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真是個機智的姑娘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9:08
A+ A- 關燈 聽書

「再等等。」他一字一頓地提醒。

男人的瞳眸凜冽寒涼,每一個字都帶著寒涼的懾人之意。

他便用如此的目光直視著她的眼。

蘇雲沁抿唇,還是聽他的,收回了長鞭。

而下方的那隻錦盒正靜靜地躺在那方,無人上前去將錦盒拿起。

她緊緊凝著那隻錦盒,也察覺到了幾分蹊蹺。

正常人的話,看見這麼珍貴的藥材在這裡,趁亂肯定會拿走,此時此刻混亂的場景下,竟然無人要動手將葯取走。

有詐!

蘇小陌和蘇小野湊了過來。

「爹爹,娘親,下面就是妹妹的葯。」蘇小陌說罷,把懷中的小紫給拋了出去,「小紫,靠你了!」

蘇雲沁想攔住蘇小陌,可發現這手還沒有伸出去,紫色蜘蛛已經以極快地速度吐著蛛絲下去了!

「大寶,不許胡鬧。」蘇雲沁警告了一聲。

蜘蛛吐著絲黏上了錦盒,不少參與拍賣會的人皆已經逃往門邊,混亂中,唯有一身黑衣身形壯碩的男人忽然躍了過來,以極快地速度奪下了被蜘蛛絲黏住的錦盒!

那人抱住錦盒,手指著二樓叫道:「就是他們,殺了得月樓老闆,暗中冒充得月樓老闆在這裡賺錢。你們的錢都讓他們賺去了。」

蘇雲沁眼眸一深,盯著下方手指二樓的男人,冷冷勾了勾唇角。

他的皮膚黝黑,五官也極具漠北人的特色,顯然是為了那單雲的死而來。

風千墨眯眸看向樓下,目光幽幽游移至那人懷抱的錦盒上。

正在大家議論之時,只聽到「轟」地一聲響,黑衣人手中懷抱的錦盒忽然爆開,而他整個人也被這突然的爆炸給震飛了去。

因為這炸藥的威力不夠,只是暫時炸斷了他的一隻手臂。

四周驚呼聲更甚。

爆炸過後,那隻錦盒隨即摔在地面上,裡面空空如也。

蘇雲沁看向那早已空的錦盒,眸光一沉,手捏在窗沿邊,手指甲幾乎要陷入窗沿的木頭裡去!

黑衣人捂住斷臂的傷口,跌跌撞撞地爬起來,怒道:「你們好陰險歹毒,竟然使出這種下三濫的……呃!」

話還未說完,忽然一根肉眼很難所見的銀絲從後方扼住了黑衣人的脖子。

黑衣人倒地,身後只有一名身著藍袍的嬌小少年。

身形嬌小,她的體型與蘇雲沁相差不大,因為站在陰暗之處,無人看清楚少年的樣貌。

少年瞥了一眼二樓蘇雲沁的位置,一揚手,一隻飛鏢忽然朝著蘇雲沁的方向擲去。

眼看飛鏢要打在面門之上,蘇雲沁還未來得及出手阻擋,身邊的男人已經很快搶走了這隻飛鏢。

「上面寫了東西。」蘇雲沁眉一皺。

風千墨將信紙取下,瞄了一眼,遞給了她。

蘇雲沁讀著上面的內容,「想要佛光金蟬,讓天焱太子親自來取。」

天焱……太子?

君明輝!

「娘親,我們是不是要去找君蜀黍?」蘇小陌扯了扯蘇雲沁的衣袖,好奇寶寶狀。

蘇小野想拉扯住哥哥別鬧,可小手剛抬起,發現娘親的表情很嚴肅,都不好意思出聲了。

她也很好奇,君蜀黍和娘親怎麼了?

風千墨不動聲色地搶過她手中的字條,慢悠悠地道:「君明輝就在隔壁。」

雖然很不爽快,可又不得不說。

對方動手調換錦盒,親自點名要求君明輝親自去取,用意何在?

風絕舞也在隔壁。

蘇雲沁想到某男的妹妹也在,她沉了沉心思,「那我過去了哦?」

她故意說了這麼一句,特地看了一眼某男的表情。

風千墨沉著臉色。

他倒是想過去,不過他擔心自己會一個不小心控制不住脾氣,動手打了君明輝,到時候誰來替他們拿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更何況,當著孩子的面打他們喜歡的叔叔,這也著實不妥。

蘇雲沁不知道的是這麼短短的時間內,某男已經在心底計算著各種利弊了。她收斂下目光,大步走向隔壁,準備敲門時,門內又傳來了吵鬧聲。

「姑娘,既然拍賣會已經結束了,你可以離開了嗎?」君明輝的聲音怎麼聽怎麼都是很禮貌。

可風絕舞那蠻橫勁卻絲毫不減:「你是不是瞎的呀,沒看見隔壁有一對男女,我要是回去打擾了他們的好事,我皇兄會殺了我。」

蘇雲沁嘴角抽了兩下。

真是佩服風絕舞這姑娘,腦迴路當真跟正常人不一樣。

她抬起手重重敲了敲門,心情其實還有些忐忑沉重。

剛剛下方出手的人,君明輝肯定認得。

那藍衣的少年……跟君明輝是何關係?

「進來。」屋內的吵鬧聲因為蘇雲沁的敲門聲打斷,默了一會,君明輝才出聲。

蘇雲沁推開了門,正好看見了屋內的二人相對而坐。

君明輝倒是非常有太子的風範,坐直著身體,神色淡漠如水。反觀風絕舞……雙腳搭在桌上,一點姑娘家的樣子都沒有。

如此一來,同時貴族子弟,怎麼差別這麼大?

公主果然很紈絝。

「咳。」她輕咳了一聲,像是在醞釀。

「蘇姐姐!」風絕舞起身,「你怎麼來了?是皇兄讓你叫我回去了嗎?」

她暗想,剛剛樓下的事情可真是精彩紛呈,她都來不及參一腳。

君明輝看向蘇雲沁,抿唇。

他一直聽風絕舞「皇兄長皇兄短」還在納悶這是哪國的公主,這會兒看見蘇雲沁,他算是明白了,竟是風千墨的妹妹!

果然如傳言一樣紈絝又蠻橫不講理!

「嗯,你過去一下,我有事跟太子相商。」蘇雲沁點頭,抬了抬下顎。

風絕舞一聽,眼眸眸光閃爍了一下,又坐回了位置上,「那我更加不能跑了,我得留在這裡,看你們聊什麼呢?」

蘇雲沁:「……」

君明輝的眼中也盛著一絲絲戾氣,有些煩悶。

自從連了魔功之後,他的脾性也大大地改變了,這種改變是細小的,起初他根本沒有在意這些。現在,他發現他快要控制不住湧起的那股怒意了。

「好吧,這東西,君大哥可認得?」她將飛鏢和信紙一起放置在桌上。

君明輝垂眸,輕瞥了一眼信紙上的內容。

「太子?君大哥?」風絕舞在一旁咋呼,「你就是……」

就是她家皇兄的情敵呀!

不過後半句這話沒有說出口。

蘇雲沁朝著風絕舞揮了揮手,示意她趕緊離開。

風絕舞撇嘴,起身時,瞪了一眼君明輝,警告道:「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對蘇姐姐做什麼,我一定饒不了你!」

說罷,她大步往外走。

凝著女子那氣勢洶洶的背影,君明輝嘲弄地嗤笑了一聲:「想不到他妹妹這般性子。」

「呵呵……」蘇雲沁就笑笑不說話。

這位公主什麼性子又如何,至少她挺喜歡風絕舞的。

「我可以替你去取葯。」君明輝將飛鏢取過來,細細打量了一番。

蘇雲沁眉梢上揚了一分,「但是?」

沒有轉折?

他審視了一番飛鏢,定定地抬頭看向蘇雲沁:「但是,我需要你陪我一同去。」

果然……

蘇雲沁就知道他會給這樣的要求。

「君大哥……」

「知道奪葯的是誰嗎?」

「誰?」這確實勾起了蘇雲沁的好奇心。

她一個第一次來天焱國的人,肯定不認得這些人,更不可能樹敵。而風千墨……當時看情況,那出手的人分明就是奔著她來的,並不知道風千墨的身份。

奔著她來的?其實就是因為君明輝吧?

「她之前跟我有婚約,後來被我請求退婚。」

「噗!真的假的?」蘇雲沁驚愕地看他,「可剛剛出手的人,分明是個少年……難道她是女扮男裝?」

「嗯。」他應了一聲,目光灼灼地落定在她的臉上,「她叫水薇冰,水家在天焱是個大戶人家。」

蘇雲沁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解釋這麼多,但若是答應陪他是萬萬不可。

有過一次教訓,她不會再有第二次教訓了。

「你的意思是找個女人陪你,裝作你喜歡的女人,讓她死心是吧?」

這是什麼坑爹事。

「嗯。之前我回天焱時,一直打探佛光金蟬的下落,我沒想到她竟然做的這麼狠,提前動手。」

蘇雲沁抿唇。

她沒有回應,因為她萬萬不能回應。

君明輝微嘆一聲道:「不管你怎麼想,只是演一場戲……」

「演場戲呀,我也可以呀!」忽然,清脆的女音打斷了他的話。

君明輝跟蘇雲沁同時看了過來,就見本該離開的風絕舞此刻已經斜倚在門邊,正漾著一張完美張揚的笑臉看著他們。

她就知道這個君明輝不安好心,想讓蘇姐姐陪他?門都沒有!

她剛剛離開時就特地守在門口偷聽,果然如此。

「絕舞?」蘇雲沁很訝然。

她是完全沒意見的,就怕到時候某人知道會不高興呢。

君明輝轉過頭看向風絕舞,眼中閃過了一絲厭惡,「你?」

「演戲你怕什麼?還是你看人來演的?蘇姐姐早已名花有主,你不會這麼惡毒,還要去拆散人家家庭吧?」

「……」惡毒?君明輝嘴角狠抽。

他竟然被風絕舞給再次噎著說不出話來了。

蘇雲沁起身,「也好,若是你不願意的話,我再另行想辦法。」

不得不說,風絕舞真是個機智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