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因為愛安然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5:09
A+ A- 關燈 聽書

任何人,應該都不會願意把自己丟進無愛的深淵吧。

林管家說著,苦笑:「不過,夫人,你說的也對,現在的我,根本就沒有資格出現去幫助金楠,給了她希望,卻不能給予未來,那才是最混蛋的行徑。」

喬御琛放下手中的資料:「行了,金楠的事情就討論到這裡,安然,你昨天不是說想回御香海苑看看嗎,正好,我這邊的事情忙完了,我陪你過去吧。」

「好。」

喬御琛起身:「林管家,你先回金沙灣去吧。」

「是,少爺。」

安然笑了笑:「林管家,別多想,沒人在怪你,楠楠姐也不會怪你的,有些事情,不是誰的錯,就是……單純的命運弄人。」

「夫人,謝謝你。」

三人下樓,喬御琛帶安然回御香海苑,這幾天,那邊已經收拾乾淨了。

路上,喬御琛道:「其實,一開始我以為你會怪林管家的。」

「心裡不能沒有埋怨,可是你說的對,兩個人感情的問題,我又憑什麼因為自己的心情,去怪罪誰呢?畢竟,林管家也不是自己願意的,傷害了楠楠姐,他比我們更難受。」

她說著瞥嘴瞪向他:「當然,這件事兒我也不是誰都不憎恨的,我是真心憎恨你那個愛多管閑事的爺爺。」

喬御琛邊開車,邊看了她一眼:「你怎麼每次提到我爺爺的時候,看我的眼神都惡狠狠的,你既然這麼善於親兄弟明算賬,那你以後,能不能把我和我家老爺子分的詳細一點,他是他,我是我,行嗎?」

安然抱懷:「不能,你倆是一家人。」

「那要這麼說,你是我老婆,我爺爺不也是你爺爺嗎,你們兩個也算是一家人,所以……」

安然瞪他:「你不是說,我長的美,我說什麼都對嗎。」

「按理說是這樣,可我長的也不差,所以我說的,也對。」

「你這樣頂嘴,會失去我的,」安然抱懷,狡黠一笑。

喬御琛無語,也是跟她一起笑了起來。

兩人最近相處的時候,真的是令他覺得輕鬆有愜意。

安然想到什麼似的道:「對了,林管家有沒有告訴你,我今天去安氏的時候碰到了安心。」

「他才剛進去,還沒來得及跟我彙報什麼,你就上來了,安心去安氏幹什麼?」

「我也不知道,我上去的時候,安心跟我哥在吵架,」她說著,聲音裡帶著笑意。

「他們吵架,你就這麼高興?」

「我不是因為他們吵架覺得高興,我是覺得我哥今天太帥了,他打了安心一巴掌,這在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以前在安家,安心也算是代表著絕對的權威,我哥不會挑戰她的。」

喬御琛點頭:「他們吵的這麼激烈?」

「是啊,安心走的時候跟我說,跟我的戰爭才剛開始,可是在我這裡,她明明都已經下線了,我覺得,她可能是想報復我,所以才會去跟我哥糾纏的。」

喬御琛凝眉,「這個女人是還要針對你,你小心她一些。」

安然聽她這麼說,咯咯輕笑了兩聲。

喬御琛挑眉:「你笑什麼。」

「我想起了以前的你維護安心的樣子,那時候,你有想過有朝一日,會說出這樣的話嗎?」

喬御琛也是笑了起來,是啊,那時候怎麼會想到,他跟安然竟然能走到今天。

有的人說,好奇心害死貓。

他不就是被好奇心帶上愛情之路的嗎。

一開始,他好奇,這個女人怎麼兒會有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來找他談判。

後來,他好奇這個女人到底跟安家有多大的恩怨,竟然會這麼恨他們。

慢慢的,他開始好奇,她到底經歷了什麼。

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今天。

「怎麼不說話了?」安然看他:「這種事情,還需要想嗎?」

「沒有,那時候的我,也有些偏執,」他邊說著話,邊伸手握住了她的一隻手:「你剛剛說起過去,我忽然發現,我們已經認識一年了,時間過的還真的是快,那天,我在地下停車場第一次見到你的畫面,就好像還在昨天一樣。」

安然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好好開車。」

喬御琛笑,手重新放到了方向盤上。

安然向後依靠去,右手捏著自己剛剛被握過的左手。

「你覺得時間過的很快,可是在剛開始的那些時候,我卻每天都度日如年,那時候,未來於我而言,是虛幻的,縹緲的,我根本就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有什麼所謂的未來。」

「那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相信自己有未來的?」

「安家易主后,那時候的我才真實的覺得,我做到了,以後我的人生,可以有無數種可能,但唯獨不必再去恨安家了。」

喬御琛笑:「這麼說來,以後,你是不是就沒有什麼心事了,我們是不是就可以一起,好好的過日子了?」

以後的心事?安然表情凝了凝,當然,喬御琛並沒有看到。

她側頭看向車窗外飛速倒退的景,心裡一陣沉悶。

喬御琛看她:「怎麼,你還有什麼想做的事情嗎?」

她的手輕輕的撫摸著自己隆起的小腹,表情平靜:「還有一件……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什麼事,告訴我,我來幫你做。」

安然看他,搖頭:「如果可以告訴你,讓你去幫我做的,就不是我自己必須要做的事情了。」

她很久之前就告訴過他,那個男人已經死了。

之所以那樣說,就是沒打算要找人幫自己。

那麼深的仇恨,怎麼可以通過別人的手來報呢,她要自己來。

「那做完你想做的這件事,是不是就可以好好的跟我過日子了?」

安然看他,戳了一下他的胳膊:「我可不是為了跟你過日子的,我是為了懲罰你害我坐了四年牢的。」

喬御琛笑:「那你可要好好的懲罰我一輩子。」

安然抿唇,也是淡淡的笑了笑。

懲罰一輩子……是不是也能幸福一輩子呢?

這個詞,她總是不敢去憧憬,因為每次要憧憬幸福的時候,總是會迎來不幸。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當天下午,喬御琛就讓林管家派人24小時跟蹤安心,而且,還要讓安心知道,她自己已經被監視了。

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保護安心知道,她現在的一舉一動,都在自己的監視範圍內,讓她不要試圖傷害安然。

第二天上午,譚正楠自己回來了。

他從機場,直接來到金沙灣跟喬御琛和安然彙報情況。

林管家也在一旁聽著。

「BOSS,金小姐的父親很堅持,他說絕不會帶著老伴離開蘇城,讓我不必浪費時間了,我真的儘力了。」

安然凝眉:「那楠楠姐呢,她現在情況怎麼樣?」

「金小姐的父親,根本就不讓她去見她母親,我找到那家醫院的時候,金小姐就一直在腫瘤科病房外的長廊上等,金小姐的父親從她身邊經過的時候,連看都不看她一眼,那樣子也真是可憐。

我勸金小姐,不然就先回來,可是金小姐堅持不肯跟我離開,只說勞煩我再幫忙多請幾天的假,還讓我先回來,我眼看著自己也幫不上什麼忙,所以就給金小姐的母親續交了住院押金后先回來了。」

安然有些擔心:「楠楠姐就一個人嗎?」

「是啊,我打聽了一下護士,那個護士跟我說,金小姐一去的時候,她父親還打罵了她,因為她父親的打罵,那邊的護士才知道,原來金小姐坐過牢。在那種小城市裡,坐過牢的人都很被人看不起。

總之金小姐現在若要繼續留在蘇城,對她肯定是非常不利的,她的父母,親戚朋友,沒有一個人去管過她,她如果跟我回來,會好很多的,可她也固執。」

安然無奈:「畢竟是自己的親生母親,見凡有點人性的人,誰會連自己的親生母親都不管的。」

客廳里忽然變的安靜了下來,安然站起身:「我去一趟吧。」

譚正楠看向喬御琛:「夫人若是去,肯定會生不少氣,不利於安胎。」

「不會,我會試著用我的方式,勸勸叔叔阿姨的。」

喬御琛沉默片刻看向她:「你去了的確解決不了什麼問題,所以,你還是在家裡乖乖養胎。」

他說著起身:「正楠,這件事你辛苦了,你回公司去吧。林管家,你跟我來一下書房。」

林管家跟在喬御琛身後,跟他進了書房。

他在書桌前坐下,對林管家道:「坐吧。」

「少爺,您有什麼事情,就直說吧。」

「說吧,我爺爺是用什麼條件威脅你放棄金楠的。」

林管家凝眉,有些糾結。

喬御琛抱懷:「我實話跟你說吧,金楠怎麼樣,對我來說其實無所謂,但我不能放任安然不管。我很清楚,金楠於安然來說,到底有多重要,所以這件事我只能插手。

如果你也希望事情得到完美的解決,就老老實實的告訴我。對於我來說,一切,不是以你跟金楠為出發點的,一切都是為了安然。我老實告訴你好了,因為愛安然,我不能看到她有任何不痛快,未來阻礙她幸福的障礙,我都會為她除掉。

必要的時候,我會連這個會引起她不快樂的主因,一併除掉,畢竟……長痛不如短痛,與其讓一個人一直影響她,倒不如,讓這個人……永遠的從她的世界里消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