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左右逢迎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5:46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站在原地沉思。

關於安諾晨,他一直有太多的疑惑。

他跟安然是兄妹,跟安心也一樣是。

安家並沒有薄待他,他既然會為了安然的仇恨而恨安家,這有些說不過去。

以前他一直以為,安諾晨對安然這麼好,肯定是有別的目的。

可是今天,聽林管家這樣一說,他才忽然間覺得……這個安諾晨是真不簡單。

左右逢迎,他是想做什麼?

難道他不知道,安然有多信任他,不知道他的背叛,於安然來說是怎樣的毒嗎?

「少爺……」

喬御琛看向林管家:「你覺得呢?」

「這畢竟是夫人娘家那邊的家務事,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讓夫人知道的。」

喬御琛抱懷,沉聲:「如果安然知道,幫安心差點害她失去孩子的人是安諾晨,她會不會瘋掉?」

林管家也是猶豫片刻:「那……當如何是好?」

喬御琛凝眉:「你覺得,安諾晨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我也實在是想不通,在我看來,安總為人不至於那麼混。而且,上次我跟夫人兩個一起去安氏集團的時候,我也親眼看到安總跟安心小姐發生爭執,還打了她。安總事先也並不知道夫人什麼時候才會過去,那樣子真不像是裝出來的。」

喬御琛眼眸更加深沉了幾分。

林管家想到什麼似的道:「哦對了,那天,安心小姐說了一句話,她說,安總和夫人還真是兄妹情深。她才剛說完,安總就呵斥了她,當時,她眼神裡帶著不屑,問安總,說是不是怕她把安總的秘密說出來。聽安心小姐這樣說完后,安總就有些惱怒的派人往外趕安心小姐。」

喬御琛凝眉看他:「秘密?」

「是啊,這秘密到底是什麼,我並不知道,因為安心小姐並沒有說,只是當時,她罵了夫人說夫人狐媚子,勾引男人,被安總打了一巴掌,之後,安總才把她趕走了。」

喬御琛搖了搖頭,不對,這其中分明就是有什麼問題。

「少爺,要不要我去打探一下這個秘密?」

「既然是沒有什麼人知道的秘密,你想調查,就會很難,安心那天沒有說出這個秘密,就證明,這個秘密於安諾晨來說很重要,她會留著這個把柄來拿捏安諾晨,所以,她也不會輕易說出來的。」

他拍了拍林管家的肩膀:「好了,這件事,容我再考慮考慮,時間不早了,你先去休息。」

「好的少爺,對了少爺,老爺子那邊……今天傍晚,他又給我打了電話,說要見你一面。」

「你告訴他,我沒時間,以後我有時間,自然回去探望他,讓他好好養老吧。」

喬御琛說完,轉身往樓上走去。

林管家擔心的道:「少爺,您是因為我跟金楠的事情,所以才會給老爺子禁足的嗎?」

「為了你們,也為了我和安然,他一個人被禁足,我們四個人都能過上幸福安定的生活,怎麼算,這都是最容易走的一條路。」

「可是……」

「林管家,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是覺得,我做為孫子,不該這樣對自己的爺爺。」

林管家未言語。

喬御琛笑了笑:「他做為爺爺,也沒有為我盡過什麼做爺爺的義務,如果他以為,做爺爺只是高高在上的對孫子的人生指手畫腳,那他可就大錯特錯了。

我還是那句老話,從前,在不影響我生活和心情的情況下,我可以適度的寬容他,容忍他,由著他亂來,但是現在,我有了我想要守護的妻子和孩子,他若還想像從前一樣,那就真的是在做夢了。

在妻子和孩子的幸福面前,我會優先拋棄他這個,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利用價值的爺爺,任何人都有資格埋怨我,但是他沒有,畢竟,這也算是……從他身上,學以致用了。」

他說完,回身上樓去。

林管家呼口氣。

他本意上,是希望少爺可以給老爺子自由。

可如果老爺子得到自由的結果是,讓夫人和楠楠都不好過……

那他倒寧可站在少爺這邊。

起碼,這樣可以守護每個人生活的平和。

他垂眸,眉眼微微上揚了幾分。

如老爺子所說那般,他,果然也變了。

他不再多想,回房間,給金楠打電話。

樓上,喬御琛進來的時候,安然正在讀書。

她將書放在膝蓋上,看向他:「哇,你們兩個大男人,有什麼秘密,能聊了這麼久啊。」

「老爺子的事兒,林管家心太軟,希望我能夠給老爺子自由。」

他上床坐下,將空調被往她肚子上遮了遮。

安然道:「我實在是想不通,你家那個老爺子,到底有什麼好值得同情的,林管家還是心太善良了。」

他笑了笑,看到她手中的書,笑道:「青蛙王子?怎麼不讀心靈雞湯了?你不是說,要在孩子出生以前,多給他灌點雞湯嗎?」

「我今天看了一篇報道,一對小夫妻,給自己的孩子的一封信,信里說,他們很抱歉,不能讓孩子讀三萬塊的學前班,不能讓孩子上一年學費十萬的雙語幼兒園,更沒有辦法花八百萬買學區房。

可是他們願意辭職帶孩子去週遊世界,讓孩子從小適應不同的環境,融入不同的社會。本來,好多人都被塞了一嘴的雞湯,覺得備受鼓舞,因為現實生活作中,買不起八百萬學區房的人佔百分之九十九。

可是呢,我在後面的評論中,看到了不同的聲音,這個人說,這碗雞湯里還摻雜了半份雞屎。因為現實生活中,也有很多人,即便不辭職,也沒有錢帶孩子去週遊世界,更別提他們還是要辭職帶孩子出去了,那可能只能出去要飯週遊世界了。

這對辭職帶孩子出去週遊世界的夫妻,他們到底是有錢還是沒錢呢?他們的行為,給了很多人鼓舞,可也同樣讓很多人,即便想要模仿,卻也無從下手。

這個人在評論里說,人不能被雞湯荼毒,畢竟,所謂的雞湯,也是要建立在一定的條件之上才能喝的,我想了想,覺得這話還是很有道理的,沒毛病。所以以後,我不再給孩子灌雞湯了。」

喬御琛將她摟在懷裡:「我有的時候倒的確想不明白,你為什麼會喜歡看心靈雞湯,在我看來,那些話,明明也就是給弱者一個借口而已。」

安然挑眉:「那你怎麼以前沒有跟我說?」

「會看雞湯,證明你還是想進步的,總比讓你自我頹廢的好,」他說著,壞笑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再說了,你這麼聰明,現在不是已經自己找到了正確的方向了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撇嘴,慢悠悠的將書放到了床頭柜上。

「不早了,早點睡吧。」

喬御琛側身靠在她身邊,手輕輕的揉捏這她的手:「今晚我們……」

「不可以,很累。」

「這是最後一次,嗯?」喬御琛眉眼間帶著一抹討好的笑。

安然撇嘴:「大前天晚上,你也說是最後一次了。」

他壞笑,去吻她,「今晚才是真的最後一次,我保證。」

安然也是最近才知道,什麼叫做信鬼話都別相信男人的話。

好在,他還知道她懷孕了,動作很輕柔。

完事兒后,他動作輕柔的幫她擦洗了一下。

她懶洋洋的躺在那裡,看著他:「資本家,今天可是你說的,這是最後一次了,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喬御琛勾著她,表情愜意:「是我在受累,你還這麼多埋怨。」

安然白他一眼:「現在,你可以閉嘴了,我要睡覺。」

喬御琛笑了笑,看著閉著眼睛的她,他有些犯愁。

安諾晨的事,該怎麼告訴她呢。

她會不會因此而情緒崩潰呢?

為了這事兒,他晚上竟然還失眠了。

半夜,他的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肚子,心思很深。

而她睡的很沉,好像早就習慣了他的動作一般。

第二天一早,她醒來的時候,喬御琛還在睡著。

她一動,他也立刻睜開眼。

「醒了?」

「有些餓,」她下床,準備換衣服:「最近我的飯量好大,你覺得我的臉有沒有變的很圓。」

他坐起身,看著她的臉,咧嘴一笑:「我倒沒覺得你臉上怎麼樣,倒是你身上……」

他看向她胸前的位置:「長的不錯。」

安然白了他一眼,攏了攏自己的衣服:「你這資本家真是沒救了,我懶得跟你說,我要下去吃飯。」

喬御琛笑了笑,也穿上衣服去洗漱,跟她一起下樓吃飯。

見到林管家,他們兩人眼神交匯了一下。

林管家道:「少爺,夫人,早餐已經準備好了。」

喬御琛點頭:「你讓大家都先出去吧,一會兒等安然吃完飯,我有話要跟她聊一聊。」

林管家點頭,讓眾人出去。

安然不解的笑了笑:「有話就不能在房間里說啊,幹嘛還要讓別人迴避,讓人家怪不方便的。」

「等你吃飽了再說。」

安然撇嘴:「我怎麼有種……吃飽了要被拉出去宰掉的感覺,這不是斷頭飯吧。」

喬御琛笑了笑:「反正不是什麼好消息,所以你要多吃點,做好心理準備。」。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