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侯府一直派人尋王妃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2:20
A+ A- 關燈 聽書

夜天珏臉上狂喜之色,連忙命令下屬去備馬,他要親自迎接雲輕歌。

至少,雲輕歌是為了他去尋葯。

若是這事情讓靖王知道,肯定會吃醋。

一想到看到靖王吃癟的神情,他就極其高興。

……

馬車緩緩駛入帝都城門,雲輕歌經過這一路的顛簸,還有些犯困了,靠在夜非墨的肩膀上,腦袋一點一點的。

男人則是時不時伸手小心翼翼地將她即將滑下去的小腦袋給扶回了肩膀上。

他知道她是真的累了,所以也不叫醒她。

直到……

馬車剛進入城門沒多久就停下了。

「輕歌在裡面嗎?」一道令他熟悉又厭惡的男音響起,讓馬車內的夜非墨倏然擰住了眉頭。

自從這次兩軍對戰的事情結束后,他便有些看明白了雲輕歌的對夜天珏的心思。

儼然,此時的雲輕歌對夜天珏是毫無感情。

倘若是……那樣陌生的雲輕歌,心底便只有夜天珏。

他至今也沒想明白,為何同一個人會有兩種性格。即便是心底有無數問題,可他卻寧願等她主動告訴他。

他垂眸看著依舊蹭在他肩膀上的女子,輕哼了一聲,忽然咬了一口她的臉蛋。

真是會給他招蜂惹蝶。

雲輕歌臉頰吃痛,連忙捂住了臉頰坐起身來,茫然的視線掃了四周一圈,最後落在了面前的男人臉上。

「阿墨,你咬我作甚?」

「你說呢?」男人抬了抬下顎。

外面還有夜天珏的聲音:「輕歌,你一路奔波也辛苦了,要不先去酒樓里休息吃頓好膳,再回靖王府也不遲……」

雲輕歌一手捂住側臉一手撩開了車簾。

「殿下,你擋住我馬車就為了說這話?」

夜天珏見她出現,而且已經露出了真實的容貌,半張臉也被瘢痕遮住了,他心頭並不失落反而很高興。

看見她原本的樣貌,似乎再也不像以前那般討厭這張臉了,甚至越看越覺得……好看。

雲輕歌感覺到他那露骨的眼神,十分不舒服,皺眉。

「太子殿下,你還有事?」言外之意就是別再擋道了。

「輕歌,你……」夜天珏臉上笑容微微僵了一下。

雲輕歌放下捂著臉蛋的手,坦然看向夜天珏,揚起嘴角似笑非笑地說:「太子殿下,你再擋著我的路,我家王爺可是會吃醋的。」

這下,夜天珏的臉色也驟然變了。

他瞧見了雲輕歌臉頰上多出了一道牙印,雖然馬車內的光線暗淡,可他隱約看見了一道男人的身影。

意識到這一點,夜天珏恍若有一種被人狠狠踩了尾巴的錯覺。

雲輕歌剛要放下車簾,忽然瞥見身邊的男人不知從何處摸出了他往常戴的面具,男人伸手扯開了車簾。

夜天珏一下便對上了夜非墨那冷冰冰的視線。

「呵呵……五弟也在。」他尷尬至極,此刻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夜非墨冷笑:「若本王剛剛沒聽錯,太子似乎是在……調戲本王王妃?」

聞言,夜天珏的臉色更加難看。

這可是在大街上,夜非墨絲毫沒有要給他留面子的意思。

他恍惚往四周看去,百姓們也圍了過來,指指點點。

「本殿,不過是剛好經過,二位早些回府休息。」

他窘迫地說罷,一扯馬韁就走。

那灰溜溜的模樣,在雲輕歌眼底那叫一個爽快。

雲輕歌笑著拉著夜非墨說:「阿墨,你真是太絕了,他那吃癟的表情,丟人了吧。」

夜非墨斜睨她一眼,可不算很高興。

他見她還笑著,忽然捏住她的下顎。

「以後這些爛桃花,本王可就不會客氣了。」

爛桃花?

雲輕歌嘴角微抽,這可不是她的爛桃花,是之前的作死女配留下的麻煩。

「知道了知道了,你不用客氣的,這些桃花我一點都不會心疼的。」她抬起小手揮了揮,表情很隨意。

……

回到王府,雲輕歌收拾了一番自己,才想起去打聽打聽侯府的事情。

但經過書房的時候,發現夜非墨卻不在書房中。

剛回來就走,他去做什麼了?

按照書中情節推測,很快就要到叛軍出現了。

其實之前在看書時,根本沒有西玄夥同南玄攻打天焱的事情,不過按照劇情發展確確實實到了叛軍出場的時候了。

叛軍出現之前,侯府內也發生了一件大事……

雲輕歌站在書房門口,兀自思考著接下來的書中劇情。

「王妃,您是尋王爺嗎?」偏偏此刻管家的聲音傳來,打斷了雲輕歌的思緒。

她轉過身,回看管家,只是笑了笑,搖頭說:「王爺若是有事要忙,我就不打擾王爺了。不過……王爺去哪了?」

「王爺好像是有要事要辦,暫時入宮去了。」

入宮?

雲輕歌很意外,眉梢都揚高了幾分。

自從她嫁給夜非墨以來,除了那日給皇帝敬茶之後,夜非墨可再也沒有進過宮。

其實她也挺樂得安逸,別的王妃肯定要每日進宮給公公婆婆端茶行禮,而她因為夜非墨的原因壓根不用再去皇宮。

管家點點頭,這時候神秘兮兮地道:「王妃,這幾日侯府那邊一直派人來尋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哦?」

果然,大事要發生了!

雲輕歌的神情也肅穆了許多,連忙詢問道:「他們來尋我有事?」

「老奴也不知,先是您哥哥來尋您,後來是您祖母祖父派人來尋您,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事。但我都告訴他們,王妃陪著王爺去城外求醫去了,他們也不懷疑。」

聽見管家的話,雲輕歌感嘆了一句,這位老管家是個聰明人。

要說去尋醫,這話也確實沒毛病。

她給夜非墨尋葯,不也是尋醫?

「也好,明日我回家一趟。」

管家點點頭,笑著答應著走了。

……

翌日。

雲輕歌打扮了一番便回了侯府,一早聽說她要來,祖父祖母便早早在廳堂等候。

「祖父,祖母。」二老看見她,臉上笑容可是和藹了許多。

二老坐在上座,雲子淵則是站在了祖母的身後。

雲子淵看見她,也微微一笑。

多日不見,妹妹似乎要更加成熟穩重了?

雲輕歌走向他們,問:「你們這些日子都派人去尋我?發生何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