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是某人的吩咐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2:58
A+ A- 關燈 聽書

原來這之前江玉香一直在裝作善良溫柔,不過都是掩蓋自己丑惡的嘴臉。

「江玉香,瞧瞧你這張臉,現在都這般惡毒了,令人作嘔。」

侯爺的話,讓江玉香如遭雷擊。

她渾身一僵,也不抖了,不可思議地抬起頭看向侯爺,眼眶漸漸泛紅。

「侯爺……」

「來人,將她拖進柴房裡,重罰!不打個一百大板絕不鬆手!」

雲妙音也聽出了這話的可怕,連忙也跪下去求饒:「爹,不要啊,這一百大板打下去娘會沒命的!求你了,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然而,這樣的求饒對侯爺來說無關痛癢。

他心思難過,又看了一眼自己的父親和母親,差點就要喪命於此,打她都是輕的。

雲輕歌站在一側和哥哥對望了一眼,目光交接,又很快撇開恢復如常。

她倒是挺意外這會兒的侯爺心思明鏡了不少,比起之前一直被江玉香蒙在鼓裡的模樣要穩重肅穆多了。

「祖父祖母,你們先好好休息,明日孫女再來看你們二位。」

「哥哥,你好好照顧祖父祖母。」

雲子淵沉穩頷首,「你放心,我不會讓祖父祖母有事。」

祖母感嘆了一句:「輕歌,你有心了,日後若是有不開心的事,記得過來跟祖母說說。你說侯府跟靖王府這麼近,卻這麼久才能見一次面,唉……」

「祖母放心,以後輕歌會常回來的。」

因為是祖父祖母,因為在這個世界里她感覺到了些許親情都來自他們,她會好好待他們。

至於……

她瞄了一眼侯爺,也不打招呼,抬步走。

侯爺擰了擰眉,心底怒氣雖重,卻又沒有辦法發作。

這個死丫頭,嫁出去了,成了王妃,他也無可奈何了。

唉……

想他養的兩個女兒,一個王妃一個太子妃,可沒有一個對他這父親有丁點的感恩。他可是把她們養大的父親,所以說,這世道變了。

待雲輕歌走遠了,侯爺才看向雲子淵。

「子淵,你給我出來,我有話與你說。」

雲子淵並不意外,反而看向祖父祖母,似是在徵求二老的同意。

二老點頭。

雲子淵得了二老的應允,他才勉為其難地跟著走出了屋子。

侯爺說:「我不管你想做什麼,你今日對親爹如此大不敬,你該給我道歉!」

雲子淵揚了揚眉梢,覺得可笑。

以前他病怏怏之時,這人可沒有盡到一位父親的義務,連大夫都不肯給他請,讓他咳死都無所謂,現在倒知道拿父親的身份來壓他了?

「呵呵,我做不到。道歉?也該是您老先給我道歉。」雲子淵冷冷地出聲,也不顧侯爺瞪大了老眼的模樣,「還有父親做的那些事,我都知道。這事情若是捅到皇上那兒……」

侯爺的眼底多了一抹慌亂,心慌地追問:「你知道什麼?」

「兒子什麼都不知道,不過就看父親日後要怎麼做,若是做的太過分,兒子可能全都知道了。」

這話,聽起來好像很恭敬。

不過侯爺知道,這臭小子在威脅他!

憋著一股怒火,侯爺還是穩住了情緒說:「子淵,我們都是侯府之人,日後這侯爵之位必然也是你來繼承的,你千萬不要胡來。」

雲子淵嗤笑,沒有多話。

……

此刻,屋中的二老正在說話。

「既然江玉香這次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還是儘早給兒子安排娶正妻的事兒吧。」

「嗯,這倒是,不論他願不願意,這事情必須要辦了。」

……

雲輕歌走出侯府,才長長鬆了一口氣。

她抬起頭看了一眼天空,天色已經近黃昏。

侯府的事情,儘快解決為好,她不能讓侯府的事情拖累了她的腳步。

「王妃。」正走了兩步,吉祥迎了上來,「馬車在前方等著。」

「咦?」雲輕歌很詫異地看著吉祥,「你怎麼出來了?」

她是獨自一人騎馬出來的,更別提馬車了,哪兒來的馬車?

吉祥突然冒出來,難道是……某人的吩咐?

吉祥笑眯眯地回答她:「馬兒已經被青玄牽走了,馬車在前方等候了。」

雲輕歌也沒多問,走向了馬車,彎身上了馬車。

結果一坐進馬車,就被人圈進了懷裡。

熟悉的懷抱,還有那清冽的呼吸,竟讓她心底生出了幾分留戀。

「王爺怎麼來了?」她有些意外。

她記得最近夜非墨很忙,總是神出鬼沒的,她猜測著可能男人在偷偷密謀著什麼,只是不告訴她而已。

男人臉上有面具,冰涼的面具蹭在她的頰上,寒涼沁人。

「叫我什麼?」他聲音帶著幾分涼意,威脅性很濃。

低沉的嗓音,偏生又好聽到會讓人耳朵懷孕。

雲輕歌縮了縮脖子,想躲開他面具的冰冷,「阿墨,別鬧了,回去再鬧。」

他見她躲,乾脆捏住了她的下顎讓她躲不掉。

「嗯,回去再說。」

王府。

雲輕歌將今日在侯府的事情都說給了夜非墨聽,男人安靜聽著,也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好像就只是在做一名合格的傾聽者。

說罷這些后,雲輕歌眨了眨眼看向他,「阿墨,你沒什麼要表達的?」

「不用表達,你能處理好。」他隨口說道,目光卻含著幾分寵溺。

雲輕歌訝然。

她沒想到他會這麼乾脆答應了。

「那你去接我做什麼?」

難怪他坐在馬車裡等她,卻不進侯府,是因為猜測到她能處理好?男人真是越來越深得她心了。

男人抬起頭看向她,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似是想到高興甜蜜的事情,笑得眉眼彎彎,眼底都漾盪開了幾分甜蜜的笑意。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臉蛋,即便是這半張臉被瘢痕覆蓋。

「我只是想你了,不能接你?」

「可以啊。」她蹭到他身側坐下,「阿墨,我也正好想與你說件事。這吳大夫的身份不能用了,可是我的醫館還是需要……」

「嗯?」他眉心蹙了蹙。

但他沒取下面具,雲輕歌看不出他的表情。

「我的醫館還得開著,畢竟只有這樣我才能打聽到各種藥材的消息,其中你的葯還差最後兩味,只要這兩味找到了,我就能給你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