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夏侯銜的猜測

A+ A- 關燈 聽書

第203章夏侯銜的猜測

半個多時辰,禮單終於念完。

送聘隊伍打中間開始就聽不清管家的聲音了,他們見前一組人將箱子打開后,默數五個數便打開自己面前的箱子。

井然有序,當管家念完,箱子也開完了。

管家擦了擦腦門上的汗,再念下去他嗓子都該冒煙了,收起禮單后,管家一側身揚聲喝道,「入府!」

將士們將箱子合上,按順序抬東西入府。

相府里特地騰出一個院子來放聘禮,放著放著發現地方不夠,又將旁邊的院子打開,這才將聘禮全部放於府內。

送聘的士兵再次列隊整齊,夏侯襄從相府出來,騎上來時的汗血寶馬打道回府。

不是夏侯襄不想在相府待著,而是府里還有一堆事情等著他準備,婚禮一切事物全部經由他手,他不放心別人,此時絲毫馬虎都要不得,他要給容離一場最好、最盛大的婚禮。

所謂春風得意馬蹄疾,夏侯襄嘴角噙著笑意,消失在人們的視線里,

人群中獨有一人,眼珠充血,他瞪視著馬上的夏侯襄,心裡的恨意波濤洶湧的翻滾著,恨不得將夏侯襄碎屍萬段。

夏侯襄怎麼能…怎麼能向離兒提親!

此人,正是夏侯銜。

今日下朝後,夏侯銜出來的晚一些,正巧看見夏侯襄騎著汗血寶馬帶領數千士兵離開。

夏侯銜不明所以,看那一隊的穿著頗為喜慶的士兵,而且抬著一箱箱的東西,看樣子像是去提親。

這時,正巧夏侯宇也從宮中出來,看見了這一幕,好奇的走到夏侯銜的身邊,「三哥,皇叔這是做什麼去?」

夏侯銜搖頭,他也覺得驚奇,若說是提親,打死他都不信,夏侯襄什麼時候能讓女子近過身?

要是這個樣子還能去提親,他就把宮門口的石獅子給吃了!

可若不是,那讓手底下的士兵穿的這麼喜慶做什麼?

夏侯宇摸著下巴嘟囔著,「不會是去提親吧?皇叔不是不喜女子嗎?該不會這提親的對象——是男子吧!」

夏侯宇興奮了,他唯獨只能想到這一種可能,天祁響噹噹的戰王,若是向個男子提親,那才真是熱鬧了,坊間不是一直流傳戰王有龍陽之好嗎?

今日就是見證奇迹的時刻啊。

夏侯宇激動不已,他拽著夏侯銜道,「三哥、三哥,咱們過去看看唄,我太好奇了!」

夏侯銜被夏侯宇拉著往前走,正好他也好奇夏侯襄到底要做什麼,索性跟著去了。

夏侯襄比他長兩歲,卻是事事比他強,從小他們這一茬的皇子,全部活在夏侯襄的陰影之下,只要有夏侯襄在,無論他們有多優秀,都會被比下去。

是以,可想而知夏侯銜心裡對夏侯襄有多排斥,如今若是夏侯襄向一名男子提親,那才真是辦了件貽笑大方的事情。

這種醜事,他怎麼能不去參觀參觀?

很顯然,不止夏侯銜如此想,其他皇子也是如此。

此時他們倒是心齊,憋著看夏侯襄的笑話,大大小小的王爺緊隨提親退伍其後,他們倒要看看,那個百姓心中的神,到底是去哪家提親。

跟著跟著,隊伍就停了,街頭上當真是人擠人,幾位王爺又沒兵丁保護,所以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往前擠。

索性這幾人各個還都練過些功夫,待他們擠到前面時,抬頭便看到『容府』兩個大字書寫於牌匾之上。

容府?

容府!

這不就是容丞相家的府邸嗎?

那夏侯襄求娶的是……

幾個王爺的眼神飄啊飄的,飄到了夏侯銜的身上。

那容離和夏侯銜可是有過一段人盡皆知的因緣吶!

孽緣也是緣嘛。

夏侯宇沒想到,看個熱鬧竟然會這麼熱鬧,怎麼跑到容丞相家裡來了?

容丞相家只有一女名為容離,就是這個女人算計了他三哥啊!

夏侯宇沒敢拿正眼去看夏侯銜,餘光瞟向自個兒的三哥。

嗯,臉色都能和鍋底媲美了。

夏侯銜腦中『嗡嗡』的響,他沒想到夏侯襄要提親的人竟然是離兒!

離兒可是他能碰的?

夏侯襄是不是起了什麼旁的心思,所以才要求娶離兒?!

夏侯銜的腦子急速轉動,他這幾個沒成婚的兄弟,除了夏侯宇,有一個算一個都在他與離兒和離後來過相府,想要求娶離兒。

娶了離兒,就相當於娶了一大助力。

這是夏侯銜曾經就明白的事情,只不過他那事愛慘了慕雪柔,認為靠一個女人爭奪皇位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而且容離還是以那樣的方式嫁進王府的,所以他心裡對於容離只有厭惡,當真一絲一毫的好感都沒有。

可現如今,他已愛上容離,在知道他的那些兄弟在登門求娶容離並沒有成功時,他大大的鬆了口氣。

幸好離兒沒有答應,不然被人利用了去,他會心疼的。

夏侯銜認為,現如今天下最愛容離的便是他自己,而能給容離幸福的也只有他!

他不是沒想過和容離重修舊好,可每每當他去丞相府拜訪時,無一例外被擋在門外,門房根本不用進去回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老爺、夫人、大少爺、二少爺都說了,無論家裡誰見到端王爺都不用回稟,直接擋在門外便是。

要了離兒的血,還想進他們家門。

呸!什麼東西!

所以夏侯銜一次都沒有成功,他便將主意打在了朝堂之上的容源父子三人身上,但是這三人每次見他都無視的很徹底,他若是上趕著說話,容源父子三人倒也會聽,只不過那眼神直愣愣的看著他,目光泛著冷意。

夏侯銜就算臉皮再厚,可他到底是個王爺,老是這麼被臣子當眾給臉子,他那自尊心也受不住,漸漸地便歇了找容源父子的心思。

容府他進不去,容源父子三人也不理他,容離身為女子平日不出門總在後院,他根本見不到,所以他的內心才會越來越煩躁、越來越扭曲,將所有的火氣全部發在慕雪柔身上。

在他心裡,慕雪柔就是始作俑者。

若不是她,現在他和離兒應該是令人羨艷的一對兒,怎麼會落到這般田地?

如今夏侯襄能抬著聘禮前來,明顯已經成竹在胸,想起之前夏侯襄頻繁出入容府,和容丞相議事的情形,一個猜測又湧上夏侯銜的心頭。

該不會,容源和夏侯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交易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