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被女人給耍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8:22
A+ A- 關燈 聽書

風絕舞垂著頭,眼底竟是厭惡的光。

她踩著輕盈的步子走向月老闆,聲音嬌嗲:「月老闆,奴家想伺候您嘛!」

撒嬌嘛,她還是會的。

女人的聲音甜甜糯糯,聽得月老闆一陣發麻發酥。

月老闆有些為難,瞪了一眼女人,呵斥道:「胡說什麼,你是伺候幾位爺的!」

雖然,他一臉隱忍。

「奴家害怕!」

前方的三人皆看著她,尤其是上位者的「王上」正眯著眼睛看著風絕舞,明顯察覺到她的古怪和不懷好意,忽然抬起手臂。

掌風猛地朝著風絕舞的方向擊了過去,竟是摧枯拉朽的力道!

但下一刻,眼看著掌風正要擊打在風絕舞的身上,她尖叫了一聲:「啊!救命!」

這一聲尖叫自然是朝著屋頂上方的人叫的。

她邊尖叫著,腰際赫然一緊,一根從屋頂落下的長鞭卷縛住了她的腰際,將她的身子猛地往上一扯。

那出掌的男人赫然抬頭,正好看見了蘇雲沁!

四目相對!

蘇雲沁看見了男人鷹眸中陰鷙的光,她低咒了一聲,手上力道一重,想通過長鞭將風絕舞給扯上來。

「看來還有幫手。」男人薄唇微勾,猛地將風絕舞給吸了回去。

風絕舞的身子被兩股力道狠狠拉扯著,幾乎要發瘋。

「蘇姐姐!」她可憐巴巴地看著上方屋頂的蘇雲沁,心想她能不能活著出去就靠蘇雲沁了。

男人抓著風絕舞的腰,手上的力道狠狠一重,恨不能捏碎了她的腰際去。

「呵!」他冷嗤了一聲,看向了屋頂上方的蘇雲沁。

下一刻,眼前寒芒閃爍,無數閃爍著毒液的銀針赫然朝著他的面門疾射而來。

他抓著風絕舞正要閃躲,可沒料到手臂上赫然被扎了兩針。

「王上!」一旁的兩名下屬見狀,心狠狠震了一下,猛地飛上了屋頂找蘇雲沁算賬。

蘇雲沁看著從下方躍上屋頂的兩名健壯男人,心底很是無奈。

回頭一定要給讓風千墨狠狠教訓一番這個妹妹……

二人一前一後將她夾在中間,試圖想將她給弄死。

二人都是赤手空拳,並沒有武器。

蘇雲沁右手拉扯著長鞭,左手毒暗器朝著二人就射了過去。

她的暗器向來多,並且因為長期行醫的緣故,對人體的每個部位再熟悉不過。

二人本來以為她的暗器是朝著他們的命門之處而來,下意識地閃躲,哪知暗器紛紛射中了他們的腿部。

二人同時跪倒在屋頂上。

蘇雲沁上前一人一腳踹下了屋頂,右手用力一扯正要將風絕舞給拉上去,哪知下方的那位「王上」冷冷說了一句話。

只是他說的應該是漠北的言語,蘇雲沁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剎那間,從四周湧出了無數黑衣人,將她給團團圍住。

蘇雲沁這下是徹底鬱悶了。

風絕舞見狀,連忙叫道:「蘇姐姐,你別管我,快走!不然皇兄會傷心死的!」

原本下令要動手的男人神情忽然滯了一下,轉頭冷戾地問道:「你皇兄是何人?」

難道這是皇家之人?

若是這會兒弄死他們,對他極其不利。

風絕舞轉頭,剛要說話,蘇雲沁厲喝了一聲:「絕舞!」

暴露身份幹什麼?剛剛沒聽見他們在說什麼?要毀天焱,然後再毀了天玄。

當然,如果說是天焱國的人,他們恐怕會暫時留一命,如若說天玄,必然殺人滅口。

「我們是太子殿下的人。」蘇雲沁忽然道。

她已經沒有選擇了。

「太子?君明輝?」男人的眼神一凜,竟是當真抬了抬手,示意屋頂上方的黑衣人退散了去,「既然是太子殿下的人,又何必故弄玄虛,下來說話如何?」

此刻蘇雲沁臉上沒有蒙面巾,他自然看得清楚她的樣貌。

蘇雲沁忍不住瞪了一眼風絕舞,還是從屋頂上躍下,將長鞭收回腰際。

「你姓蘇?」男人將她上上下下打量,是帶著讚賞和欣喜。

在大漠,女人也都如同蘇雲沁這般火辣,極帶勁感。

這樣的女子,正符合他的喜愛。

蘇雲沁被他盯著發毛,連忙說道:「我上頭有人。」

不是回答他,她姓什麼,而是說她上頭有人?

是個聰明的女人。

男人愉悅地揚唇,動了動被銀針扎住的手,慢慢道:「不管是上頭有何人,姑娘是否該給本王解了這毒?」

「憑什麼?」風絕舞立刻出聲,「你們動手在先。」

「可以是可以,不過前提是將我們放走,我便將解藥給你。」蘇雲沁將風絕舞拉到身後,聲音很冷。

風絕舞的性子毛毛躁躁的,她還是不要說話的好。

男人伸手捏了捏下巴,視線越來越詭譎,「倒是可以,明日本王要進宮面聖,不如明日一同將二位送入宮中?」

「是嗎?你確定?」蘇雲沁看出他在玩套路。

她揚了揚紅唇,笑容也邪肆了些許,「你手上這毒,是用五種不同毒蠍煉製而成,可是撐不過五個時辰,距離明日你要進宮,恐怕就……我覺得王上最後再好好考慮考慮。」

當她好騙?

現在必須要離開這兒,絕對不能讓這個男人跟她們在一塊,這男人很危險。

危險係數如此高的男人,她這輩子大概起初只見過風千墨,而眼前這人,顯然比風千墨更加狂放不羈。

「那就等四個時辰后再送二位入宮。」男人臉上依舊還盛著笑意。

只是,他的眼底毫無笑意。

門忽然被敲響了。

「何事?」男人出聲問道,不過他用的是他們自己的語言,蘇雲沁和風絕舞都聽不懂。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有人來了,說是來接人。」門口的侍衛回應。

「何人?」

「他說他姓風。」

當然,至始至終,他們二人的對話,蘇雲沁是聽不懂的。

她發現男人的面色變得有些奇怪,顯然是有什麼人要來。

「罷了,請進來。」竟然是姓風,那肯定是天玄國的人。

門被推開了。

蘇雲沁和風絕舞同時轉頭看過去,赫然一怔。

「皇兄?」風絕舞心虛地瑟縮了一下脖子。

天哪,皇兄怎麼會找到這裡來的?

蘇雲沁看著突然出現的……風千洛,很驚愕。

她以為是風千墨。

這兩兄弟雖然面相有些相似,可還是存在很大的差距,很好認。

風千洛不是早就回天玄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兒的?

腦子裡雖然閃爍過這樣的疑問,蘇雲沁卻沒有問。

而眼前的風千洛往前走,經過她時深凝了他一眼,出聲道:「漠北王,幸會。」

「你是……洛王?」漠北王輕揚了揚眉梢,對這位不請自來的客人有些警惕。

這女子叫風千洛為皇兄,他們其實天玄的人吧?呵,他竟然被這兩個小女人給耍了。

風千洛走至椅子前落座,看了一眼漠北王手上的銀針,薄唇微揚,「雲沁,把解藥給漠北王。」

這一句雲沁出聲,讓蘇雲沁赫然一怔。

她不可思議地看向「風千洛」,眸眯了眯。

丫的,原來真的是風千墨!

風千洛可不會叫她「雲沁」,給他一萬個膽子都不敢叫。

「哦。」她從懷中摸出了解藥,遞給了風千墨。

他易容了。

蘇雲沁幾乎是馬上肯定過來。

他什麼時候學會的易容?看起來易容地還真有兩下子。

風千墨把玩著手中的藥瓶,微微抬眸看向對面的漠北王,「這兩位,一位是本王皇嫂,一位是本王皇妹,漠北王因何滯留她們?」

「皆是誤會。本王只以為是小賊。」漠北王瞥了一眼蘇雲沁。

皇嫂……

什麼時候天玄國那大暴君娶了皇后?他怎麼一點都沒有消息。

蘇雲沁在一旁暗暗翻白眼,很想說,他丫的臉皮可真厚,竟然直接說她是「皇嫂」?

「既然是誤會,絕舞,過來跟漠北王道個歉。」

風絕舞心虛,只好上前老老實實地道歉,心中甚是不滿。

她也知道,若是不道歉的話,肯定會回去被教訓。所以吧,現在還是乖乖地道歉說些好話的好。

看著皇兄那似笑非笑的臉,她一眼便知這不是她的「洛哥哥」而是皇兄,所以她也不敢反抗。

「既然是誤會,也罷了。」漠北王又說了一句。

風千墨起身,「解藥留在此,本王先告辭了。」

「好。」漠北王點點頭,看著桌上的葯,眯著眼睛。

那女子叫……雲沁?

風絕舞叫她一聲蘇姐姐,難道是……蘇雲沁?

若是在古越國沒被滅國之前,蘇雲沁這個名字肯定不會被其他國的人得知,但在古越國滅國之後,蘇雲沁的大名幾乎是傳遍了整個大陸。

這位蘇家大小姐,可是逆襲的成功典範。

風千墨拉住了蘇雲沁,大步往外走。

外面的天色已經很暗了。

蘇雲沁也順手拉著風絕舞走,如此一來,便是一人拉著一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