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所以,你不可以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5:17
A+ A- 關燈 聽書

「少爺……」李管家驚訝了一下,看向喬御琛。

「所以,我現在也在等待你的答案做決定,是除掉病因,還是根治病因,決定權,掌握在你的手裡。」

林管家垂眸,他陷入了糾結中,也是在思考。

喬御琛看他:「我給你三分鐘的時間想,三分鐘后,如果你給我的答案是跟我合作,那我會派你去蘇城幫助金楠,當然,代價是,老爺子那邊所有的壓力,我來給你頂了。

如果你的答案是要繼續跟老爺子合作,那你依然是我身邊最得力的助手,但是,金楠這裡,我會派正楠重新回去清理掉,從此以後,我不會再讓金楠這兩個字來為難安然。」

他說完,抬手看著自己的手腕:「計時開始。」

他這樣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給林管家製造壓力。

金楠如果對他來說足夠重要,他就不會看著金楠被自己毀掉。

可如果金楠沒有那麼重要,那就另當別論了。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他將手放下,看向林管家。

「你的答案呢?」

林管家看向喬御琛,眼神里多了一抹堅定。

他太了解老爺子和少爺。

這兩個人,都是可以把事兒做絕了的人。

少爺陷入了愛情中,為了夫人,必然是什麼事兒都做的出來。

所以……

「老爺子說,如果我不能跟金楠分手,她會讓金楠離開公司,我知道這份工作對金楠來說很重要,而且即便我不妥協,老爺子也一定找得到別的方法折磨她,所以……我才放手了。」

喬御琛勾唇:「好,那你現在,有沒有想要去蘇城的想法?」

林管家點頭:「少爺,我去,我今天就可以動身過去。」

喬御琛起身:「行了,金楠的事情,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管了,我希望你能完美的處理好,最重要的是,不要再讓她遇到什麼困境,別讓安然替她擔心。

當然,如果想要置她於困境的人是老爺子,你可以隨時跟我說,我既然說了,要護著你們,就一定會說到做到,這一點你完全可以放心。」

林管家恭敬的給喬御琛鞠了鞠躬,「少爺,謝謝。」

喬御琛沒有做聲,拉開門走了出去。

安然還在客廳里,見他出來,她迎上前,喬御琛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帶你去散步。」

「現在嗎?」安然納悶的往書房的方向看了看。

正好,林管家也跟了出來,他對安然點了點頭后,轉身去了自己房間。

安然納悶:「你跟林管家談什麼了,林管家看起來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

「我呀……給他心頭點了一把火,」他摟著安然的肩膀往外走去。

兩人從後院出門,沿著路邊去了公園。

「這幾天,林管家會去蘇城,有什麼事兒,你安排別人去辦吧。」

安然站定,看向他,有些擔憂:「林管家為什麼要去蘇城?」

「我知道你擔心的是什麼,可如果林管家決定跟金楠重新開始呢?你還會反對他去蘇城嗎?」

安然納悶:「林管家不是聽了你家老爺子的話,才決定要跟金楠姐分開的嗎,現在為什麼又要去跟楠楠姐重新開始?他現在決定要重新開始,那如果以後老爺子再次要他跟楠楠姐分手呢?他還是打算再傷害楠楠姐一次嗎?」

「這一次不會了。」

安然不信:「你怎麼能說的這麼篤定。」

「如果他敢放棄金楠,金楠就會死在我手裡,你覺得,他既然決定要重新開始,還敢冒這樣的危險嗎?」

安然看著他,遲疑了片刻:「你威脅他了?」

「我只是給了他一個選擇的機會,結果是他自己選的,他願意跟金楠重新開始,就證明,他跟金楠之間,還是有無限的可能的,你就拭目以待吧。」

安然見他要繼續往前走,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看著他。

喬御琛看她:「怎麼了?」

「如果他再次傷害楠楠姐,我會……我會恨你們兩個的。」

喬御琛揉了揉她的頭:「你放心吧,如果他敢辜負我的一片好意,我也不會放過他的。」

聽喬御琛這樣說,安然心裡這才放鬆了許多。

林管家不是一個不靠譜的人,既然做了決定,他應該不會再傷害楠楠姐了吧。

現在……她也就只能相信林管家了。

安然看著他笑了笑,伸手挽著他的胳膊:「今天中午,我們吃點什麼比較好呢。」

「你想吃什麼?」

「我……嗯……我也沒想好,你呢?你有沒有什麼特別想吃的,提醒我一下,我最近吃的,都有些繚亂了。」

喬御琛呵呵一笑,眼波裡帶著一抹邪魅:「我想吃……你……」

安然抬手拍了他一下:「一口氣說完。」

「這次是真說完了,我是真想吃你,」他伸出手指頭,「仔細算了算,我們四天沒有那個了,對吧?我現在是食髓知味,不給吃就想念的慌。」

安然鬆開挽著他胳膊的手,自己往前走去:「我不想跟你說了,我要想想今天中午吃什麼,嗯……紅燒茄子?香酥雞?或者……」

她正說著,喬御琛上前,繞到她身前,捧著她的臉吻住了她的唇。

過路人看到他跟孕婦當街熱吻,都是一陣搖頭。

安然拍了他幾下,他才鬆開她。

她剜他一眼:「你還真是……越來越不知道收斂了,沒看到別人都在看嗎。」

「他們再看,我就把我們的結婚證拍到他們的臉上,老子親自己的老婆,合法。」

安然無語搖頭,「好丟臉。」

這個男人……丟臉死了。

不過……她雖然嘴上這樣說,往前走的時候,唇角卻是帶著笑意的。

因為蘇城是小縣城,沒有飛機場,只能從別的城市下飛機后再轉車過去。

林管家算計了一下,還是自己開車更快。

所以,他從家裡開走了一部車,決定親自開車趕往蘇城。

到了蘇城的時候,已經晚上八點多了。

他直接將車開進了醫院,打聽到了腫瘤科的位置,上樓去。

一出電梯,他就在長廊里看到了倚牆而立的金楠。

她的臉色很不好,整個人看上去都很憔悴。

她低垂著腦袋,路過的人無數,她甚至都沒有抬頭看一眼,只是這樣默默的望著地面,眼神獃滯。

看到她這副樣子,林管家心裡也是不好受。

他隨手拉過一個護士問道:「護士,請問一下,她這樣站了多久了。」

護士看了金楠一眼,輕聲道:「快三天了,困的時候就坐在牆邊睡一會兒,也真是可憐。」

「她一直沒吃飯?」

「可不是嗎,前天和昨天,我們護士長實在看不下去了,給她我們的工作餐,她不肯吃。不過給她的水,她倒是喝了。你認識她嗎?要是認識的話,就趕緊勸勸吧,再這樣下去,真要在我們科出了事兒,我們也說不清楚。」

護士說完就走了。

林管家無奈的看向金楠,傻姑娘。

他走過去,擋在了她面前。

看到身前有人,她抬眼看去。

見到林管家的那一瞬,她的瞳孔驚訝的瞪大了幾分,可隨即,她又垂眸,望向地面。

「是幻覺。」

林管家勾唇:「不是幻覺。」

金楠快速的抬頭看向他,眉心緊緊的蹙在一起,一臉的驚訝:「大叔?」

她的聲音有些無力,可是卻依然能夠聽出她的驚喜。

「是我。」

「怎麼可能,你……你怎麼會來這裡,」金楠咬唇:「你為什麼會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來看你,」他伸手拉著她的手腕:「我先帶你去吃飯。」

金楠沒有動,將自己的手,從他的手腕中往外扯了扯,可卻沒有扯動。

「我不去。」

「那你是想餓死你自己?」林管家表情平靜。

「你如果還想對你母親盡孝,還想讓你父親原諒你,就老老實實的先跟我吃飯,把自己的身體養好,一切才有去轉圜的資本。」

他強硬拉著她往電梯里走去。

可是因為在這裡呆了三天,她什麼東西都沒吃,所以她真的是沒有力氣。

只被他拽著走了兩步,金楠就摔倒在了地上。

林管家忙上前,將她半抱著攙扶起:「都這樣了,還跟我犟。」

他說完,將她打橫抱起,不遠處護士站的護士們和這幾天一直在醫院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驚嚇了一下。

還有人,去把這事兒告訴了金楠的父親。

金楠的父親只是哼了一聲,「我沒有女兒。」

來報信的人,只好悻悻的離開。

電梯里有病人和家屬,還有醫生。

金楠覺得很是丟臉,輕聲道:「大叔,你放下我,我自己可以。」

「很顯然,你甚至連自己的身體都沒有照顧好,讓人不放心,所以,你不可以。從現在開始,你的人生你自己說了不算,所有的事情,都聽我的安排就可以了,我來為你做主。」

金楠就這樣窩在他的懷裡,看著他,整個表情都是獃滯。

她頭有些發暈,這是夢呢,還是真實的。

她認識的大叔,怎麼可能會說出這種話。

不過……大叔的懷抱,真的好暖,好暖。

她真想就這樣依靠在大叔的懷抱里,一直到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