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他要去救離兒!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1:46
A+ A- 關燈 聽書

第204章他要去救離兒!

夏侯銜思緒萬千,待管家開嗓唱和禮單時,將他震的回過神來。

眉頭越皺越深,夏侯銜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夏侯襄到底想要做什麼?

他身旁的夏侯宇更誇張,張著大嘴巴眼睛已經瞪到極大,他磕磕絆絆的說道,「皇叔,是不是瘋了!」

可不是瘋了嗎?

將這麼多東西作為聘禮,送的還是被人休掉的容離!

夏侯襄身為戰王,當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

夏侯銜心下『突突』的跳,這麼大手筆,夏侯襄圖的到底是什麼?

他所圖越大,離兒是不是就越危險?

不行,他要去救離兒!

夏侯銜緊緊盯著那一箱箱的聘禮,心裡的懷疑越來越大,他心裡有事,自然感覺不到身旁那些兄弟看他的目光。

他們都有一種感覺,他們皇叔可不是無腦之人,聘禮下的這般大,是不是容離當真有什麼不同?

想她在宮宴上的表現,怎麼也不應該是能做出之前那般齷齪之事的女子。

可偏偏這些全部出現在一個人的身上,他們百思不得其解,到底那一面才是容離真實的一面?

看著聘禮一箱箱地被抬進相府,夏侯銜忍著心中的怒火等待。

現在夏侯襄人在容府,他不能衝動,自己根本不是夏侯襄的對手,所以得等夏侯襄離開,他才能去救離兒。

不然,若是夏侯襄將離兒給傷了,要怎麼辦?

夏侯銜就這麼在人群中等啊等,耳邊所有人的聲音彷彿都被屏蔽了,他什麼都聽不見,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他要去救離兒,不能讓離兒被當做交易的犧牲品嫁給夏侯襄。

那是個火坑,他不能眼睜睜看著離兒往裡跳!

當夏侯襄出現在相府門口時,夏侯銜目眥欲裂的瞪著馬上的夏侯襄,他怎麼配靠近離兒,還要娶離兒?

當真是,白日做夢!

夏侯宇在和夏侯銜說了半天話沒得到回應時,便看向夏侯銜。

這一看不要緊,嚇得他重重的咽了口唾沫。

恨意!

令人發寒的恨意!

夏侯宇趕忙轉過頭去不再看夏侯銜,偷偷拍了拍胸脯:三哥這是怎麼了?

其他看熱鬧的王爺倒沒什麼想法,他們無非就是看個樂。

那個無所不能的皇叔,竟然撿了夏侯銜的棄妃,當真不知道這兩人到底誰眼光不好。

反正無論是誰,都和他們沒有關係。

這場轟動全京城的求親儀式落下帷幕,成為百姓們津津樂道的事情。

坊間什麼看法都有,不過,大多數人還是不看好這場婚事,畢竟戰王是他們心中的神,誰能想到最終要娶的竟是那樣一名女子,他們有些接受不了。

接受無能也沒有辦法,他們難道還能登戰王爺的門,去阻止人家成婚了?

這些百姓心裡無不嘆息,看來這世上真的是人無完人,哪怕是戰王爺這般無所不能人,到頭來竟然眼神不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哎,悲哀啊!

熱鬧看完,人群漸漸散去,夏侯宇看著夏侯銜,張了幾次嘴愣是沒敢吭聲。

三哥這表情像是要吃人,夏侯宇有些欲哭無淚,早知如此他就不躥騰三哥來了。

人群散的極快,沒多久便剩下他二人還在相府門口站著。

夏侯宇沒忍住,拽了拽夏侯銜道,「三哥,咱們走吧?」

夏侯銜瞟了他一眼,給夏侯宇看的一哆嗦,「你先回去,我還有事。」

說完不等夏侯宇問,徑自向一條小巷走去。

夏侯宇不知跟還是不跟,猶豫完回過神后,哪兒還有夏侯銜的身影。

這下倒好,想跟都沒處跟去。

夏侯宇自行回了王府,而夏侯銜此時已經從相府的后牆翻了進去。

貓著腰躲過相府的守衛,他需要找到容離的院子,他要救她!

夏侯銜知道若是走正門,他是絕對不會被放進相府的,所以只能出此下策,希望不要來的太晚,他一路上都在擔心。

他甚至擔心容離已經被軟禁,這次夏侯襄來提親,收下聘禮的一定是容源那個老頭兒。

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容離對於將要嫁誰怎麼會有主動權,她一定是被容源強迫著許配給夏侯襄的。

一定是這樣!

夏侯銜運氣還算不錯,很快摸到了玉容院。

小院里靜悄悄,丫頭們太過興奮,想要看看一抬抬的聘禮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容離索性放了她們過去,反正現在院子里沒什麼事情。

小桃一直穩穩噹噹,沒跟著那幫丫頭們瘋,若是都去了,誰來伺候小姐?

是以,現在屋裡只有容離、小桃再加一個桌子上的小黑。

小黑興奮極了,它主子終於來提親了,小離兒就要嫁到王府了啊!

自打容離回到相府後,小黑便恪守一個守衛的本分,無時無刻不在灌輸它家主子如何好、如何喜歡她的中心思想。

小黑認為,此次主子提親成功,它也是功不可沒的。

這不,容離剛從上房回來,它便飛進屋子裡來邀功了。

先下天氣炎熱,容離很少待在院子里,多數在屋子裡看書乘涼。

小黑得意洋洋的昂首闊步走在桌子上,一臉的傲嬌。

容離笑著戳了戳它,「你美個什麼勁兒?」

小黑一挺脖子,「當然美了,我家主子提親成功,我替他高興啊!」

「哎,」容離搖頭嘆氣,「當初還說我喜歡別人就吃味兒來著,現在我要出嫁了竟然高興,果然你這張嘴不能信啊不能信。」

「那能一樣嘛,」小黑瞪了她一眼,「當初我可是為了我家主子犧牲我的色相,對了,你嫁給我主子的時候記得讓他念我的好,好歹給我點奇珍異寶當報酬吧!」

「你要那玩兒幹嘛?」容離哭笑不得的看著它,「又不能吃。」

「誒?」小黑歪頭眨了眨眼,「那倒也是哈。」

小黑自個兒想了半晌,終於一拍翅膀,「就讓他給我安排一個月的小魚乾,還有,古娘子的烤肉也來一個月,我必須得給你們慶祝慶祝,誰也不能攔我!」

「得了吧你,嘴饞就直說,還拿我們當幌子,」容離直接給小黑來了個腦瓜嘣,「好不容易瘦下來些,再吃就要…」

「誰?!」容離話沒說完,聽到有人進了院子,而且是從院牆上翻下來的,很顯然不是相府之人。

容離快步出了屋子,調整成備戰狀態,青天白日的就有歹人入府,家裡的侍衛該訓練了!

來到院中,一眼便看見了夏侯銜,她眯了眯眼,「怎麼是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