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醜陋心思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2:50
A+ A- 關燈 聽書

江玉香還未進來,她就等著她們進來。

到時候……當面對質之下,才能讓這戲碼更精彩,不是嗎?

正想著,祖母開口了。

「江玉香呢?把她給我叫進來。」

侯爺滿臉無奈,「母親,您又是做什麼?玉香她也沒做錯什麼事吧?」

「沒做錯?」雲子淵本就有些生氣,更何況下的毒險些要了祖父祖母的命,他絕對不放過江玉香!

「子淵,你這說話的模樣越來越不像話了。」

侯爺若不是礙著父親和母親在場,他說話才不會這麼溫和,若是往常他一定會端著一家之長的模樣呵斥這兄妹兩。

實在太不像話了!

然而,他的這番模樣,並不能讓雲子淵有反應。

雲子淵說道:「還請二房的人來當面對質比較好,對了,我已經派人去請附近有威望的大夫過來了,我們當面將事情查清楚比較好,當著祖父祖母的面。父親,您說呢?」

侯爺臉上表情略有些僵硬,但還是扯了扯唇角,點點頭。

他實在想不通,這事情又和二房有何關係?

他看向雲輕歌,皺眉:「輕歌,是不是你又蠱惑你哥哥?」

「呵呵。」雲輕歌回他一聲冷笑。

也不知道這人是怎麼在官場上混的,這點小伎倆會看不出來?自己父母的性命,他怎麼可以做到如此毫不在意的?

雲輕歌的態度把侯爺惹毛了。

「好了,先讓人過來再說。」祖母眼見著他們這一家子似要吵起來了,她連忙拉過雲輕歌,有自己略帶涼意的手輕輕拍了拍雲輕歌的手背。

雲輕歌心底有些無奈。

畢竟侯爺是祖母的親兒子,肯定是要護著的。

她也就不吭聲了。

這時候江玉香已經帶著雲妙音走來,雲妙音本來也在府中無事,便想著能過來湊熱鬧,看看雲輕歌是怎麼把祖父祖母給治死的。

可剛踏過門檻,發現二老已經坐起身來了,而且二老神采奕奕,絲毫沒有中毒的模樣了。

雲輕歌看見她們二人變了表情,似笑非笑地說道:「這次中毒的事情,相信你們應該很清楚。」

「什麼叫我們很清楚?」江玉香尖著嗓子問。

她心底咯噔了一下,明顯感覺到情況不對。

「江玉香,你這居心可真夠陰毒的。你派兩名丫鬟端來兩盞茶水給我和我家老頭子,還說這茶葉是輕歌帶來的。可實際上,輕歌今日根本沒有拿茶葉來侯府。」

江玉香臉色頓時一僵。

「更何況,輕歌若是真的要帶著茶葉給我,又何須將茶葉給你讓你的丫鬟泡?這不睡多次一舉?」

聽著祖母的話,雲輕歌點點頭。

祖母說這番話,可把江玉香嚇慘了吧?

然而,江玉香還是臉皮夠厚,裝傻到底說:「母親,您在胡說什麼?我這茶水也沒問題呀,再說,聽丫鬟說,這茶水您二位也沒喝呀!」

侯爺站在一旁看著他們對峙,濃眉越擰越緊。

他意識到,這事兒確實和二房脫不了干係。

難怪父親和母親提到二房如此生氣。

祖母冷笑:「是沒喝,我便知道你這居心叵測,必然是想還我們這兩老不死的,所以我才沒喝。可不曾想,這小丫鬟把茶水灑在了身上,這才中毒。」

「什麼?」侯爺都驚呼了。

他忙看向二老的衣角。

果真如此,上面都有茶漬。

「怎麼回事,江玉香,你給本侯解釋清楚!」他轉頭瞪著江玉香,臉色鐵青。

他一直都這麼向著她,更何況一直覺得江玉香是個溫柔賢淑的女人,心地善良,絕對不會害人。但今日,她竟是為了栽贓雲輕歌,還真的下毒要害死他親生父母!

江玉香早已被嚇得臉色蒼白如紙,她雙膝一軟,在侯爺腳邊跪下。

「不是,不是這樣的,這茶葉真的是四姑娘給我的。」

現在也不敢直接叫雲輕歌名字了,她怕死。

雲輕歌站在不遠處神情漠然地看著她,感嘆一句她不去唱戲真是浪費人才,這演技也是杠杠的。

江玉香還在哭訴:「侯爺,侯爺,真的不是父親母親所說那樣,我真的沒有要害他們,我只是……這四姑娘給的茶葉,我就覺得奇怪了。」

聞言,侯爺的濃眉深鎖,看向雲輕歌。

他忽然也覺得江玉香說的這番話有道理。

這種時候,江玉香應該不會說謊。

「輕歌,茶葉真的是你帶來的?」

「我沒帶!」雲輕歌斬釘截鐵地否決,她怎麼可能帶著茶葉過來不是直接給祖父祖母,二十年多此一舉給了二房?她腦子秀逗?

再看著侯爺,還真是輕鬆就被江玉香這三言兩語給蒙蔽了心思,腦子呢?

雲輕歌心底嘲諷,看向祖父祖母。

「可不就是,輕歌這次帶來的是幾串佛珠,據說是她去廟裡為我們特地求來的,希望神明保佑我們身體健康。怎麼著也不可能又去把茶葉帶給江玉香。」

祖父都出聲了,侯爺心底也知道,想為江玉香求情都不可能了。

他瞪著江玉香,眼神凌厲地想掐死她。

江玉香跪在他腳邊,瑟瑟發抖,「侯爺,我,聽我解釋……」

「呵,你最好老實交代,這事兒,本侯尚且還能從輕發落。若是……你膽敢再說謊,我絕對掐死你,好為我們侯府清理門戶!」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聽見這話,江玉香渾身抖如篩糠,一股涼氣從腳底竄上,直達她四肢百骸。

她怎麼辦?

她只能把別的人拉下水了!

這個念頭在腦子裡劃過,她猛地朝著侯爺磕頭。

「侯爺,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其實是三房,是三房的人,故意跑過來給我一袋茶葉,說是四姑娘給的,這事情我也沒辦法說不啊。如今四姑娘是靖王妃了,給的茶葉我也不敢不去沖泡。」

「這事兒要怪就怪三房,都是三房做的好事。肯定是她一心想要害父親母親,竟然使出了這般卑劣的手段。」

此刻江玉香的心思就是,即便是除不掉雲輕歌,也要把三房那幾個小賤蹄子一起除掉。

不但能自保,還能把三房解決了,何樂而不為?

侯爺臉色更加陰沉了。

之前被江玉香給蒙蔽了雙眼,此刻卻一下看透了這女人的醜陋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