刻道:「夫人,有件事兒……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安然看他:「林管家,你想說什麼就直說好了,我沒把你當外人。」

「以後,再親近的人給你的文件,都要過目一下。」

安然想到自己剛剛簽字的事情,笑了笑:「沒事的,那是我親哥哥,我信任他。」

「有句話叫做防人之心不可無,你雖然生自豪門,卻沒有經歷過真正豪門裡那些殘酷的內爭,有的時候,一個隨意的簽字,會毀了你。」

安然這麼一想,林管家的確是為自己好,真心好的建議,自己沒有理由拒絕,她點頭:「好,我記住了,以後會長個心眼的。」

林管家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那個……林管家,一會兒,你先回家去吧。」

「夫人不回去嗎?」

「我要去一趟帝豪集團,看看……楠楠姐。」

「好,那我送夫人過去吧,正好少爺今天上午也在公司,到時候你們一起回家就好。」

「也好,」她點了點頭。

車子開到帝豪集團門口,安然在車上給金楠打電話,可是金楠手機卻是關機狀態。

她納悶:「楠楠姐手機關機了,我上樓去看看吧。」

「夫人,麻煩你……多開導開導她,別讓她太過難過。」

「我會的。」

「那我先上樓去找少爺。」

「好,到時候給你打電話。」

兩人一起下車,一個人去了財務,一個去了總裁辦。

見安然來了,財務的人都莫名的緊張了起來。

財務部部長親自出來迎接:「夫人,您怎麼過來了。」

「抱歉我不是來給你們製造麻煩的,我就是想來找一下金楠。」

「金楠?」部長看向自己的秘書。

秘書連忙去辦公室里問了一下,沒多會兒,秘書出來道:「夫人,部長,金楠昨晚就請假了。」

「請假?」安然咬唇,是因為太傷心嗎?

「請了幾天?」

「剛剛金楠的經理說,金楠的母親得了癌症,她連夜回家去了,所以我們這邊也不確定,她打算什麼時候回來。」

安然凝了凝眉心:「好,我知道了。」

她心事重重的轉身離開,上樓。

譚正楠正從喬御琛的辦公室出來,她問道:「喬御琛和林管家都在裡面嗎?」

「是的夫人。」

安然二話不說,推門進去。

見她這麼快就上來了,林管家有些驚訝:「夫人,您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安然看了喬御琛一眼,對林管家道:「楠楠姐家裡出了點事,她母親得了癌症,她回老家了。」

林管家凝眉。

安然走到喬御琛對面:「你可能得找個靠譜的人幫我跑一趟了,楠楠姐的父母因為楠楠姐坐過牢的事情,一直被鄉里鄉親的指指點點,所以他們一直都不肯再接受楠楠姐,這次楠楠姐回去,只怕也沒有什麼好果子吃,而且……癌症的話,肯定是需要花很多錢的,楠楠姐身上現在哪裡有錢。」

喬御琛點頭:「那我讓正楠跑一趟吧。」

他說著,就打電話。

「正楠,進來一下。」

譚正楠進來,喬御琛將具體情況跟他說了一下。

一旁,林管家一直在糾結。

想到金楠之前對自己的好,他握了握拳心,猶豫再猶豫之後,上前。

「少爺。」

喬御琛看向他。

「我去吧。」

「你?」喬御琛凝眉:「你們不是已經結束了嗎,現在你過去……合適嗎?」

「我也不知道合不合適,總覺得,我有義務為楠楠做些什麼。」

喬御琛看向安然,似乎在徵求她的意見。

安然也是看著林管家,沒有做聲。

隨後,兩人對望一眼,安然道:「林管家,金楠姐現在肯定是非常需要一個懷抱來依靠的,你去,她一定會很高興,可是我還是不希望你過去。」

林管家看她:「為什麼?」

「別給絕望里的人希望,因為你給了她希望,再親手毀滅掉她的憧憬,那無異於是再次將她推入深淵,如果你真的想幫她,那就什麼也不要做了。」

聽安然這樣說,喬御琛挑眉,也是認可的。

他將目光重新落到譚正楠的身上:「你現在就去那邊,以公司的名義,將金楠的母親接到北城來接受治療,另外,告訴金楠的父母和鄉親,金楠是帝豪集團的棟樑,我們都很需要她早點回來工作,告訴他們,金楠父母看病的錢,公司全權負責了。」

「好的,我這就出發。」譚正楠轉身離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管家垂眸站在原地:「夫人,實在是……對不起。」

安然對他笑了笑:「林管家,這不是你的錯,雖然現在是金楠姐最需要守護的時候,但你們在這之前已經分手了,她不是你的義務,所以,以後不要再說,你有義務為她做什麼,沒有人,會願意讓自己成為別人的義務和累贅,我想楠楠姐,也一樣不願意。」

林管家愧疚:「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想為她做些什麼,聽到她不好的消息,我很難受,如果不為她做點什麼,我一定會後悔的。」

喬御琛看向他,這種感覺,他再理解不過了.

林管家現在的狀態,很危險.

前進幾步是愛的牢,後退一步……是無愛的深淵。。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