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客官,能不能先將酒錢結了?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3:12
A+ A- 關燈 聽書

第209章客官,能不能先將酒錢結了?

慕雪柔驚的直接破了音,她對容離的事情異常敏感,尤其現在還跟那個可望不可即的戰王爺有關。

京里的女子,沒有不奢望和戰王有段姻緣的,哪怕有些關係也是好的。

慕雪柔待字閨中的時候,同樣也有這種想法,只不過那人高高在上似在雲端觸不可及,所以她也便早早歇了那樣的心思。

在她心裡,只要能高嫁便好,總要比娘家身份高些,這樣出嫁後會被娘家高看幾分,能嫁給夏侯銜已經是意外之喜,哪怕不是正妃,也足夠被家中姐妹羨慕的了,尤其她還那樣得寵。

只不過慕雪柔自己過不了心裡那道坎而已,明明之前夏侯銜承諾給她的是王妃之位,到頭來卻屈居人下,這才使盡手段要將容離擠走。

現在好了,容離被休下堂卻無時無刻不出現在她如今的生活里,今日更是被戰王爺提親!

戰王那樣神衹一般的人,怎麼會求娶容離?

容離有什麼好?竟然一個兩個都將心思放在她身上?!

慕雪柔氣的胸口不住的大起大落,很快她便有意識的抑制自己的怒氣,原因無他,只因她情緒波動過大,便又要忍受錐心刺骨的疼痛。

因為憤怒,慕雪柔死死攥著桌角,她半晌沒動靜,秀秀好奇偷眼去瞧,只看到那泛白的關節,她便重新低下頭去。

主子氣急,她還是不要自找麻煩了。

過了許久,慕雪柔已經讓自己平靜了下來,她咬牙切齒的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秀秀咽了口唾沫,將自己看到的細細講來,「奴婢今日出去採買…」

原原本本的將自己看到的說出來后,秀秀頓了一頓,「奴婢見戰王爺從容府出來后,便回了府中,現在大街小巷無不談論此事。」

說完,秀秀便住了嘴,她知道主子一直在意以前王妃的事情,所以今日看到那般轟動的場景后,自然而然地便想向主子回報,只是沒想到主子的反應是這般。

秀秀不禁有些懊惱,早知如此她就不冒這個頭了,若是主子遷怒於她,她才當真是不值吶。

慕雪柔聽完后,腦海中瞬間腦補出戰王爺向容離提親的盛大場面,為了一個下堂妃竟然這麼捨得,戰王到底為什麼?

京里那麼多女子,任由他去誰不可,偏偏那個人要是容離!

容離這個賤人還真是不安分!

勾引了夏侯銜不說又去勾引戰王!

慕雪柔恨不得將容離碎屍萬段,容離就像一個魔咒般,無時無刻不影響著她。

煩躁…

異常煩躁的情緒侵擾著慕雪柔,容離到底有什麼本事,哪怕被人休掉還能過的這般好?

她實在想不明白,這到底是為什麼?

『哐當』門被推開,慕雪柔被嚇得站了起來,地上的秀秀同樣一驚,待回過頭去,發現門口站著的是搖搖晃晃的夏侯銜,手裡拿了個酒罈。

酒氣熏天!

夏侯銜被夏侯襄扔出容府時,他是沒有意識的,夏侯襄以防萬一,乾脆將他打暈扔了出去,過了好久夏侯銜才悠悠轉醒。

躺在地上,夏侯銜想起容離面對自己時的冷漠和面對夏侯襄時的親昵,他接受不能,心痛萬分,他的腦海中不住回憶著容離看向夏侯襄的眼神。

那種眼神,曾經容離在看他時也出現過,甚至更加熾烈,只是那時他從不稀罕那樣的目光。

曾經的反感、曾經的厭惡,現在都像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他的臉上。

現在他是那般渴望容離的目光,只是,容離的目光再也不會為他停留。

回想起容離看著自己的目光,夏侯銜的心一抽一抽的疼,厭惡、防備、冰冷,沒有一絲溫度,看向他猶如在看一個陌生人。

夏侯銜覺得心痛的無法呼吸,有心再進容府,可一想起夏侯襄在裡面,自己又不是他的對手,已經被他扔過一次,難道自己還要上趕著再在容離面前丟一回人嗎?

自地上爬起,夏侯銜仿若幽魂般沒有目的的在街上四處遊盪,離兒將要嫁人了,嫁的還是那樣強大的一個人,他的離兒怎麼可以嫁人?離兒是喜歡他的啊!

夏侯銜眼神渙散,他需要些東西來麻痹自己,心臟實在太痛,他覺得自己的胸口仿若空了個大洞,又疼又冷,刺骨的寒風往裡灌,哪怕現在正直酷暑。

抬頭,一家酒肆的旗招出現在夏侯銜眼中,他想都沒想便走了進去,裡面掌柜正在算賬,小二忙忙碌碌的給幾桌客人上菜上酒。

夏侯銜穿著考究,自然一進門便受到了小二和掌柜的熱情招待,掌柜親自前來招待,面上帶著討好的笑容,「可管想吃些什麼?」

就這打扮,賞錢都不會少,更何況菜錢了。

夏侯銜定定的看著掌柜,眼神空洞仿若沒有交集。

掌柜皺眉,怎麼這種表情,難不成是個傻子?

可傻子也不該這種打扮吶。

「客官?」掌柜試探著又叫了叫,可別真是個傻子啊!

「上酒,」夏侯銜閉上眼睛,他聲音似是嘶吼般,「把你們這兒最烈的酒,給爺全都端上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掌柜眼神微閃,「您只要酒?」

「哪兒那麼些廢話,給老子上酒!」夏侯銜一抬手薅住掌柜脖領,便將他拽了過來,「老子只要酒,聽明白了嗎?」

咬牙切齒般,就像要將掌柜生吞活剝了一樣。

掌柜忙點頭,「明白明白,六兒,快給這位客官上酒,拿最好的酒!」

開酒肆不是一天兩天,對於什麼人該怎麼對待,掌柜自然有自己的一套方案,現在眼前這主不知受了什麼刺激,頗有些混不吝的意思,他可不想店面被砸了。

小二早就看到這邊的動靜,掌柜一喊,他連忙應了一聲,一手一個酒罈子給夏侯銜端到桌上,「客官,您要的酒。」

夏侯銜將手一撒,掌柜重新得以自由,只見夏侯銜將酒罈上的紅紙掀開,兩手托起酒罈『噸噸噸』不出片刻一小罈子酒便見了底。

掌柜在一旁看得眉毛都要立起來了,小心翼翼的再次上前,「客…客官,您看能不能先將酒錢結了?」

這麼個喝法,他怕這人醉的不成樣賴賬啊!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