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臨危不亂懂不懂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8:30
A+ A- 關燈 聽書

「皇兄,這事情不是蘇姐姐的錯,是我拉著蘇姐姐去的。」

風絕舞小聲地解釋著。

然而,夜風有些大,呼嘯著而過。

前方沉默的男人也不說話,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聽到了沒有。

蘇雲沁轉頭朝著風絕舞輕輕搖頭,示意她別說話了。

反正回去有得她解釋的。

風絕舞撇嘴,只好乖乖地閉嘴了。

回到客棧后,風千墨鬆開了蘇雲沁。

「現在,解釋吧。」男人漠然道。

他的神情看不出喜怒,語氣倒是冷冰冰的。

蘇雲沁很淡然,彷彿一點都不在意。

倒是風絕舞,害怕地瑟縮了一下脖子,小小聲地說道:「我去偷鑰匙。」

蘇雲沁看她縮著脖子慫包的樣子,無奈地嘆了一聲:「我們去偷得月樓的鑰匙,就是這麼簡單。」

想不到風絕舞關鍵時刻還是很害怕風千墨,平日里倒是對風千墨很是親近,她本以為……

風千墨在一張椅子前落座,往後一靠,略帶慵懶地倚在椅背上,聲色平靜問道:「所以呢?東西拿到了?」

看他們二人便知,肯定是沒拿到。

果然,下一刻,風絕舞的臉色有些難看。

「沒……沒拿到。」她確實是沒拿到,剛剛還差一點就成功了,可哪知會被那漠北王給抓住了呢!

男人赫然冷笑,「你說,你要怎麼受罰?」

這次幸好他能尋到她們,下次呢?風絕舞這丫頭倒是什麼都做得出來。

風絕舞撇嘴,有些不好意思回應。

蘇雲沁拉了她一下,「去,去面壁思過。」

這算是給她圓場了,畢竟看風千墨那嚴厲的樣子,不會還要體罰吧?

她是有見識過某男對自家兒子練功體罰的。

風絕舞心中一喜,驚喜地看著蘇雲沁,「蘇姐姐……」

「去,快去!」蘇雲沁又推了她一下。

風絕舞像個歡快地鳥兒似的飛走了,徒留下他們二人。

她一走,空氣都彷彿靜謐無聲。

蘇雲沁瞥他沉凝的臉色,微笑著說:「要不要我給你撕面具?」

「你說,你怎麼受罰?」他不滿她故意轉移話題。

小女人還真是不讓人省心。

蘇雲沁無辜地眨眼,「我覺得,讓絕舞一人受罰就夠了。面壁思過什麼的……」

男人忽然站起身,讓她連忙閉上了嘴。

他朝著她逼近。

她下意識地往後退。

就這樣,他近她退,不知不覺間身子就抵在了桌沿邊。

「幹嘛?」她心跳徐徐加快,讓她的語氣也變得不溫柔了些。

男人粗糲的指尖忽然落在了她的臉蛋上。

「回去休息,時辰不早。」他湊近了她一分,嗅著她身上熟悉的氣息,薄唇揚起一絲完美的弧度。

看著她臉上有些凌亂的模樣,他不知為什麼,心情很好。

蘇雲沁愣了一下,隨即白了他一眼,「那你早說嘛!靠這麼近幹什麼!」

「不過……」他故意頓了頓,原本遊離在她的臉頰上粗糲的手指落在了她的紅唇上,「今日你還是要受罰。」

「受什麼罰……唔!」

聲音戛然而止。

他的吻赫然落下,但也不過是淺嘗輒止的吻,很快就離開了。

蘇雲沁的表情懵了一下,有那麼一剎那覺得那是幻覺。

「休息去。」他在剋制自己的情緒。

蘇雲沁看得出來,心疼了一下,但什麼也沒說,還是點點頭大步往樓上走。

上了樓,回到屋中看到蘇小陌和蘇小野二人還在熟睡中,模樣可愛至極。

蘇雲沁湊近了二人看,輕手輕腳地將鑽進自己的被窩裡。

他們兩個小娃娃沒有與她蓋一張被窩,美其名曰,他們已經四歲了,可以脫離娘親獨立長大了。

……

風千墨坐在一樓,看著二樓黑掉的燈,他才緩緩收斂了眸光。

「邪風。」他低喚了一聲隱在暗處的邪風。

邪風閃爍掠至他的身後,輕輕問道:「爺兒?」

「東西拿到了嗎?」他手指輕敲桌面,聲色也慢了些許。

邪風抱拳,聲音帶著些自責:「爺兒,屬下無能,得月樓機關重重,暫時還沒有摸到入口。」

「……」金澤看了邪風一眼,抱以同情。

其實想要直接去得月樓拿東西的,何止風絕舞和蘇雲沁,他們家爺兒一早就想到了……

要是貿然進去取物,這種沒必要的受傷亦或喪命,都是浪費的。

風千墨沒有再說什麼。

不過,眼底卻閃爍過了一絲暗芒。

就在金澤與邪風以為他不會再說話了,結果男人又低低地吩咐了一句:「明晚準備準備。」

二人俱是一怔。

不是吧,陛下要親自去得月樓拿東西?

……

天色尚早,蘇雲沁已經起身,兩個娃娃還在睡,她便起身去用了早膳。

本來以為用早膳的人應該很少,卻發現有人跟她一樣坐在下方用早膳。

看著那墨袍的男人慢條斯理地吃著早膳,她的眸光微動。

「早。」她神色如常地走至他的對面坐下。

某男看了她一眼,很平靜地說了一個字:「早。」

「……」就沒有別的話說嘛?蘇雲沁暗暗惱了一下,正要自己動手拿空碗盛粥喝,哪知看了半天也沒有瞧見有空碗。

「碗呢?」她四處張望。

風千墨疑惑,轉頭看了二樓一眼,吩咐:「小風子,備碗。」

本來沒有人會想到有人跟他一樣這麼早,沒想到……

他家小女人跟他果然很有默契。

上方的小風子應了一聲,正要去拿碗,結果在半路被風絕舞和兩個小娃娃給抓住了,拉扯到了暗處躲著。

「公主……」小風子一臉懵逼。

風絕舞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

蘇小陌和蘇小野也一人拉扯了一下他的衣角。

「風子哥哥,你懂不懂啊?真笨!這麼好的時機,你怎麼能夠打擾我爹爹和娘親!」蘇小陌瞪了一眼小風子。

小風子持續懵逼中。

他怎麼沒看出什麼時機?就是用個早膳,他們一大二小是不是有些誇張?

蘇小野在一旁很平靜地道:「這下娘親和爹爹就可以共用一雙碗筷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小風子嘴角狠抽。

這就是他們的真正目的?

……

等了半天,蘇雲沁發現她的碗還沒有來。

「小風子這是去做碗去了嗎?」

風千墨單手支顎,不動聲色地看著她,緩緩道:「上去看看便是。」

「不了。」蘇雲沁撇嘴,「用你的好了。」

然後,她一點都不嫌棄地將他的碗筷拉扯到了面前。

風千墨怔了一下,有些錯愕。

出生到現在,第一次有人拿他用過的碗筷直接用……

當然,蘇雲沁覺得這沒什麼。

情侶之間不都是這樣?

雖然她和某人現在已經算不上情侶,好歹也是拜過堂的夫妻吧?

樓上正在觀看的四人表情各異。

「果然如我所料。」蘇小野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很是高傲地哼了一聲。

蘇小陌也是興奮地握了握拳頭,「哇塞,妹妹,你的這個主意真是棒極了!以後咱們每天三餐都這麼做吧!」

蘇小野也同意地點點頭。

於是乎,兩個娃娃同時轉頭看向小風子,彷彿是在用眼神威脅小風子配合他們。

小風子整張臉都抽搐起來。

他現在裝死還來得及嗎?

……

於是乎……午膳的時候。

蘇雲沁發現她還是沒有碗筷。

而兩個娃娃各自端著碗筷吃,風絕舞也端著碗筷坐的極遠,有點像是心虛。

蘇雲沁四處尋找小風子的身影。

雖然這是客棧,但因為風千墨的身份特殊,飲食上都是由小風子照顧的,客棧的老闆一直都是樂得清閑。

這些碗筷都是新買的,絕不用客棧里的。

這下,她很無語。

「小風子呢?」她氣洶洶地問道。

「娘親,爹爹吃完了,用爹爹的。」蘇小陌塞得滿嘴的米飯,說道。

蘇雲沁橫了兒子一眼,「是你搞的鬼吧?」

蘇小陌一聽,小臉上慌張了。

媽呀,娘親怎麼知道的?

蘇小野在桌下狠狠踩了他一腳。

臨危不亂懂不懂啊喂!

蘇雲沁眯著眼睛,冷冷哼了一聲:「大寶小寶,你們都有份對不對?還有絕舞。」

「唔,不關我的事!」風絕舞坐在角落裡,捧著碗,一臉心虛。

風千墨在一旁倒像是個沒事人一般,單手支著下顎,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看著男人的笑意,蘇雲沁心中就有些不滿。

他好意思笑?這事情還不是他的僕人鬧出來的!

「我不吃了!」她說罷,轉身上了樓。

蘇小陌和蘇小野對視一眼,小心翼翼地看向風千墨。

「爹爹……」蘇小陌委屈巴巴地說,「我不是故意的,娘親生氣了,你快去哄哄娘親。」

「……」這小子,該哄的不是應該是他去哄?風千墨有些哭笑不得。

不過……

他掃了一眼二樓,說道:「你帶些食物上去跟你娘道歉,原諒你了,她就不會生氣了。」

真的假的?

蘇小陌持有懷疑態度。

畢竟……他家娘親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不過想了想,他還是端著新鮮的食物上去找娘親。

人走了,蘇小野看向風千墨,湊到了風千墨的耳邊小聲問道:「爹爹,你是不是有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