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二老的危機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2:35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柳眉輕揚了幾分弧度,已經猜測到了些許問題。

肯定是江玉香想來個一石二鳥,既想害死祖父祖母,又想把她拉下水,所以最後決定讓她成了這背鍋俠。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哥哥,沒事,我們趕緊去看祖父祖母。」

雲子淵忙不迭點頭,心頭一陣不安。

兄妹兩趕到了祖父祖母的屋中,雲輕歌剛踏入之時正好就聽見了江玉香的話。

「侯爺,這事兒妾身也不明白怎麼回事,平日里母親和父親都好好的,怎麼今日這靖王妃一回來,就成了這般模樣?」

一時間,所有人都看向了踏入門內的雲輕歌。

侯爺也轉過頭落在雲輕歌臉上,當看到她半張臉的瘢痕時,臉色更加陰沉了。

「是不是你,你對你祖父祖母做了什麼?」

此刻脾氣上來的侯爺已經沒有任何思考機會,在心頭認定了這事情就是雲輕歌做的。

被他這一聲吼聲鬧的,雲輕歌覺得好笑。

「我做什麼了,還請侯爺明確。」

她叫的是「侯爺」而非「爹」。

所有人都注意到這稱呼。

雲子淵慌忙拉住了雲輕歌的衣袖,提醒她不要太衝動。

雲輕歌反而淡定地回頭看了哥哥一眼,轉回目光直視著侯爺的怒目,反而雲淡風輕地揚起唇角露出一抹冷冽的弧度。

「你說說看,我做錯了什麼事?」

「你!你還嘴硬是吧?母親父親就是與你在一起之後,就中毒倒下了,你倒是說說看,這事兒除了你做還有誰?」

「為何是我?證據呢?」雲輕歌心底很想把他趕走,上前探查一下祖父祖母的脈象,可奈何侯爺在那方鬼吼鬼叫,根本沒有她的機會。

她心底那叫一個憋悶。

下毒什麼的,肯定祖父祖母最親近之人。

而這人,肯定是被二房輕易收買了,合夥起來害人。

她沒想到剛好就在今日她回府時,故意鬧出這麼一出。

江玉香這女人到底有沒有腦子?

「證據?」江玉香聲音有些激動,「侯爺,既然要證據,最好的法子就是搜她身。」

侯爺點點頭,立刻派人上前去給雲輕歌搜身。

「慢著!」雲子淵大步上前攔在了妹妹的面前,「誰敢動!」

「子淵,你這是大逆不道,你想忤逆你父親?」江玉香故意端著長輩的姿態,這樣一來,她就是如此訓斥,也不會讓侯爺覺得反感。

侯爺心頭也覺得煩悶,見雲子淵這兒子也是吃裡扒外的,上前揚起手掌就要閃下來。

他最近病重,身體軟綿無力,易怒浮躁。

揚起手的剎那,他便在心頭想到,若是這一掌打死了這沒臉沒皮的嫡女嫡子,倒也省事!

然而,手在半空被人截住。

雲子淵往日的溫潤儒雅模樣瞬間變得凌厲,他抓住侯爺的手腕,看似瘦弱的手臂卻相當有力。

「孽障!」侯爺生了一場重病,自然不是雲子淵的對手,怒罵起來。

「父親,在沒有事情真相之前,你不分青紅皂白打人,說出去都是要讓帝都其他人笑話。我與輕歌一直在一起,如何會有問題?」

侯爺怒,「你說沒問題的話,便讓人搜身,用清白自證!」

雲輕歌拉扯一下雲子淵說:「哥哥,我過去看看祖父祖母。」

「站住,你別碰父親母親!」侯爺簡直如同一隻暴躁的獅子,除了大吼之外,他也做不出別的事情。

雲子淵卻捏著侯爺的手不放,給了妹妹一個極其堅定的目光。

「輕歌,看看祖父祖母如何了?」

如今他也實在不想再忍氣吞聲了,受夠這個家裡的所有壓制和不公平。

所以,他會儘快把侯爵之位拿到手。

雲輕歌十分詫異地看著雲子淵。

沒想到……

一直溫潤如玉的哥哥,動起手來竟然男友力爆棚,看起來帥炸了!

她一直以為哥哥是個斯文人,更加不可能會去跟人打架,若是真的打起來也是被暴打的……

可她現在想起來,哥哥自幼習武。

畢竟他們鎮國侯以前可是武將出生,雲家子女誰不要習武?哥哥若不是身體不好,必然也是棟樑之才。

她收回目光,來到床沿邊,現在她也不在乎這些人是否知道她會醫術。對這侯爺和二房,她不過當成了陌生人罷了。

她查了兩位老人的脈象,神色多了一分怔忪。

「輕歌?」雲子淵察覺到她的神情不對勁,連忙問道,「祖父祖母如何了?」

這時候侯爺也不吼了,一副見鬼般的神情看著雲輕歌,有點懷疑眼前這不是他的女兒雲輕歌。

江玉香才是覺得最不妙的,看向雲輕歌尖著嗓音叫道:「雲輕歌,你害的父親母親卧床不起,現在還想再害一次?」

雲妙音也挽著江玉香,不過並未出聲,反而奇怪地打量著這一對兄妹。

往常慫的跟個包子似的兄妹兩,今日卻如此囂張。

她覺得,這形勢對他們二房是分別不利。

雲輕歌抬起頭看向江玉香,眼神凌厲如刀。

她如此銳利的眼神,竟是驚得江玉香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

這死丫頭,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眼神?

江玉香好半晌才穩了穩心緒,一副不怕的樣子又叫著:「我們已經讓大夫過來看過了,二老肯定沒事,你這是還想害第二次送二老去……」

「閉嘴!」侯爺一聽,猛地呵斥了一聲。

江玉香這會兒說這番話無疑就是在詛咒二老。

這麼可惡的言語,從這個女人尖利的嗓音說出口,令人反感。

被侯爺吼了一嗓子,江玉香委屈地低下頭。

雲輕歌看向一直侍奉在二老身邊的丫鬟明珠問道:「大夫來看過了嗎?大夫說了什麼?」

明珠點點頭:「大夫來看過了,還說這不是什麼大病,只是中了毒,不過不需要服藥,只要稍稍休息幾日就能好。」

「呵。」雲輕歌冷笑一聲。

稍稍休息幾日就能好?

真當老人家的身體很強壯?

這大夫看來也是江玉香早有預謀安排好的,胡說八道一通。

畢竟,整個侯府里可沒幾個人懂醫術。

這毒,若是再這個趨勢擴張下去,二老必死無疑!

她說:「哥哥,拜託你把這些無相干的人趕出去,我給祖父祖母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