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等待時機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2:42
A+ A- 關燈 聽書

「你,你什麼意思?」侯爺眼睛瞪得老圓,「什麼叫不相干的人?」

他差點要被雲輕歌的話氣得一口老血噴出。

雲輕歌泰然無畏地看著他,面無表情說:「我什麼意思侯爺應該清楚。」

她說罷,從空間里取出了藥丸,塞進了祖父祖母的嘴裡。

「四姐姐,你給他們吃了什麼?」

雲妙音看著雲輕歌的動作,眼眸瞪大,一臉故作的驚恐。

她甚至懷疑雲輕歌難道真的有想害死祖父祖母的想法?有的話那正好,正中他們的下懷,倒也省得她和母親在這兒鬼吼鬼叫地演戲了。

更何況,就雲輕歌這模樣,裝作一副好像很懂醫術的模樣。

整個鎮國侯府誰不知道雲輕歌壓根沒有醫術,別說醫術了,這隨便從懷中摸出一顆藥丸都說不定是害死人的!

雲子淵臉色沉了幾許,便說道:「爹,還請你們先出去。」

「你放肆!」

「倘若祖父祖母出事了,我全權負責。可若是祖父祖母因為你們逗留而耽誤了醫治,這若是要讓陛下知道這事……」

提到這事,侯爺渾身一個激靈。

他什麼都不怕,他在侯府里可以對所有人指手畫腳,可唯獨最害怕聖上對他有一點心思。

他哪次在朝堂上不都是如履薄冰的?

「好,都出去。」他轉過頭看向江玉香和雲妙音。

「老爺……」

「爹,你瘋了嗎?」

「都出去!」

不過母女兩也只是假惺惺地叫了一番而已,二人對視了一眼,便主動走了出去。

她們就等著雲輕歌把這二老醫死了,到時候……呵呵。

二人走了出去。

侯爺也轉頭深睨了一眼雲輕歌,大步走了出去,心情沉重。

他擔心自己父母之餘,更怕雲輕歌真的一個不慎把自己父母給治死了,到時候……

若是真的……

他眼神一凜。

他一定親手打死這個孽女。

獨留在屋中的雲輕歌給祖父祖母服下了解藥,又施了針,對哥哥說:「應該沒事,等一個時辰后看看祖父祖母會不會醒來。」

即便她是大夫,也不確定祖父祖母會在何時醒來。

兩個時辰之內醒來便是最好的。

雲子淵抿唇說:「這事情一定要徹查。」

「哥哥,你剛剛太衝動了,惹怒了侯爺,日後你在侯府……」

「不用擔心,我有他們的把柄。」

雲輕歌一怔,站起身來走向雲子淵,「哥哥,你這樣會讓我擔心。」

「我不會喪命,我會足夠強大,能夠為你遮風擋雨。」他伸手輕輕拍在了她的肩頭上安慰,「只要我能。」

聽著男人那沉穩的嗓音,雲輕歌面上浮現了感動。

她一雙眸子里盈滿了亮光,輕輕點頭。

突然感嘆,有哥哥真是她穿書後最幸運的事情!

半個時辰后。

「咳咳。」祖父的咳嗽聲率先響起。

兄妹兩聽見動靜,立刻撲向了床邊,尤其是雲輕歌一把握住了祖父的手。

「祖父,你沒事吧?」

她湊到了祖父的面前,看見祖父和祖母都醒來了,心中一顆大石總算是放下了。

給病人解毒這種事情她做的不少,只是還是頭一回這麼緊張,大概是真的把二老當成了親人……

「輕歌?」

祖母先緩慢撐起身體,茫然地看著兄妹兩那緊張的模樣。

「你們中毒了。」雲輕歌提醒二人。

剛剛忙著給祖父祖母解毒,可沒有多餘的心思去調查這件事,現在……可以好好調查了。

祖父揉了揉還有些暈乎的腦袋,緩緩點點頭:「你這麼一說,我就覺得身體為何這麼無力了。」

「是嗎?真的很無力嗎?」雲輕歌又拉過了祖父的手腕把脈。

這會兒,二老也徹底清醒了。

祖母一拍大腿叫道:「我可想起來了,二房派了一個小丫鬟過來給我們端茶,說是這是你送過來的茶葉。我們一直記著你的警告,這茶水不能隨便亂喝,所以沒有喝下去,卻不料,這小丫鬟匆忙之下竟是把茶水灑在了我們二人的身上。」

她邊說邊指了指自己衣角的一片茶漬。

循著祖母的手指方向,雲輕歌立刻將衣角拎起查看這茶漬,又嗅了嗅,「果然是,這毒很霸道,服用之後十二時辰必死無疑。」

她這話一出,令二老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連雲子淵,臉色都鐵青了。

「她們怎麼有這麼大膽,竟然敢做出這麼荒唐的事情!」

「哥哥,你別生氣,等拿到證據,咱們就能把二房往死里整。」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站起身來,眼底一片寒芒。

最毒婦人心,還真是。

江玉香現在是為了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非得把所有人都逼到死路上去,才願意?現在雲挽月在東宮自身難保,自然也無心去過問侯府的事情。

書中說的大事件……

正是侯爺娶妻,然後又是哥哥娶妻。

不過書中說過,哥哥被安排娶了一位不喜歡的大家閨秀,再加上在書里他久病纏身,很快就病死了。而這位大家閨秀,早就被二房給收買了。

哥哥娶妻和孤家寡人毫無區別。

這事兒,她得提醒哥哥一翻。

「好了,哥哥,讓他們都進來吧。」

事情若是徹查,這次侯爺還要包庇二房的話,那她只能……把計劃提前。

是這鎮國侯逼她走險棋。

雲子淵點點頭,轉身出去將門打開,讓等候在門口的人入屋。

侯爺率先沖入了屋中,看見二老已經醒來了,雖然臉色蒼白了些,可面色卻並不像剛剛中毒時的泛黑的皮膚,他才鬆了一口氣。

「父親、母親,你們身體如何了?要不要再讓其他大夫來看看?」

祖父沒好氣地瞪了一眼這兒子,冷哼了一聲說:「用不著,你這關心備至的模樣還是留著給你的小妾們吧!」

這諷刺的語氣,十分難聽。

侯爺垂著頭,聲音輕輕的:「父親,您這話說的……兒子也是一片孝心,怎能如此說?」

「你一片孝心?」祖父差點沒氣得一口氣提不上去。

雲子淵連忙上前輕輕拍撫著祖父的後背,讓他不要太過於激動。

這事情說起來都是二房的錯,該死的,一定要讓他們二房血債血償!

雲輕歌則是在一旁安靜等待著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