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沒關係,你還有我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6:02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沉默了片刻,最終還是轉身離開了。

安諾晨看著辦公室的門開了又關,狼狽一笑,跌坐在沙發上。

他抬手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人生中第一次這麼恨自己的無能。

安然從辦公室出來,走到喬御琛身前。

喬御琛抬手揉了揉她的頭:「有結果了嗎?」

安然看著他暖心的眼眸,心裡的防線一下子被擱淺。

她上前一步,伸手環住他的腰,臉貼在他的胸膛上。

不過,因為兩人中間隔著一個「球」,所以姿勢遠遠的看起來有些彆扭。

喬御琛輕輕環住她:「沒關係的,你還有我,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站在你這邊的。」

剛剛,安然只覺得心裡一陣莫名的荒涼。

這分明……是已經久違了很久的情緒。

她以為,這輩子應該再也不會感受到了,可沒想到,卻在今天,再次讓她感受到了這樣的悲傷。

如果沒有喬御琛,她現在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她該覺得慶幸,幸好,她還有他。

真的幸好。

「喬御琛,帶我回家。」

喬御琛輕輕撫摸了她的後背幾下,鬆開她。

「我帶你回家。」

這次,是他拉著她的手,下樓。

他們前腳剛走,辦公室里的安諾晨就沖了出來。

他跑到電梯門口,電梯已經嚇到了4樓,一來一回,他根本就追不上。

他一陣懊惱,為什麼,偏偏要被安心發現自己的秘密。

為什麼……

真是該死,該死。

兩人下來,等在大廳的林管家忙上前:「少爺,夫人,怎麼樣。」

喬御琛對他搖了搖頭,林管家沒有再說話。

三人一起上車,離開了安氏集團。

喬御琛道:「林管家,去御香海苑吧。」

安然看他一眼。

他真的懂她。

因為,她現在真的很想安靜一下。

回到御香海苑,喬御琛讓林管家和保鏢們先回去了。

反正他會陪在他身邊,不會讓她遇到任何危險的。

安然沒有進屋,而是先來到海邊。

海風撲面而來,海水的腥味湧入鼻息間。

她輕輕咳嗽了幾聲。

喬御琛拍撫了一下他的後背。

「剛剛在安氏集團,安諾晨是怎麼說的?」

安然笑:「他騙了我,說……只是給了安心一些生活費,可是我不是傻瓜,三千萬……這不是一筆小數目。」

喬御琛凝眉:「那所謂的秘密呢?」

「他說,不能告訴我,因為他不想失去我,他還說,他真的很珍惜我,問我還能不能相信他。」

她苦笑,看向他:「偏偏,我就是沒有辦法不相信他,不然,我也就不會這麼生氣了。」

喬御琛挑眉:「被你這麼一說,我也有些好奇,他的理由了。到底是怎樣的秘密,竟然會讓他,連自己最珍惜的妹妹都要背叛呢?」

安然嘆口氣:「我現在最擔心的是,安心極有可能,繼續利用這些所謂的秘密來要挾他,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以後的人生,就像是被人在脖頸上纏上了一道枷鎖,怎麼掙脫呢?他為安心做的錯事越多,以後也就越會無法原諒自己的行為吧。」

她看到了剛剛安諾晨臉上的無奈和愧疚。

如果她說原諒他,只怕他會更難過的吧。

喬御琛看她:「我知道你的擔心了,把這一切,交給時間吧。」

「時間就可以解決了嗎?」

喬御琛看著她笑了笑:「這是一碗……毒雞湯,時間不一定能解決你的煩惱,但是時間可以讓這煩惱向後拖延,有的時候,拖著拖著,那些事情,對你來說也就沒有那麼重要了。」

安然想了想,也是無奈的一笑:「還真是一碗毒雞湯,可是現在,除了幹了這碗毒雞湯之外,我是不是別無選擇?」

喬御琛笑,點頭:「的確。」

安然望向不遠處的海平面:「其實,我不一定需要什麼雞湯,我只要告訴自己,我哥不會真的背叛我,他真的不是故意的,這對我來說,就真的足夠了。」

喬御琛點了點頭:「嗯,自我催眠。」

安然凝眉看向他:「你就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情嗎?」

「有,跟安心在一起的時候,我也會自我催眠,她救過我,所以我只要跟她在一起,就算報恩了,即便不喜歡,也忍著吧,或許以後慢慢的,我就會愛上她呢,我是這樣自我催眠的。」

安然挑眉,笑了笑。

「笑什麼?」

「你不是無所不能嗎?幹嘛要為了女人的初夜,這麼認真?」

喬御琛笑:「不是因為她的初夜,是因為……我隱約記得,那晚她反抗的很厲害,一直在求我放過她,一直在哭,可是我當時腦子不受控制……

嚴格意義上來說,我是強暴了她,那種愧疚感,讓我覺得自己對不起她,所以我想要稍微彌補一下自己心裡的愧疚。」

她看他,沉默了片刻。

腦子裡想起五年前那個漆黑的雨夜。

黑暗中,那個畜生壓在她的身上,瘋狂掠奪。

當時,她瘋了一般的一直在哭喊:「放開我,求你放過我吧,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求求你了,啊……放開我。」

他眉心帶著抹疑惑:「怎麼了嗎?」

她恍然回神,將視線落到了他的臉上。

「沒什麼,只是在想一些別的事情。」

「我還以為,是我跟你討論安心的事情,你生氣了呢。」

「你愛她嗎?」

喬御琛想也不想的道:「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我不愛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既然這樣,那我幹嘛要介意你跟我討論一個你不愛的女人?就像你跟我討論楠楠姐,討論雅音的時候一樣,我的心態可好著呢。」

喬御琛也是淡淡的笑了笑:「那如果我愛她,你會吃醋嗎?」

安然眼神犀利的看向他:「我把你讓給她?」

喬御琛無語:「逗你玩兒的。」

安然笑了笑,視線重新落回到了海邊。

兩人都安靜了下來,喬御琛給她時間,讓她一個人能夠稍微靜一靜。

夜幕降臨的時候,喬御琛親自開車載安然回到了金沙灣。

這時候,安然的心情已經好了許多。

可是他不打算帶她住在御香海苑,因為這裡沒有人能夠照顧好安然。

吃過晚飯後,喬御琛來到書房辦公。

安然上樓后,他將林管家叫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少爺,您有什麼吩咐嗎?」

「你明天給我安排一下,我要見安心一面。」

林管家恭敬的問道:「少爺,是為了安總的事情嗎?」

「安諾晨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如果他今天能夠老老實實的跟安然說出自己的想法,或許還能證明安心跟他之間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可是現在……我非常懷疑,所以我必須要弄清楚這件事兒。」

林管家點頭:「可是,只怕安心不會那麼容易就把這件事兒說出來,畢竟,這可是她牽制安總的籌碼。」

喬御琛眉眼微揚:「我會有辦法讓她開口的。」

「好的少爺,我會妥善安排好的。」

「找幾個口風緊的人,這件事兒,決不能讓安然知道,更不能給安心胡亂說話的機會,避開一切能找到的攝像頭。」

「為什麼要這麼小心翼翼的?夫人應該也很想知道原因吧。」

喬御琛看他:「你也糊塗了嗎?既然安諾晨不說,那這事兒必然是會傷害到安然的,如果安然知道我去見過安心,以她的聰穎,一定會知道我的目的,到時候她勢必會問我,這秘密到底是什麼。

如果這真的會傷及安然,那我是說呢,還是不說呢?我不想騙她,更不想因為這些無關緊要的人,製造我跟安然之間的隔閡,所以,做事兒的時候小心點,可以避免掉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林管家連忙點頭:「少爺,是我忽略了這些問題,我一定會小心安排的。」

第二天,喬御琛離開家的時候,讓林管家把家裡里三層外三層的安排了幾十個保鏢。

當然,很少一個人出門的安然並不會知道這一切。

她只是安安靜靜的在屋裡看書,聽舒緩的胎教音樂。

期間,安諾晨給她打了一通電話。

可是她並沒有接。

不是因為有多恨安諾晨,只是不知道,此刻兩人之間該說些什麼。

她沒有掛斷電話,而是由著手機鈴聲自己響完。

看著手機屏幕上的未接來電顯示,她微微嘆息一聲。

從沒有想過,她還會有看著哥哥的電話無法接的這一天。

她凝眉,對著手機輕聲呢喃道:「哥,你到底是為什麼呢。」

九江別墅往前五公里處,南十里鋪門河水庫邊,喬御琛和林管家坐在水庫邊垂釣。

不過十幾分鐘,有兩個保鏢,押著安心從遠處走了過來。

見喬御琛也在,安心連忙哭唧唧的喊道:「御琛,御琛救我。」

喬御琛沒有動,只是林管家放下水中的釣竿,起身走到安心身前:「安心小姐,這裡暫時沒人想要你的命,不必吼叫了,我們少爺想跟你談一談,請跟我過來吧。」

他說完,對兩個保鏢使了個眼色。

兩個保鏢鬆開她,安心快步跑向喬御琛身邊,蹲在他身側,緊緊的握著他的手臂:「御琛……我好想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