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西靈蠍就在這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1:51
A+ A- 關燈 聽書

更何況,他早已有了全身而退的法子。

「很好,這麼恩愛!你們,把他們押下去,魔窟里看他們是否還能這麼恩愛!」

隨著明若兮的一聲命令,雲輕歌和夜非墨被帶了下去。

待人被帶下去,明若兮嗤笑了一聲。

她不信,這世間真有什麼愛情。

「公主殿下,陛下要見您!」

「見我?」明若兮皺眉,轉回視線看向匆忙過來稟報的小廝,明顯不快,「皇兄為何要見我?」

往日皇兄沒什麼重要事情絕對不會想要見她。

現在……

指不定是因為誰給他告狀了。

小廝搖頭。

「給我盯好他們。」明若兮冷嗤了一聲,抬步往外走。

……

所謂的魔窟,就是地下密室,比之前儲存藥物的密室更大。

密室內有無數條小巷子,稍稍走錯一條都會導致最後錯誤地迷路。

二人被帶進來后,密室大門就關上了。

夜非墨隨手從懷中掏出了兩顆夜明珠,遞給了雲輕歌一顆。

剛剛闖進來時,他便命令他的人隱蔽起來,他知道雲輕歌來此是為了尋葯,媳婦都如此在意地取葯了,他自然不能就此放棄。

西靈蠍,他必然會拿到。

雲輕歌回頭說:「這兒有不少活的毒物,被沾染上可能就會死,小心些。」

邊說邊從空間里取出了驅蟲粉和驅蛇粉,在彼此身上噴了些。

「輕歌。」他緩緩喚了她一聲。

雲輕歌應了一聲,轉過頭奇怪看他,「怎麼了?」

「你太傻。」男人淡淡說了三個字,可這語氣分明軟軟的,如同平日里誇讚媳婦能幹一樣的調調。

雲輕歌卻聽不出,反而不滿地鼓起腮幫子:「你說誰傻?你才傻好不好!我這可是為了你!」

最後這一句話,令男人的薄唇勾起一抹弧度。

「我知道。」

「你肯定有辦法離開是吧?你先離開,我拿到葯馬上回客棧里找你們,怎麼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話音一落,男人的面色倏然一沉。

「阿墨……」

「要走一起走,你告訴我,西靈蠍放在何處。」

看來他是不可能先行離開的,雲輕歌實在擔心他的身體。這毒一發作,日後誰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危險,尤其是之前阮芷玉說的那番話。

那日在營帳里她沒有給他把脈,不知道他的身體狀況到底如何。

毒若是真的會浸入到五臟六腑,抬即便是真的弄出了解藥也可能解不了這毒。

對她來說,不單單隻是任務失敗這麼簡單了,而是失去摯愛這麼可怕了!

見她咬著下唇不說話,男人伸出長指力道不輕不重地捏了捏她的下頜,動作很輕柔,還帶著一分無奈:「輕歌,本王不會死。」

雲輕歌一把揮開他的手,「咱們的賬回去再算。我有辦法從這密道走出去。」

男人揚了揚眉梢,似乎有些懷疑她的話。

雲輕歌自然不會告訴他,自己有系統在手。

「系統,給我指一下出去的路。」

現在隨著任務值高漲,系統已經可以出空間,聲音可以就在耳畔。不過外人是永遠聽不見她與系統的對話,只有他們彼此知道。

「雲小姐,你先等一等,西靈蠍好像就在這。」

雲輕歌猛地精神一振。

「你確定?」

系統非常肯定:「憑我現在的感應,應該沒錯。」

它們畢竟是有各種藥材的分佈地圖。

雲輕歌臉上立刻綻開了一分笑意,瀲灧的光在眼底一閃而過,興奮到猛地揪住了夜非墨的衣袖。

「阿墨,這兒,就是這兒!」

夜非墨有些疑惑地看著她,大抵是沒看明白她這般興奮是為何。

「西靈蠍!就在這裡!」她邊說邊揪著他的衣袖晃了晃,像個找到了心愛糖果的小孩似的。

男人倒不是因為她話中西靈蠍而驚愕,而是她這小孩般的舉動,莫名令他心頭一軟。

他失笑,抬起手揉了揉她的發。

「瞧你高興的。」

「你跟著我走,我們不能走散。」雲輕歌也不在乎被他揉了腦袋,一把握住了他的手,又在心底喚系統,「快,傻瓜,告訴我怎麼走!」

某系統:「……都說了我不叫傻瓜。」

……

西玄皇宮。

明若兮入了宮殿面見自己的皇兄時,卻發現這殿內還有其他的客人。

為了入宮,她是特地將垂落至腰間的長發挽起,隨著她盈盈的步子,髮髻上的金步搖也在閃爍著妖嬈的光。

女人舉手投足都帶著魅惑。

但饒是如此,殿中其他的客人卻表情不善。

「皇兄。」

高位上的皇帝瞥了一眼風涯和阮芷玉,才好半晌說道:「今日朕聽聞你抓了兩個南玄人?」

「南玄人?」明若兮臉色倏地沉下去,驀地轉過頭看向這一男一女的客人。

她從未見過他們……

「皇兄這話的意思是,那兩個故意闖進我如意宮還殺了我無數侍衛的人,是南玄人?」

「殺了你無數侍衛?」皇帝很意外。

風涯卻有些無語地撫了撫額際。

這個夜非墨,可真是會給他出難題。

竟然直接開殺戒。

他握拳在唇邊輕咳了一聲說:「皇上,我覺得此事一定是有誤會,畢竟我家墨公子的夫人在如意宮,墨公子自然是心底著急才會闖進去。」

「若兮,那是墨公子和墨夫人,你怎能將他們關押?將他們放出!」

明若兮站在一側,聽明白了些許他們的對話之意。

「墨公子」這個稱呼,她再明白不過。

之前西玄與天焱大戰,也是多虧了南玄這位「墨公子」的領軍才能而贏,如今天焱要面臨戰敗后的割地賠款。

墨公子此人更是成了他們西玄的功臣了。

明若兮攏了攏衣袖,面不改色地拒絕:「既然是南玄人,就該知道什麼叫無禮。他們殺了我的侍衛,還闖入我的如意宮,我這樣就作罷?」

「若兮!」皇帝一聽,低喝了一聲。

「我不會放人,你們都別想。」

風涯很意外,竟是沒想到這女人連給自己皇兄的面子都沒有,可真夠拽。

阮芷玉心頭狠狠劃過一抹自責,她站起身來想罵人,卻驀地被風涯給拉拽著坐下。

「陛下,公主殿下,此事絕對是誤會。殺侍衛這事兒,說起來也是因為墨公子一直有怪病纏身,這次墨夫人特地闖入如意宮,也是為了給墨公子尋葯。」

「呵!」明若兮一聲冷笑打斷風涯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