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冒起古怪的想法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9:01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很無語,「……看什麼?」

「爹爹不舒服呀!」蘇小陌抬起小手指著風千墨,睜眼說瞎話。

蘇小野坐在風千墨的身側,暗暗翻白眼。

哥哥啊哥哥,這個蠢蛋!

果然,有些事情絕對不能讓哥哥做,只有越搞越砸的可能。

蘇雲沁扶額,有一種無力之感。

她看著棋案前那似笑非笑的男人,可看不出任何的不舒服之色,反而意氣風發的模樣,氣色好到沒朋友。

「行了,演夠了就適可而止。」蘇雲沁輕輕給了兒子一個暴栗。

挨揍的蘇小陌這下是消停了,只好捂著腦袋,委屈巴巴地看著她。

蘇小野這時候也丟下了手中的棋子,慢悠悠地從椅子下來往哥哥的方向走。

「哥哥,走啦。」說罷,她還特地用力拉扯了一下蘇小陌的衣袖。

隨著她的拉扯,兩個娃娃走了出去。

屋門關上,孩子一走,頓時就安靜了。

棋案邊的男人似乎並沒有要開口說話的意思,直勾勾地看著還站在門邊的她。

蘇雲沁收斂了幾分飄飛的思緒,大步走向他的棋案。

「最近死哪裡去了?」都敢夜不歸宿了!

好歹他們還是「夫妻」,怎麼著都得交代一句吧?

風千墨揚唇,從女人的言語之中感受到了濃濃的關懷之意,心情頓時飛揚不止。他忽然拉過蘇雲沁的手腕,將她拉扯著至自己的腿上坐下。

蘇雲沁也沒有反抗,自然而然地便坐在了他的腿上。

「幹嘛?以為這樣抱著就不用交代了?」

「殺人放火。」他簡單地說了四個字。

無疑是在回應她之前的問題。

蘇雲沁錯愕了一下。

玄王果然是他派人殺的?

「明日拍賣會你便明白了。」男人不動聲色地捲起她的一縷長發在指尖把玩。

蘇雲沁在他的腿上動了動,想脫離這男人的懷抱。

她只是擔心他蠱王發作了,到時候……

「沒有其他要問的?」沉而磁性的嗓音自她的耳畔響起,那語調很平靜。

蘇雲沁轉回頭來,目光中還帶著幾分疑惑,「你應該不是那種任人擺布的人,你殺了玄王,難道也順便把漠北王也給殺了?所以得月樓其實已經被你這土匪給搶了?」

否則……還有更正確的解釋嗎?

聽見她用「土匪」形容自己,某男的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一下。

小女人還真是一點都不可愛。

難道他的模樣真的很像土匪?

發現某男臉色黑沉了,蘇雲沁知道自己應該猜測得八九不離十了,無奈地說道:「還真是啊,蠱葯你拿到了嗎?」

既然得月樓在他的手上,那葯……

「你要的葯,還未找到。孤派人翻遍了整個密室,都沒有佛光金蟬。」

他說罷,語氣有些沉冷。

一想到她費了這麼大的勁,結果全是白忙一場,心底就有股惱意。

蘇雲沁一聽,心情瞬間跌入谷底。

「怎麼會……」

「還有一種可能,便是有人提前取走了。」風千墨終於鬆開了把玩在指尖的髮絲,幽冷的瞳孔里滿是冰渣子。

得月樓的老闆沒膽這麼做,但其他的漠北人就不一定……

蘇雲沁捏拳,眸光一沉,「我親自進去看看!」

「嗯,我陪你。」他看了她一眼,不等她說什麼,將她從腿上扶起。

蘇雲沁感覺到一隻大手托著她的腰際,扶著她起身,那指尖好似還有意無意地摩挲在她的腰際上。

這感覺……真像是被他給吃了豆腐似的。

風千墨起身率先握住了她的手,將她牽著往外走。

被他牽住手的剎那,那股強烈的心安感讓蘇雲沁心底越發安定。

入了得月樓密室,她仔仔細細翻找了一遍,甚至連每一個角落都沒有放過,確實沒有!

再從得月樓出來時,天色已經全黑了。

「有其他人率先將葯給取走了。」蘇雲沁蹙眉,這是她唯一可以用作解釋的法子。

風千墨頷首。「嗯,得月樓老闆說過,佛光金蟬的確記載在明日的拍賣會的物件中。」

「……那漠北王,你當真殺了?」

不知為什麼,她冒起了古怪的想法。

如果是真的殺了,還有誰知道這些東西?

那單雲一看就不是好對付的主,他會不知道天玄國的暴君是何性子。

風千墨沒有回應,眉蹙著,眸光沉沉。

邪風將漠北王的首級取回之時,他並未多看就吩咐燒了。

畢竟邪風辦事,他從來不會懷疑。

如今一想……男人眸光狠戾。

蘇雲沁雙手握拳,唇緊抿,此刻只覺胸口被一顆巨石壓著難以呼吸。

……

翌日,得月樓。

關門一月地得月樓今日終於開門迎客,剛開門,賓客滿至。

整個樓中便坐滿了人。

蘇雲沁一手牽著一個孩子跟著風千墨入了得月樓,直至上了二樓。

她看著走在面前的墨衣男人,握著兩個娃娃的手更緊了幾分。

計算著日子,也要到風千墨蠱王發作之日了。

在蠱后救了她命之前,她擔心雖有,卻想到他至少能抱住自己沒那麼狂暴,可現在身上有蠱后,她連主動牽他手的勇氣都沒有。

真怕一個牽手就看見他眼底的隱忍之色。

幾人落座后,風千墨牽過蘇小野放在身邊。

大人坐中間,孩子坐兩側。

風絕舞跟著進入的時候,看著他們一家子的陣仗愣了一下,扯了扯嘴角:「我咋覺得我是多餘的?」

風千墨散漫地抬眸瞥了她一眼,彷彿是在用眼神告訴風絕舞,她就是多餘的。

感受到來自風千墨的眼神威脅,風絕舞只好投降了。

「咳咳……那我去別的雅間好了。」

蘇雲沁剛想喚住她,她卻跑得比兔子還快。

其實看今日這陣仗,雅間恐怕已經都滿了。

她轉頭看向風千墨。「你就不擔心自己的妹妹?」

看他這淡淡的神色,她都有些無奈了。

「比其她,孤喜歡擔心你。」某男說這話時,面不改色。

蘇雲沁連忙看向兩個娃娃。

蘇小陌伸手捂住了耳朵,裝作一副沒聽懂的樣子。

蘇小野則是抬頭看天花板,神遊天外中。

這種蜜汁讓人泛甜的情話,能不能不要當著孩子說啊!

蘇雲沁瞪他一眼,收回視線。

「隔壁是君明輝。」哪知,風千墨又說了一句。

這時從隔壁傳來了說話聲。

「你們這雅間挺空的,給我一個位置唄!」正是剛剛「逃」出去的風絕舞。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一名侍衛立刻呵斥:「大膽,太子殿下的雅間豈是你能坐的?」

「太子又如何,我還是公主呢!」

光聽隔壁聲音,蘇雲沁已經可以想象隔壁的情況了。

她了解君明輝,他若非不是有特別想要的東西也不會來參加這樣的拍賣會。

他來這兒做什麼的?

玄王剛死之事已經鬧得滿城風雨,今日拍賣會上大部分人都在議論最近天焱發生的怪事。

不過外面再多的嘈雜都被雅間里的一切給隔絕了。

忽然,下巴一緊,溫涼的指尖捏住了她的下巴,將她的臉扳正。

猝不及防下,她對上了他的眸子。

「孤會吃醋。」他很不滿。

蘇雲沁拍開他的手,瞄了兩個娃娃一眼,「別鬧,孩子都還在呢!」

「我們什麼都沒有看見。」蘇小陌一聽被點了名,慌忙抬起小手搖著,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樣子。

蘇小野嘴角抽抽,低下頭裝作什麼都不懂。

風千墨瞥了兩個小傢伙一眼,眉皺了皺。

嗯……這兩個小傢伙有時候有些麻煩,尤其是在他想跟小女人親昵時。

下方有人宣布拍賣會開始,每出一件寶貝,幾乎是立刻就被人給搶光了。

競價的聲音越來越大,幾乎要淹沒隔壁屋子的爭吵。

實則,都是風絕舞一人在說什麼,至始至終都沒有聽見君明輝開口說什麼。

終於,當拍賣會到達最後時,那人忽然說道:「這最後的寶貝,便是我們得月樓的鎮樓之寶,佛光金蟬!」

聽見這話,蘇雲沁眸光赫然一凜,站起身來走到了窗邊往下看。

果然,拍賣台上放置了一隻用紅布遮蓋的錦盒。

她狠狠捏住了窗沿,眸光沉沉。她轉頭看向風千墨,發現男人的神情也有些意外。

顯然……這也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風千墨起身走至她的身側往下看,蹙眉。

「看來有別人在暗中操縱,你這是給別人撿了個大便宜。」蘇雲沁輕哼了哼,「那葯,我必須拿到手!」

風千墨沉默不語,凝著錦盒,幽瞳中寒光乍然。

下面開始叫價了,「一千兩。」

「二千兩!」

價格一直被往上叫著,從未停止過。

蘇雲沁坐不住了,「一萬兩,黃金!」

不管怎樣,這得月樓既然是風千墨的,怎樣叫都不要緊吧?

下方的人果然因為這突然的天價而停止了叫價。

「一萬兩黃金一次,一萬兩黃金兩次,一萬……」

「嗖」地一聲響,那負責拍賣會的小廝聲音戛然而止,只見一隻暗箭穿透了他的咽喉,致使他瞪大眼睛倒地。

瞬間,場面混亂不堪。

有女人孩童尖叫的聲音,還有凌亂的腳步聲。

蘇雲沁低咒了一聲,從懷中摸出長鞭正要卷縛住那拍賣台上的東西,手腕卻被身邊的男人赫然抓住。

她不解地轉頭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