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娘親,爹爹藏了秘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8:39
A+ A- 關燈 聽書

顯然是要秘密去幹什麼事情。

蘇小野一眼看出來了,畢竟她往常話少,最喜歡的就是觀察每個人。

而且她家美爹爹長得這麼好看,一般很多人在一起,她最喜歡觀察美爹爹了。

風千墨眼底毫無波瀾,眸光轉向女兒。

「你真聰明。」他是真的讚歎。

他家女兒果然繼承了他的聰明才智。

他大手微動,摸上了女兒的小腦袋,聲音很平靜:「只是,大人的秘密不要輕易問。」

男人的嗓音亦如往常低沉而磁性,甚至還帶著些微蠱惑。

蘇小野抬起小臉,直勾勾地看著風千墨,像是要將他給看透。

「哦……」可盯著看了許久,她也只是低低地哦了一聲,再無其他話語。

……

到了晚上,蘇雲沁盯著兩個娃娃歇下。

蘇小陌作為哥哥,率先爬了上去,乖乖地躺下休息。

蘇小野不由得側頭看了他一眼,在蘇雲沁要替她把被褥給掖好之前,她立刻伸手拉扯住了蘇雲沁的衣袖。

衣袖一緊,蘇雲沁不解地看她。

「娘親,爹爹今晚上有秘密行動。」她的聲音壓得很低,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

蘇雲沁很驚訝,不可思議地看著女兒。

蘇小陌驚奇地道:「妹妹,你怎麼知道?」

蘇小野給了哥哥一個相當鄙夷的眼神,像是在告訴哥哥,自己是多麼地聰明。

「行了,都睡覺,不許鬧。」她將兩個小腦袋給摁下去了。

起身對靜容吩咐了一句:「你看著他們,我去看看。」

靜容點點頭。

她哪裡會看不出小姐的心思,分明就是在意至極。

……

蘇雲沁出門后,發現隔壁風千墨的屋子確實熄著燈。

蘇小野嘴裡說的秘密行動,指的是什麼?

她走到隔壁,敲了敲。

屋中無人回應。

索性,她一用力將門給推開,大步走入。

屋中的窗戶是開著的,夜風不斷拂入屋中,髮絲隨著窗外的髮絲不斷亂舞。

看著窗戶,她緩緩走向了窗邊,往下看。

在這個位置,可以極為清晰地看見得月樓,與這家客棧只隔了兩條街。

她眯了眯眼睛,她知道,某人這是要去偷東西?

沒想到堂堂的一國之君,也會做這樣的事情。

也對,那廝這麼卑鄙奸詐,什麼事情做不出。

想到這裡,她收斂眸光,從窗口躍下。

隨即躍上了屋頂,朝著兩條街后的得月樓而去。

得月樓的大門是緊閉的,她翻牆而過,院牆后竟拴著兩條兇惡的狼狗,瞧見她,正要對著她狂吠,蘇雲沁連忙從懷中掏出了一顆毒藥丸扔了下去。

「汪……」叫聲戛然而止,兩頭狼狗隨即倒地。

她從牆頭跳下穩穩落地,朝里走。

地面上沒有任何的蛛絲馬跡,不知道風千墨他們走到哪裡去了,難道是已經入了地下的密室?

想到這裡,她腳步又快了些。

「蘇……」忽然,身後傳來了邪風的聲音。

蘇雲沁猛地轉過頭去,伸指豎在唇邊,做出一個噤聲的動作。

「蘇姑娘怎麼在這裡?」邪風有些懵,因為他發現在這裡看見蘇雲沁會是一件極其糟糕的事情,他家爺兒知道的話……

蘇雲沁走向他,問道:「跟著你們來的,風千墨呢?」

邪風嘴角抽了兩下。

他真的很驚奇,蘇雲沁竟然會找到這裡來。

他與陛下來此,可是在路上什麼痕迹都沒有留下。

蘇雲沁發現向來面癱的邪風竟然一臉獃滯地看著自己,那表情可真是……古怪至極。她走近了幾分,伸手推了推他,不耐煩地說道:「倒是快點說話!」

「陛下……已經入密室了。」

「卧槽,那你怎麼還在這裡?」入密室了,難道風千墨獨自一人下的密室?

邪風張了張嘴,但奈何無法反駁。

「你這下屬怎麼做的?」蘇雲沁瞪了他一眼,往裡走。

「蘇姑娘,您不能進去。密室里什麼危險都有,您萬萬不可以進去。」萬一進去出了什麼事,他也要被自家爺給撕碎了去……

蘇雲沁一把扯住了他的衣襟,「少廢話,不想讓我一人進去,跟我一起進去。」

上次在春香樓里見到的得月樓老闆一副草包樣,他竟然能將得月樓布置地這麼嚴謹,可真不像是他的風格。

蘇雲沁眼神深了幾分,拉扯著邪風就走。

邪風的一雙異瞳閃爍過了一絲慌亂之色,連忙收回手,「蘇姑娘,不行!陛下從不做沒有把握之事,這次下去必然有萬全的準備,您不要……」

「你不想帶我下去?」蘇雲沁眯眼看他。

「不……」

「罷了,我自己下去,你再啰嗦,我就扎你。」蘇雲沁手指捏著兩根銀針,逼近了他的咽喉部位。

身為一個男人,這麼婆婆媽媽實在不好。

邪風只好閉嘴,看著銀針逼近喉際,他不敢再說話了。

蘇雲沁往前走,邪風也只好跟上。

得月樓樓門鎖芯被人給捏碎了,落在地上,蘇雲沁一腳不小心踩到,皆成了碎末。

她瞳孔睜大了些許,驚愕之色也很快在眸底輕掠而過,她隨即大步往裡走。

邪風跟在身後,無奈地扶額,連忙也跟著走入。

「他在哪裡?」她忽然問道。

「……跟屬下走。」邪風妥協了,既然人都到了這個地方了,他若是再不帶領著走,好像也有些說不過去。

只是待會兒陛下問起時,不知道如何回答罷了……

……

春香樓。

君明玄走入屋中,看見三名漠北人坐在那方等候,他的嘴角一勾,走了過去。

「漠北王,等候多時了吧?」

高位上的男人將身子緩緩往後靠,說道:「等的不久,玄王請坐。」

君明玄一掀衣袍落座,看著對面的單雲,嘴角揚著極好的弧度,「怎樣,本王讓你做的事情都辦好了嗎?」

「當然,本王也向來信守承諾之人。」單雲微微揚起唇角,「不過這次,我要附加一個人。」

「哦?」君明玄很意外,「誰?」

「太子,本王要活口。」

君明玄的眸光一沉。

他不高興,也並不是太想同意。

他為了這次的事情策劃這麼久,就是為了讓君明輝徹底死無葬身之地,這個漠北王……

不過也沒關係,等拿到了他要的,到時候再把這漠北王給殺了……

「好,就按照你說的做。等進貢之日,本王等你的好消息。」

單雲微笑,剛要再說話,忽然有人匆匆忙忙沖入了屋中,正是得月樓的老闆。

「王上……有人闖入密室!」

……

密室里漆黑一片,蘇雲沁掏出了夜明珠,就著這微弱的光看見了密室中的布置。

全是箱子,一隻一隻箱子疊在一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走近。

「蘇姑娘,切勿隨便碰!」邪風立刻出聲提醒。

「我沒說要碰。」蘇雲沁瞥他一眼,「你們知道東西在哪裡,就這麼貿然進入。」

邪風暗自尷尬地摸了摸鼻尖,「爺兒說,他知道,他帶著金澤金冥進入了。」

「在哪?」她問。

邪風這小子,還真是不靠譜呀!

平日里,但凡風千墨在明處,他必然在暗處。她以為像邪風這樣的暗衛,必然是形影不離的……

邪風只覺得越來越尷尬,只好有些無奈地摸著鼻尖,心虛中。

蘇雲沁扶額,又往前走。

邪風想喚住她,又無法,只好繼續跟隨她往裡走。

剛走至密室里,一陣古怪的聲響傳來,似是轟鳴,又似是獸類的吼叫。

她心中掠過一絲怪異感,連忙大步朝著聲音來源走去。

四周漸漸浮起厚重的濃霧,泛著黑的煙霧還帶著刺鼻的氣味,很快就遮住了視線,伸手不見五指。

蘇雲沁連忙屏住呼吸叫道:「邪風,有毒!」

然而,目之所及,耳之所聞,都沒有其他人的動靜。

她低咒了一聲,封了自己嗅覺的穴位,摸索著想往裡走。

但很快,她想起了一件事情。

她身上有蠱后,跟風千墨一樣,萬毒不侵,萬蠱不噬!

她解了嗅覺的穴道,大步往裡走,想搜尋風千墨的身影。

「嗖嗖嗖」的聲音在迷霧重重中不斷砸來,她好幾次都在危險中閃躲過。

她又往前了一步,摸到了牆壁。

不知碰觸了到何處,前方阻擋路途的牆壁忽然開了,她整個人被一股拉力給拉扯進入,門也瞬間在身後闔上。

一人將她抵在了牆上,差點要扼住她的喉際。

「雲沁?」男人就著蘇雲沁手中夜明珠幽蘭的光,眉一蹙。

蘇雲沁抬頭看見他,暗暗鬆了一口氣,嘴上還是打著招呼:「原來你在這兒。」

風千墨的眸光沉了幾分,「你怎麼會來?」

這件事情,他並未告知任何人……除了女兒。

不過蘇小野是個孩子,當時只是神秘地說了一句話,那小傢伙就這麼聰明?

「別想了,我自己來的。」蘇雲沁看著他糾結著一雙眉,輕哼了一聲,以示自己的不滿,「你要偷東西,幹嘛不叫我?」

「……」偷東西這三個字很難聽。

「再說了,你不會到時候就拿了你自己的蠱葯就跑了吧?我家小寶的葯也很重要……」

「自然一起取走。算不上偷,只是取。」他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

蘇雲沁嘴角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