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東西絕不會給你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9:23
A+ A- 關燈 聽書

恰巧這時馬車狠狠顛簸了一下,讓二人狠狠顛了一下,差點要從榻上滾落下去。

風千墨蹙眉,垂眸看著女人。

車簾外趕馬的金澤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覺得剛剛不知怎麼後背有股涼涼感,好像來自車簾后他家陛下的強大的殺意。

蘇雲沁見他蹙眉看著自己,竟然越來越緊張起來,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他眉頭依然緊蹙著。

蘇雲沁一雙眸子緊緊凝著他的雙目,真的擔心他的雙眼中會漸漸泛出血色,那便意味著蠱葯依舊不起作用。

因為擔心,她下意識地伸手揪住了他的衣角,五指收攏,以至於他的衣角處也被抓皺了。

馬車又顛簸了一下。

風千墨看向車外,雖然隔著車簾,可他眸底明顯有些不悅。

馬車外的金澤好像感受到了來自他家陛下的凜冽殺意,他吞咽了一口唾沫,連忙解釋道:「這……路太陡。」

好像是在表達,馬車顛簸不是他的錯。

偏偏這時候,馬車停下了。

外面金澤那極其煞風景的聲音忽然傳了進來,「咳咳……爺兒,到了。」

雖然隔著一道帘子不知道馬車內發生了什麼,可他們的談話他還是聽得清清楚楚,儼然他這是打攪了他們家爺兒的好事。

這話,讓馬車內一陣靜默。

金澤忍不住抬起衣袖摸了摸額際的冷汗。

神額,為什麼他覺得自己罪孽深重呢?

過了好一會兒,馬車內才傳來了聲響。

風千墨挑開車簾率先走下馬車,替馬車內的女子挑開車簾,扶著她下馬車。

金澤見他出來,忍不住偷偷抬眼瞄向他,發現他們家主子神色如常,連呼吸都平穩得沒有一絲起伏變化,暗想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但蘇雲沁卻不同了,兩頰紅潤艷麗,就連那唇有些紅腫。

她連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瞪了一眼風千墨。

風千墨抬眸看了一眼前方的路。

他們此刻正身處在幽深的林中,林中小道因為夜色的暗沉而變得詭譎陰森。

看著那無盡的黑暗深處,好像永遠走不到盡頭。

「他們的馬車也是停在了此處,人已經走入了。」金澤小聲彙報,擔心這林中會有設置機關,一個聲音會觸發機關之類的。

蘇雲沁看了一眼風千墨,主動握住了他的手。

「走吧。」

事實證明,蠱葯確實能夠壓制他身上的蠱王。

若是如此的話……以後就可以親昵了?

……

幽暗的林子里,因為他們的到來,驚起一片深夜的烏鴉。

看著飛上空中的的黑色烏鴉,風絕舞心中發怵地厲害,下意識地放慢了速度,跟在了君明輝的身後,時不時向四周看了看。

看起來四周的光景就有些不對,尤其是誰會談交易選擇這樣詭異的地方。

「喂,你確定她會在這裡?」風絕舞看了一眼淡定的君明輝。

君明輝不想理會她,慢慢地嗯了一聲:「不會錯。」

「你說的那個水家,既然是大戶人家,干滿住在這樣的地方?」

「她不滿家中的安排,所以自己出來佔山為王。」

「哇,真厲害!」風絕舞忍不住讚歎了一聲,「她的做法是我想做的!我以後也要封個王爵之位,然後有一片領土……」

君明輝嘴角暗抽了一下,不可思議地看著她。

她似乎忘記了自己是個女人,還是一國公主的身份……

再往裡走,漸漸出現了幾處小木屋。

木屋外豎著以木頭砌成的圍牆,牢牢將木屋與外面的森林阻隔成兩個世界。

君明輝冷冷凝著眼前的木屋群,忽然道:「風姑娘,冒犯了,請把手給我。」

他朝著風絕舞伸出手。

「你要幹嘛?」

話雖然這麼問,風絕舞還是乖乖伸出了手給他,給他握著。

第一次被一個男人握住了手,風絕舞那張張揚俏麗的臉蛋也因此染上了兩簇紅暈,她想縮回去,又還是忍住了。

算了,還是看他要怎麼做。

君明輝眸中毫無波瀾起伏,彷彿握著的不是一個女人的手,而是一根木頭。

事實上,他也只握過蘇雲沁的手……

如果硬要算起來,那些讓他看病的病人也算是嗎?

他發現自己的思緒有些偏了,連忙收斂思緒,上前。

圍欄旁有兩名藍袍的男人守候,見到他,並未阻攔,讓他進入。

「太子殿下,我們老大等候多時了。」

君明輝沒出聲,大步往裡走,薄唇微抿,神色冷冽。

風絕舞由著他拉扯,目光時不時掃向別處,而心情卻激動不已。

她以前都是生活在宮廷之中,哪裡會遭遇到這樣的事情,一想到隻身犯險的事情,她好像渾身的血液都沸騰了。

前方唯有一間木屋的屋子是亮著燈盞。

一人坐在燈盞前挑撥著燭火,目光幽幽地凝視著火焰燃燒,聽見動靜立刻抬起頭。

她換下了之前穿的藍袍男裝,而是改成了大方得體的裙裝,髮髻也梳的恰到好處,與她臉上淺淡的妝容相稱,更顯得大家風範。

如此一看,倒才覺得她是大家閨秀。

不過……

水薇冰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君明輝的手上,瞧見他正握著一個俏麗女子的手走入,臉色驟然一變。

「明輝哥哥!」她起身,聲音也變得尖利。

她臉上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陰狠。

「薇冰,既然我人來了,你可以把東西交出來了。」

「她是誰?」水薇冰像是壓根沒有聽見他們的話似的,指著風絕舞,氣怒不已。

風絕舞算是明白了他們的關係,感情有婚約在前,這姑娘卻又被退了婚約,但實則對君明輝根本是不想放手吧?

這麼複雜的關係……

「本宮即將要迎娶的太子妃。」君明輝面無表情地道,「你拿著佛光金蟬也無用,把葯給我。」

「不可能!那叫蘇雲沁的女人呢?你不要了?」

「薇冰,你胡說什麼?本宮與她不過朋友罷了。你若是這麼胡說,讓本宮未婚妻誤會了。」

風絕舞抽了抽眼角,不過還是如他所說,抬起了二人相握的手,嗲聲說:「太子殿下,這姑娘是誰啊?」

「你又是誰!」水薇冰的嗓音不由得也提高了幾分,尖利至極。

此時此刻她的眼中已經凝聚起殺意,對任何一個膽敢隨意靠近君明輝的男人,都是該殺的!

「我?我都不認得呀!我乃天玄的公主,你能跟我比?」風絕舞傲嬌地抬了抬下顎。

天玄國的公主……

水薇冰身子晃了一下,似是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她以為君明輝還在執著蘇雲沁,以為拿著佛光金蟬便能掌握主動權。

「不!佛光金蟬絕對不會給你!」水薇冰嗤笑著,「你退了我的婚,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我憑本事拿到的藥材,憑什麼給你!」

君明輝有些頭痛。

風絕舞氣極了,「你這是什麼胡說八道,你憑什麼本事拿到的,用偷和搶這種卑劣的手段算什麼。」

當然,她忘記了前不久拍賣會之前她也是如此,想偷葯。

「我不會給,除非你答應娶我!」

「水薇冰,你鬧夠了沒有?本宮有未婚妻了!」

「我沒關係,我可以做側妃,或者哪怕做個寵妾也無所謂,只要明輝哥哥娶我。」

「……」這女人還真是冥頑不靈。

知道此刻,風絕舞才想明白為什麼君明輝要牽著她的手走入,感情是為了做給這女人看的。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女人對君明輝竟是如此地執念。

「姑娘,我好心勸你一句,五條腿的蛤蟆不容易找,但三條腿的男人滿大街都是,你何必執著於他一個人?」

她的話,讓君明輝整張臉都抽了一下,不可思議地看著她。

這女人說話總能把人給噎死。

她知不知道她在胡說些什麼?

身為一個公主,可真是一點公主的儀態都沒有!

風絕舞可顧不得其他,聲音更加清脆,「你若是不願意交出的話,我們只好將你這兒踏成平地,你們水家……難道還想遭遇滅門之災?」

「呵,你好大的口氣,你一個國外的公主,憑什麼能滅我水家?」

憑藉著水家在天焱國的地位,誰都不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