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6:10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冷眼垂眸看向她握著自己的手。

「鬆手。」

安心聽到這冰冷的聲音,愣了一下:「御琛……」

「你可以叫我一聲喬先生,或者是喬總。」

安心凝眉:「幾個月不見,我們已經生疏到這種地步了嗎?」

見她不動,喬御琛聲音平靜的道:「林管家。」

林管家對兩個保鏢擺了擺手。

兩個保鏢立刻上前,將安心架起。

林管家地上一把小椅子,安心被固定在椅子上。

安心眉眼一冷:「喬御琛,你這是想幹什麼,就算你已經結婚了,我也沒打算讓你離婚娶我。就算你不愛我,可我陪在你身邊四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就算你想跟我撇清關係,也沒有必要這樣絕情吧。

我只是拉著你的胳膊,沒有要在這裡把你撲倒強迫你不是嗎?比起你當年對我做過的事情,這算什麼?你這樣對我,不覺得自己太過分了嗎。我到底犯了什麼死罪,竟然要受到這樣的對待。」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琛沒有看她,只是聲音平靜的道:「欠你的,該還的,能還的,我都還了。」

「你到底還了我什麼?」她說著,拍了拍自己的身前:「這肝臟嗎?這是安然的,不是你的。還有,我陪了你四年,這四年的青春算什麼?你這樣對我,你的良心在哪裡。」

「只有你的青春算青春嗎?你陪我的那四年,我也一樣浪費了四年的青春在你身上,所以不要總是把這四年掛在嘴上,真要算起來,我喬御琛不欠你什麼。」

「不,你欠我的,你欠我一份清白,你欠我一個叫做喬御琛的丈夫。」

喬御琛勾唇冷笑。

看到他的樣子,安心幾乎被激怒:「別跟我說什麼肝臟的事兒,肝臟,是安然給我的。」

「你也知道安然給了你肝臟?她給了你一條命,她對你的恩情,比天還大,可你竟忘恩負義的要害我們的孩子?安心,你還有人性嗎?」

喬御琛說完,這才看向她,眼神里透著刺骨的森寒。

安心咽了咽口水:「我沒有。」

「人證物證我都找到了,你是想要先看過以後再承認?」喬御琛表情冷漠:「每次見到我,都把那份恩情掛在嘴上,來要挾我,你不覺得累嗎?你不覺得累,我聽著都煩了。」

安心的心緊了一下:「所以呢?你還不是一樣動不動就把你欠了安然的這種話掛在嘴邊來氣我?」

「我的確欠了她,還是為了你而欠下的,如果你一定要讓我說一個跟你功過相抵的借口,這個就是,還非常的充分。就因為我愛上了她,這份債,就顯得尤為的重,也是因為這份愛,我容不得一粒沙子,而你,竟然敢試圖傷害我們的孩子,安心,我看你是不想要命了。」

聽他說完,安心知道,喬御琛,她是挽留不住……不,她是永遠無法挽回了。

索性……破罐子,破摔。

「喬御琛,你覺得我過分對嗎?可我卻覺得,我只是做了自己必須要做的事情。因為你愛安然,所以,在你的眼裡,安然的所有事情都是大事,別人的一切,都一文不值。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對於我來說,你也是這樣的存在呀。因為太愛你,愛到無法自拔,所以,你的所有事情在我眼裡都是大事,別人的一切,也一樣一文不值。」

安心說這話的時候,是真的心痛。

她的夢想,她對未來的安排,這一切,全都被安然那個混賬給偷走了,她怎能甘心。

「安然如何,我不在意,但我卻容不下她懷上你的孩子,本來,她現在擁有的這個你,就該是我的。是你先招惹我的,是你先開始的,這場愛情遊戲,我還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可你卻已經全身而退,把我當成了累贅。

曾經,我也是個驕傲的公主一樣的大小姐,我也是集父母寵愛於一身,備受男朋友呵護的幸福小女人,這一切,卻全都因為安然的回歸,而被搞砸了。

我還清楚的記得,我生病的時候,你日夜照顧在我的病床前,哄著我,說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救活我的樣子,我還記得你每天在公司累了一天,還會來病房看看我,讓我放心的樣子。

那一切,只不過是一年前的事情,那些畫面,那樣深刻的刻入了我的骨髓里,可是,在這麼短的時間裡,你竟然已經全身而退,成了別人的妻子,別的孩子的父親。那我呢?我算什麼?」

安心淚流滿面的看著他,既然事情已經走到了今天這一步,她也只能豁出去了。

「我承認,我本來就有缺陷,可是這些年,為了你,我一直在改。試問,哪個豪門出生長大的女孩兒,會沒有點小驕縱小脾氣?我也有,可是為了不讓別人覺得,你找的這個安家的女兒沒有規矩不懂禮數,跟在你身邊的時候,我真的是在拼盡全力的改變自己,我的努力,你不可能看不出來的。

我為你做了那麼多,可你呢,你只是在我身邊,陪伴了我而已,四年,你甚至都沒能給我想要的婚姻,明明,你那麼睿智,不可能看不出,我想要嫁給你的心思。

是你,是你把我逼到今天這副境地的,我本來……可以乖乖的,在你身邊做一輩子好妻子的,我甚至已經想過,從此以後的人生,我要好好的做人,我願意為了你重新開始,因為我真的愛你。可是你呢,我舅舅,我媽媽,全都是因為你……」

她說著,掩唇落淚,半響后,才又重新哽咽道:「我走到今天這一步,全都是你逼的,是你親手把我推進了地獄,讓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讓我不得不重新站起來,變成一個壞人的。」

她梨花帶雨的哭訴這一切的時候,喬御琛只是聽著,不發表意見,也不反駁。

待她哭完,他清冷的道:「我們都一樣是人,沒有誰的人生,可以被怠慢。是你和你的家人聯手毀了安然的青春,毀了她的自由,還讓她在牢里活的……豬狗不如。

那這一切,你們自然要付出代價,沒有誰天生就可以被優待,做錯事情,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買單,你也一樣。」

安心閉目,再睜開眼的時候,她雙眸里閃著一抹戾氣:「所以,現在,是不是也到了你們付出代價的時候呢?畢竟我的人生,也被你們給毀了。」

喬御琛回頭,望向如鏡般的湖面。

安心的眼淚也好,哭訴也好,不管有道理又或者沒有道理,落進他的耳朵里,都絲毫無法再泛起任何的漣漪。

他雖能感受到安心說話時的絕望,可卻只像是一個看客一般……無所謂。

「看在曾經的面子上,在你剛剛哭訴指責的時候,我已經充分的給足了你面子,你哭也哭夠了,鬧也鬧夠了,現在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

他將釣魚竿從水中收回:「安諾晨的秘密是什麼?」

安心聽他忽然這樣問,冷聲一笑:「原來,你找我的目的是這個。」

「你最好老老實實的回答我,不要讓我再問你第二遍,不然……」

「我憑什麼告訴你?」她挑眉:「你以為,我還是從前那個唯你是從的安心嗎?我不會告訴你的,絕對。」

「你確定?」

安心冷哼。

喬御琛站起身,看了林管家一眼:「好好教一下安心小姐,什麼叫互相尊重。」

「是。」

喬御琛轉身走到一旁,背對著他們。

林管家看了一眼安心身後的兩個保鏢,他頭往湖水邊微微一側。

兩個保鏢立刻將安心拎起,拽向湖裡。

安心忽然落水,驚呼一聲:「喬御琛,你到底想幹什麼。」

林管家抱懷,站在湖邊:「安心小姐,這片湖是野生湖,湖水很深,每年,都會有無數人在這裡不小心落水淹死,當然,也不乏有個別人,是跑到這裡來自殺的。

今天傍晚,如果安心小姐的屍體被從湖裡撈出,那新聞一定會報道,你是為情自殺的,興許到時候,熱情的網友們,會幫你立一個貞節牌坊呢。」

安心咬牙瞪向林管家。

林管家表情很淡:「所以,你是說呢,還是不說呢?」

「我就不信,你們真的敢這樣做。」

林管家後退一步,對保鏢再次使了個眼色。

其中一個保鏢,立刻將安心的頭按進了水中。

安心驚嚇,在水中撲騰半天,幾乎快要窒息的時候,才被保鏢拎出。

她用力的呼吸,望向林管家。

林管家挑眉,看著自己的手心,口氣陰冷又犀利:「安大小姐,你以為在老爺子身邊做事兒,我的雙手會有多乾淨?」

安心凝眉,算計了一番,隨即冷笑著看著不遠處的喬御琛:「我說。」

喬御琛回身,走到湖邊,居高臨下的望著水裡的安心,抱懷:「你只有一次機會。」

「喬御琛,這件事,即便你知道了,對我來說,也並沒有什麼損失,」她揚眉:「所以,我就告訴你好了,安諾晨他喜歡安然。」

喬御琛冷笑,這一點,他當然知道。

安心的表情孤傲了幾分:「安諾晨愛著安然,是以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摯愛,他用情太深,早就無法自拔了,你就是他的情敵。」。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