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是兒子赤果果的報復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9:15
A+ A- 關燈 聽書

剎那間,就讓他們掌握了主動權。

若是之前,還得是求著君明輝幫她,現在見他難為,她也只好另尋他法了。

「……雲沁,你說話越來越生分了。我說過要幫你找齊葯的,我不會食言。」

君明輝抬起頭來,目光灼灼地看著她。

他們五年的相處了解,就算她只是把他當成哥哥對待,也總好過變成路人。

蘇雲沁怔了一下,有那麼一剎那,覺得這可能是最後能維繫他們以前關係的東西了。

她垂眸,眼底的波動盡斂。

「君大哥,日後倘若又其他的幫助也可以尋我。畢竟好歹我也是古越國,哦不,古周國的公主了。」

「好。」君明輝喉際里澀澀地溢出了一個字。

他心底的苦,又能與誰說?

這一切都怪他自己沒法把握機會,五年的時間,竟然一次都沒有把握住。

風絕舞站在一旁古怪地用視線掃著他們二人。

氣氛很壓抑,她也能感覺到。

……

隔壁的屋子遲遲沒有動靜。

風千墨手指摩挲在杯盞上,如畫的眉目毫無波瀾起伏。

這時候蘇小陌忽然爬了過來,輕輕拉扯了一下他的衣袖,「爹爹,你不擔心嗎?」

「擔心什麼?」他低下頭看著這小傢伙。

有時候覺得若是蘇小陌和蘇小野的性子相互中和一下,或許更好。

兩個孩子的性子真是極端。

一個極其好動,一個極其好靜。

難怪蘇雲沁要這麼給兩個孩子取名字。

蘇小陌歪著小腦袋,「娘親跟君蜀黍耶,爹爹你不會打翻醋罈子嗎?」

「……」這種話,肯定是小女人教的。

「娘親經常說呀,如果要證明一個男人愛一個女人,就要看那個男人會不會經常打翻醋罈子。」蘇小陌又一臉正經地解釋著,煞有介事。

蘇小野在一旁扶額看天。

哥哥很是夠了。

風千墨卻來了興緻,問道:「為什麼?」

「說明這個男人很在乎這個女人哇!對不對?爹爹,讓我聞一聞你身上有沒有醋味。」

蘇小陌說罷這話,直接撲到了風千墨的身上,故意深深地嗅了一下,好像真的是在確定男人身上有醋味。

蘇小野不由得被他們父子兩給感染,也下意識地湊過來嗅了嗅。

「聞到了什麼?」風千墨好笑地問道。

「聞什麼?」蘇雲沁一推開門便看到了眼前這麼一副畫面。

兩個孩子湊到大男人身邊使勁嗅,也不知道他們在嗅什麼。

蘇小陌很認真地嗅著,頭也不抬地說道:「酸味。」

「酸味?」風絕舞跟在後面,也跟著深深嗅了嗅,「沒有啊。」

哪裡來的酸味?

蘇小野坐正了身子,糯糯地回答:「醋味。」

「……」蘇雲沁嘴角一抽,總算是明白這兩個活寶說的是什麼了,大步上前將蘇小陌從風千墨的腿上扯下來。

蘇小陌被拽下來,瑟縮了一下脖子,弱弱地問道:「娘親,我又做錯了什麼?」

看著孩子那一臉無辜的樣子,蘇雲沁無語地翻白眼,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你沒做錯什麼事,過去點,我要跟你爹說正事。」

蘇小陌發現自己被嫌棄了,只好挪動腳步到風絕舞的身邊躲著。

躲在風絕舞的身後時,他還特地暗自咕噥了一句:「有了男人就忘了兒子。」

蘇雲沁橫了他一眼,眼神很危險。

蘇小陌連忙用小胖手捂住了嘴。

娘親生氣的樣子可是很可怕的。

「君大哥已經答應了,他到時候會讓絕舞跟隨。我們暗中跟著。」蘇雲沁收回視線,聲音冷了下來。

風千墨抬眸,定定地與她對視。

「嗯,好。」簡單的兩個字,似乎並沒有太大的波瀾起伏。

蘇雲沁輕輕鬆了一口氣,看向風絕舞,「絕舞,你當真願意……」

「沒什麼呀,我無所謂。」風絕舞揮了揮手,「男人不都是一樣嗎?難不成還能多長出一條腳出來?」

「……」這個比喻有點污啊喂!

蘇雲沁轉回頭,連忙要轉移話題,可顯然風千墨已經抓住了重點。

「風絕舞,你是不是又看小黃書?」男人沉沉地問道,面色陰冷。

風絕舞一聽,縮了縮脖子,為什麼莫名覺得有些心虛呢?她弱弱地往後退了數步,「皇兄,你肯定搞錯了,我宮中藏得小黃書都被你收繳了,哪裡還有。」

「是嗎?」男人冷笑,「孤收繳了你就不會買?」

「哎喲,我肚子疼!」風絕舞察覺情況不妙,立刻拉開還抱著自己腿的蘇小陌,撒腿就跑。

那逃命的姿態,當真是震驚到了蘇雲沁。

蘇雲沁微微張了張嘴,很驚愕於風千墨的懾人手段。

「那你的蠱葯拿到了嗎?」她轉回頭,又問了一句,「不知道你拿到的蠱葯是否奏效?」

蠱葯不是只有三種嗎?既然是三種,如果前面的兩種都無用的話,只能說明最後一種是唯一的法子了。

若是都不行……

不能壓制,那他們……

到底是怎樣的祖先把蠱蟲這種奇葩的東西給造出來的?又是怎麼想到製作情人蠱來折磨相愛的兩個人的,真是夠狠!

「還不知奏效與否,不如……待會兒試試?」男人一雙眸子鎖定在她的臉上,一瞬不瞬。

蘇雲沁看向兩個娃娃。

「娘親,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吃飯?我餓了。」偏偏,某道太煞風景赫然響起。

蘇小陌不是看不懂,只是在吃飯和父母親昵兩件事選擇上,他寧願選擇吃飯。

餓肚子絕對是大事。

風千墨嘴角一抽,覺得這小傢伙今天一點都不乖。

「罷了,去用膳吧。」蘇雲沁瞄了一眼某男陰沉的臉色,唇角上揚的弧度越來越深,忍不住拍了拍某男不悅的俊臉。

風千墨確定,這肯定是兒子赤果果的報復。

報復他平日里教蘇小陌武功太嚴格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

是夜。

風絕舞穿著體面大氣的裙裝上了君明輝的馬車。

她坐下后,往四周看了看,特地拉開了她與君明輝之間的距離。

君明輝冷冷睨著她,但視線還是不由得開始打量起她。

白天這女子性子張揚,樣貌也是張揚的美,此刻夜色里穿著一件鵝黃的束腰長裙,束腰之處更顯她腰肢纖細。

女子的臉上是精緻的妝容,儼然是宮廷之中的貴族女子風範。

「看什麼看?知道本公主美吧,你這麼看著,信不信我把你踹下去?」風絕舞也察覺到他的目光,惡狠狠地威脅道。

平日里若是有這樣的打量視線,她一定動手踹了。

可偏偏君明輝看過來的目光很平靜,很漠然,就像是在看一個路人,讓她沒理由踹他。

君明輝輕嗤了一聲,收回目光,淡淡吩咐:「啟程。」

「唉,對了,那個女人是個什麼身份?給我說說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今日你不是都聽了去。」君明輝無語地瞥她。

風絕舞不滿,往他的方向挪動了一下身子,小聲地說道:「不是呀,你說得太少了,根本不夠。我要知道這個女人的所有,比如之前有沒有其他追求她的男人啊,或者有沒有讓她移情別戀的男人啊……」

「你很吵。」君明輝真的要被這女子給吵得頭大。

他想不通,這女人到底是哪兒來的力氣和活力,說一大竄。

再想想風千墨的性子,再看看這女子的性子,真是天壤之別。

風絕舞撇嘴,意識到他們之間越坐越近了,連忙坐正了身子,拉開了彼此之間的距離。

馬車緩慢行駛在路上,而他們的馬車後方也跟著一輛樸素的馬車,不過中間還是拉開了不少距離,以此減少別人懷疑。

……

蘇雲沁將兩個孩子放在了客棧里,小風子負責照看孩子。

這會兒馬車搖搖晃晃地,蘇雲沁時不時挑開車簾往前看。

她只是擔心,風絕舞那丫頭會不會一個不耐煩就暴露了……

身邊的男人闔眸,似是不為所動。

蘇雲沁在掀了第十次車簾后,她忽然放下了,側頭看向風千墨,見他閉著眸子似是假寐。

她眼神遊移在他的臉上,看著男人面無表情的俊臉,她眸光閃了閃。

她想起白天這男人說的「試試」,一股衝動瞬間鉗制住了她的思緒,讓她毫不猶豫地伸出了手。

試試看……

她想知道,那蠱葯是不是可以這麼有效。

如果是她吃的話,會不會也能壓制蠱后的氣息?

「呵呵……我就是……試試。」她小聲地解釋著,卻莫名有些心虛。

風千墨眯起鳳眸,暗芒輕閃,危險地看著她。

「你這是在邀請我?」

試試,不就是這個意思?

「你吃了蠱葯沒有啊?」蘇雲沁又問道,抱著十二萬分的好奇心。

下一刻,男人忽然將她壓在了馬車的軟塌上。

「吃了,現在試試?」他的薄唇輕啟,聲音放低了些許,也暗啞了些。

小女人不知道他忍得多辛苦?

蘇雲沁暗自咽了咽口水,覺得這樣有些刺激,「那……那就試試好了。」

反正就只是親一親,沒有別的……過分的事情吧?

沒有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