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祖父祖母倒下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2:27
A+ A- 關燈 聽書

哥哥尋她倒也情有可原,可是祖父祖母也派人去尋她,這就有點奇怪了。

她並不覺得祖父祖母有什麼難題需要她親自出面。

這時候祖母拉住了她的小手,嘆了一聲說:「你父親他……這混賬東西,我說了多少次,他偏不聽。我要給他娶正妻,他現在跟我鬧,甚至已經打算將二房那賤蹄子扶成正室!」

看來還真是出事了。

只是沒想到這鎮國侯如此死心眼,被二房蒙蔽了雙眼不成?

若是江玉香真的被扶正,接下來江玉香要做的事情就是害死她哥哥,然後讓自己的兒子順理成章繼承侯爵之位。

過不了多久,江玉香會按照書中劇情,根據云挽月的指示下毒害死鎮國侯。

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雲挽月可從來不會顧及。

現在若是祖母祖父非得阻撓,二房這一家子對祖父祖母一定也會有殺意!

雲輕歌眸光驟然一沉,心底劃過一抹不妙感。

「娶的正妻是哪家人?」她問道。

這事情.事關以後侯府大權能否到哥哥手中。

她一定不能讓二房的人得逞!

提到這事,祖母反而唉聲嘆氣,搖搖頭嘆息著說:「我給他選的是華安伯府的嫡小姐,這姑娘今年剛好到了二十歲,哪裡配不上他,你說?」

雲輕歌訝然。

二十歲……和她相差幾歲的年輕姑娘,竟然要做她后媽?

不過這華安伯府的嫡小姐據說已經二十了,前二十年一直都有人踏破門檻求娶,奈何這姑娘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一個都看不上。

現在……

鎮國侯她會看得上?

雲輕歌都不敢想象這種事情的可能。

「祖母,容輕歌多嘴一句,我聽說這謝家嫡女一直不肯嫁是因為沒有喜歡的人,她如何肯給我爹……」

祖母抬起頭看著她,眼底閃爍出了一分光華。

「你比你爹看得清楚多了,這事兒,我自然是特地去問過了謝家的祖母。這事兒,兩家同意。那位謝姑娘也同意不拒絕。」

雲輕歌詫異。

不過換個角度想想,二十歲的姑娘在古代可是極大年紀了,要想要找到一戶更好的人家很難。

但是嫁給她爹,不但是正妻,而且還是侯爵府,這對他們來說是個完全不虧的事情。

雲輕歌輕嘆了一聲:「如此一來,只要讓我爹見一眼這位謝姑娘,事情就能解決了。」

「輕歌,今日難得回來一趟,不如就在府里留下用午膳和晚膳吧。」

雲子淵想著妹妹好不容易回來一趟,若是就這麼讓妹妹走了,指不定以後又有很長一段時間看不見妹妹了。

看見哥哥眼中的希冀,她心頭一暖,緩緩點頭。

「也好,我留下來陪陪祖父祖母也好。」

……

「娘,雲輕歌今日回府了,而且祖父祖母還留她下來用膳呢!」雲妙音衝到了院子里,發現母親還有閒情逸緻在院子里給花兒澆水,她著急地跺了跺腳。

之前的賬還沒有找雲輕歌算賬。

現在,她得抓緊這機會。

她衝到江玉香面前,一雙眼睛炯亮炯亮的。

江玉香放下了手中的東西,看了女兒那沉不住氣的模樣,搖頭。

「你啊,該學學你四姐姐,看看你四姐姐……」

「別提四姐姐了,四姐姐自身難保。她跑到軍營去,還害的這次天焱軍打了敗仗,此刻皇上正怒著呢,姐姐都不敢輕舉妄動。」

江玉香眼神一凜,「提起這事兒也確實是奇怪,之前月兒斬釘截鐵地說這次打仗一定會贏。我相信她從來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為何……」

「娘,現在是說這些的時候嗎?」雲妙音對母親的關注點真有些哭笑不得。

似是想起什麼,江玉香的眼中滿是凌厲的寒光。

「既然雲輕歌主動送上門來,不如就借雲輕歌的手來弄死那礙事的老不死。」

若是他們乖乖待在山莊里養身子,不回府,她也不會想到害死他們。

現在……

處處阻撓她,那就怪不得她心狠手辣了。

……

距離午膳還有兩三個時辰,雲輕歌便跟著哥哥去了後院里走走。

「哥哥,侯府最近還有別的大事發生嗎?」

她知道自己離開得太久,以至於讓哥哥獨自在侯府面對這些。

她心疼哥哥,同時也在想,哥哥何時能娶個嫂子。

聽見她如此問,雲子淵面露肅穆。

「事情發生了太多,要一樁樁與你說,恐怕不好說。」

「那你就撿重點的事情給我說。」

看著妹妹坦然又好奇地雙眼發光的模樣,雲子淵失笑。

「倒也是有不少事,父親他……進來身子不太好了,時常在早晨時咳嗽不止。請了大夫給他開了藥方調理。」

雲輕歌揚眉。

劇情來得比書里的快。

這時系統提醒了她:「因為二房的人等不及了,你可得打起精神呀!」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嫌棄地說:「用不著你提醒。」

當然,這句話也只是她在心底罵系統的,哥哥是聽不見的。

雲子淵又道:「父親還聽二房的蠱惑,說是要給我娶妻,好給侯府沖喜。這樣父親的病會好得快。」

「胡扯!」

「江玉香已經到處在給我物色姑娘,不過,輕歌你大可放心,這事兒我能自己解決。」

看著哥哥如此沉穩的模樣,雲輕歌輕輕點點頭。

她相信哥哥會解決。

「還有便是……我已經找到了二房不少證據,雲澤宇這傢伙的官文是二房拖娘家人買的官,現在可是各種贓款都拿在手中吃喝玩樂。」

這事兒,讓雲輕歌雙眸大亮。

「這可真是大好事!哥哥,證據什麼的一定要好好保管!」

日後要二房再也翻不起浪花!

雲子淵點點頭。

兄妹兩又說了些事兒,突然一名丫鬟匆匆忙忙過來喚道:「少爺,靖王妃,不好了,老夫人和大老爺忽然倒下了。」

她說的急促,而且一直都伺候在祖父祖母身邊的丫鬟,倒也不會讓雲子淵和雲輕歌懷疑。

「什麼?」兄妹兩同時出聲。

尤其是雲子淵,面露出了幾分古怪。

「剛剛還好好的,怎麼我們一走,祖父祖母都倒下了?」

這算是什麼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