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是真的很珍惜你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5:53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白了他一眼:「被你說的我都沒有食慾了。」

喬御琛笑,親自幫她夾菜:「當然,也沒有那麼嚴重,總之先吃早飯吧,我是不想被這種事兒影響了心情。」

安然想了想,如果真有什麼大事兒,喬御琛應該也就不會再和么悠哉的陪自己吃飯了吧。

想來想去,她決定好好吃飯。

畢竟,她餓了這事兒是真的。

吃過飯後,喬御琛和安然來到了餐桌邊。

她拍了拍自己的心臟:「來吧,說吧,什麼事兒,我做好心理準備了。」

喬御琛看她:「是關於……安諾晨的事情。」

「我哥?」安然納悶:「我哥怎麼了?」

「安然,你還記得之前,你被我爺爺的人拉進醫院,要強迫你做檢查的事情嗎?」

安然點頭:「後來,你不是說,那是個陷阱,是安心想要害我失去孩子設好的圈套嗎?」

「當時,我一直以為,跟安心聯手的幕後黑手一定是我家老爺子,可是沒想到……我們都想錯了,支持安心,在外面幫她花錢,買下主刀醫生她弟弟需要的臟器的那筆錢,是從安氏集團周轉出來的,當時簽字的人不是別人,就是安諾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愣了一下,看向他:「你說什麼?」

喬御琛知道,她聽到了,只是不敢相信。

「這件事兒,林管家生怕弄錯,所以派了兩批人去調查,甚至還翻了安氏集團的財務賬目和批款簽字,他已經確認無誤了,簽字的人,的確是安諾晨。」

安然閉目,只覺得一陣心疼。

喬御琛看著她,又看向立在一旁的林管家。

林管家點頭,轉身出去。

喬御琛道:「我知道這個消息后,一直在猶豫,到底該不該告訴你,之所以會猶豫,就怕你會像現在這樣難過。」

安然微微睜開眼,看向身前的茶几邊緣,心裡像是被凌遲過。

怎麼可能是會她大哥。

她那麼……那麼信任他。

他怎麼可能會去幫著安心對付她……

「我不信,我哥一定不會這樣做的,一定是……一定是哪裡出了什麼差錯。」

她搖頭,眼神里滿是茫然的看向喬御琛:「一定是哪裡不對勁,對不對,你也見過我哥的,他對我那麼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是他。」

「是他,一定不會錯,可是我也相信,他一定是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那天,你在安氏集團碰到安心和安諾晨吵架的時候,是不是也聽到安心說什麼……秘密了?」

安然仔細回憶了一下,點頭:「的確是說了,只不過,安心沒說那秘密到底是什麼。」

她看向喬御琛:「林管家還說什麼了嗎?」

「他倒是沒說什麼,我覺得這事兒只有安諾晨能告訴你答案。」

安然站起身:「我去找他。」

喬御琛拉住他的手腕:「萬一,我是說萬一,他就是那種在你跟安心中間左右逢迎的人呢,到時候你要怎麼辦?」

「不可能,」安然的音量不自覺的高了幾分。

「我也希望不可能,可是你現在要一個人去找他,我總要幫你排除一些危險的可能性,既然安諾晨背叛你的事兒已經是事實,那你就不能排除他會傷害你的可能。」

安然搖頭:「你別說了,我絕不相信他會傷害我,我這就去問他,我要他親口告訴我,他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說完,就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喬御琛跟上前:「我跟你一起。」

「我自己去,」她表情堅持的看著他。

「我送你去,不然我也不可能會放心的。」

喬御琛這樣說,安然沒有再反對。

他和林管家一起護送她來到安氏集團。

在公司樓下,安然道:「我自己上去。」

喬御琛看她,「我跟到樓上,不進他辦公室。」

安然本想說什麼,林管家道:「夫人,你就讓少爺跟你上去吧,不然他不會放心的。」

安然看向喬御琛,最終走過來拉著他的手,跟他一起上樓。

來到總裁辦公室門口,秘書要去彙報的時候,安然已經推開了安諾晨辦公室的門。

她回頭看向喬御琛:「你等我。」

喬御琛對她笑了笑:「不管結果如何,都多為自己的身體著想,你還有我。」

看著他寬慰的笑容,安然心裡忽然覺得有些酸澀。

她點了點頭,對他抿起唇角,關上了安諾晨辦公室的門。

見她過來了,安諾晨臉上帶著笑意:「然然,你怎麼過來了。」

安然走上前:「哥,你有時間嗎,我想跟你談談。」

安諾晨點頭,痛快的起身,走到她身邊。

「過來坐,下次你要跟我談什麼的時候,告訴我,我去找你就是了,你別頂著個大肚子到處亂跑,知道嗎?」

安然看著安諾晨,滿臉的詫異。

這是諾晨哥啊,他對自己那麼好,怎麼會呢。

「然然?」

安然回神,看向他。

他有些擔憂的看著她的臉:「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難事兒,怎麼臉色看起來這麼難看。」

安然咬唇:「這話,我想問你,哥,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難事兒?」

「我?」安諾晨挑眉:「沒有啊。」

「沒有?沒有嗎?」她疑惑的看著他。

安然不禁笑了起來:「當然沒有,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忽然間這樣問。」

安然執著的繼續問道:「你跟安心之間,是不是有什麼我不知道的秘密?上次,安心不是說,什麼秘密的了嗎?」

安諾晨臉色一緊:「嗯?有嗎?我怎麼不記得了?」

「哥,」安然聲音有些幽怨:「什麼時候開始,我跟你之間,已經不能再分享秘密了嗎?」

「然然,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忽然間跟我說這種話?我跟安心之間怎麼會有什麼秘密,你才是我最珍惜的秘密呀。」

「那麼……你告訴你,之前你給在美國的安心撥款,讓安心幫要害我的醫生購買臟器,是為了什麼?」

安諾晨怔住。

安然眉眼間帶著一抹倔強,聲音大了幾分:「你給我一個答案,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幫她,你知不知道,安心給我設了一個圈套,要害死我的孩子。」

安諾晨垂眸,避開了安然的視線。

「哥……」安然雙手握住他的雙肩,強迫安諾晨看向自己:「你告訴我,你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你到底……到底有多少事兒在瞞著我。」

安諾晨閉目:「然然……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這不是理由,不是,我要聽你真實的想法。」

「我只是……只是覺得安心有些可憐,她說自己被喬家人趕到了美國,身上沒有錢,日子快要過不下去了,所以我才動了惻隱之心,給她撥了款。」

她無奈:「給她的生活費,多達三千萬?」

安諾晨沉默片刻,點頭。

「你在撒謊,即便你真的只是要幫她渡過難關,你也不可能給她那麼多錢,那時候,安氏集團的情況也並不好,這三千萬,對於安氏集團來說,並不是什麼小數目。」

「你信不信隨你,總之……這件事,我沒有別的解釋。」

安然冷笑:「好,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因為……我怕你會難過。」

安然鬆開握著他雙肩的手,起身,低頭看向他:「是嗎?」

安諾晨低垂著頭,沒有做聲。

安然點頭,臉上帶著一抹無奈的感傷。

「我一直都以為,我有一個全世界最好的哥哥,我的哥哥,雖然跟我不是同一個母親,但他格外的疼我,雖然我沒有享受過父愛,但是母愛,阿姨愛,兄長愛,朋友愛,我從來沒有缺少過,不管怎麼說,對這樣的我來說,都是幸福的。

可我從來沒有想到,原來我的哥哥,戴著一張面具,摘下面具后的這張面容,可以騙我,可以幫別人害我,可以背叛我,這樣的哥哥,我根本就不認識。」

安諾晨閉目,沒有說話。

安然深吸口氣:「可是,不管怎麼樣,我還是要謝謝你,起碼,你沒有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背叛我,如果那時候,你反手幫安家,我只怕現在早就已經活不下去了。我是該謝謝你,在那時候對我手下留情了。」

她知道,自己在氣頭上說的話真的很難聽。

可是看到安諾晨這樣不解釋,不挽回她的樣子,她心裡是真的難過。

她有多在乎這個哥哥,現在,心裡就有多埋怨他。

為了不讓自己說出更難聽的話,她咬唇,轉身就走。

安諾晨抬眸,望著她的背影,眼神裡帶著一抹傷感。

「然然。」

安然滯住腳步,可是卻並沒有回頭。

「即便全世界所有的人都背叛你,我也不會。即便全世界所有的人都不要你,我也會要。即便你現在要我的命,我也可以給,所以……你能相信我,是真的很珍惜你這個妹妹嗎?」

安然緊緊的握住拳心。

「然然,我的確……的確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因為我不想失去你,所以我現在什麼都不能告訴你,你能明白我的無奈嗎?」

安然回身,看他。

安諾晨對她笑了笑,只是這笑容,分明的牽強:「然然,你還能相信我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