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你現在欠我一個解釋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2:06
A+ A- 關燈 聽書

都怪這該死的系統,真是一點都不靠譜。

「放我下來吧?」

夜非墨沒說話,抬眸看向遠處門口黑壓壓的人,隨即抬步朝著門口走去。

雲輕歌略帶幾分緊張,忽然捉住了他的衣襟,想著以後他該不會是想以一敵十……吧?

這個想法剛從她的腦海里冒過,前方黑壓壓的十幾位暗衛朝著他們這方抱拳行禮。

「主子。」

為首一人的聲音極其熟悉,竟是青川。

雲輕歌嘴角一抽。

原來……

這些都是夜非墨的人。

男人抱著她往外走,吩咐道:「這間密室,毀了。回客棧。」

雲輕歌窩在他的懷裡,其實心底還有些憋屈。她也不是那種嬌弱到走幾步就喘口氣的女生,更不可能會因此而害怕,只是始終被男人抱在懷中,她多少覺得有些怪異。

夜非墨抱著她掠出了如意宮,才把她放下。

「我……」雲輕歌剛出一個字就被他給瞪了一眼。

她頗為無奈地摸了摸鼻尖。

怎麼覺得這男人總覺得她是在胡鬧似的?可她是在正兒八經地與他商量!

「跟我回客棧,再亂跑,本王親自打斷你的腿。」他拽住她的手,力道雖大,可握著她小手的舉動卻莫名變得小心翼翼。

算賬什麼的,肯定要回去再慢慢找她算。

……

明若兮帶著人匆忙趕回了如意宮,這時候皇帝也跟著而來。

明若兮則是想到可能會收到兩具屍體,日後這西玄和南玄真的打起來的話,她就沒法做主了。

皇帝比明若兮更緊張,害怕自己可能要面對的會是兩國交戰……

然而,一名下屬踉蹌趕來,看見他們,雙膝一軟跪在地上。

「參見陛下、公主,那兩人逃了。」

「逃了?」明若兮皺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皇帝連連點頭:「逃了好,逃了好。」

如同一顆壓在心口的大石被人挪開了,他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幸虧人逃了。

明若兮白了自己的皇兄一眼,揮了揮手,也不追究了。

「皇兄,你若是再這樣,這些人將會囂張地騎到我們西玄的頭上!」

「若兮,以西玄現在的國力,實在不能再打仗了。」皇帝哀嘆了一聲。

明若兮一愣,看著皇兄,眼神一暗。

好像自從那位丞相死了后,皇兄這麼短短的時間就蒼老了許多,看起來極其憔悴。

沒有了丞相,對皇兄來說,等於失去了一對翅膀,國務少了丞相還真的很難處理。

「皇兄,以後我幫你。」她拍了拍他的肩膀。

至於那姓墨的男人……她總有一天有法子得到。

……

客棧。

阮芷玉看見雲輕歌與夜非墨安然無恙回來,激動地真想哭了。

「輕歌,你可真是嚇死我了。」

雲輕歌扯了扯唇角,想安慰她幾句,然而話還沒有來得及出口,人就被夜非墨連拖帶拽地往樓上扯去。

這舉動,壓根沒有給她反抗的機會。

「芷玉,回頭再跟你聊。」

阮芷玉頗為擔憂地看著他們上樓,忍不住拉拽住了風涯的衣袖說:「他們不會有事吧?王爺不會掐死輕歌吧?看王爺好像很生氣……」

風涯不經意瞥向她拉拽著自己衣袖的小手,心尖微顫。

自從她知道自己的心意后,可從來沒有再主動靠近他了……

現在,他忽然覺得有些感嘆。

「不會有事,阿墨疼他媳婦還來不及。」

而且,他想夜非墨現在肯定正幸福著呢……

而他,就算是只被阮芷玉拉扯了一下衣袖也快要幸福到發瘋了。

……

門「碰」地一聲關上。

雲輕歌才不爽快地拽回了自己的手,冷嗤了一聲。

她已經不止一次懷疑這男人是不是更年期了!

以前都不曾發現這丫的脾氣這麼古怪,陰陽怪氣的,令她壓根都捉摸不透他的心思了。

夜非墨似是感覺到了她的不滿,但一口氣憋在胸口,也有些堵。

「好了,現在要算賬嗎?」雲輕歌邊說邊撈起了衣袖。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這是要打一架。

夜非墨掃向她撈起衣袖的動作,嘴角抽了一下,抿了抿唇說:「本王不會打女人。」

更何況還是自己的媳婦。

雲輕歌解釋:「我又不是要跟你打架,我只是熱了。我告訴你,你之前對我這麼過分,態度如此過分,你還有臉生氣?我說過,我來邊境就能只是為了來西玄尋葯。」

「你這人也是,脾氣古怪,幸虧是姐姐我願意忍受,要是換做別的女人,早就受不了你這臭脾氣!」

她這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氣,此刻不發泄不行。

尤其是此刻男人正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看,不知是不是傻了,連反駁的意思都沒有。

雲輕歌趁勝追擊說:「還有,我告訴你,以後你真的再氣我的話,我會跑得遠遠的,你找不到我……」

腰際一緊,他倏然伸手將她抱進了懷裡。

他這犯規的舉動,令雲輕歌一怔。

好半晌她都沒有辦法開口說話,只是下意識地蹭了蹭他的胸膛。

「罵完了,氣消了嗎?」他的聲音沉沉地在她的頭頂響起。

雲輕歌撇嘴:「我要說沒有,你信?」

「我信。」

雲輕歌感嘆一句。

「但你現在欠我一個解釋,你還有許多事情未與我坦白。」

男人的話,讓雲輕歌身子驟然一僵。

他抱著她,自然是感覺到了。

「小歌兒?」

「你想要我解釋什麼?」

其實在這之前,她都已經想好了怎麼忽悠他,畢竟……系統那坑貨該說的都告訴了她。

只是臨到被問的時候,她好像就詞窮了。

「你如何認識的吳王?他似是對你很了解。」

「額,你是說這個啊……」雲輕歌的眼神閃爍,心中閃過無數想法,最後到了嘴邊就變成了,「就是……之前我不是與你說我在夢裡被人教醫術嘛,他……他是我師兄。」

男人臉色頃刻之間就黑了。

她在夢裡夢見學醫這荒謬的事情尚且不說,她竟然還能在夢裡夢見其他男人?還叫人家師兄!

男人表情是越來越難看,瞪著她,那眼神好像會吃人。

雲輕歌更加尷尬了,輕輕撓了撓頭,硬著頭皮繼續解釋:「一個夢而已嘛……而且他是你敵人,也就是我的敵人,你相信我!」

「呵。」男人冷笑,顯然不信她這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