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侯爺娶正妻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3:06
A+ A- 關燈 聽書

看著女子興奮又忍著的模樣,他心一暖。

事到如今,她還在心心念念給他解毒?

「輕歌,本王若解毒了,你會離開本王嗎?」

這問題一出,令雲輕歌一愣。

她不由得仔細看了他一眼,但因為這面具實在太礙眼,她伸手乾脆把他面具取下,才看見他如玉的俊容上滿是沉冷。

還有……

他那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映著的情緒,似是一種令她無法割捨和忽略的留戀。

興許是他的模樣實在太認真,她主動把他的大手拉過,握住:「不會,我陪你一輩子。」

這話,聽上去是情話,可在雲輕歌的心中群是最重的承諾,沉沉地在她心底紮根。

她說過,她要留下來陪他,陪他一輩子。

至於以後……出了這本書的世界,她恐怕注孤生了。

她的話令男人眉眼裡的冰塊仿若極快消融了般,眸底光華瀲灧,他在下一刻頓時反手握住了她的手。

「你這麼說了,本王一輩子都不會放過你。」

「好啊。」她微微笑了笑,眼底映著靈動的笑意。

不放過也好,她也願意不放過他一輩子。

「不過我可說好,你日後即便是登基了,這後宮里也只能是我一個人,不準娶別人。」

他失笑,「登基,你如何覺得本王會登基?」

雲輕歌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斬釘截鐵地說:「那當然,你有我啊,有我幫你,肯定能登基成功。」

那語調,如同在說今日的天氣般隨意。

他眼底鋒芒一掠,久久不再言語。

既然媳婦都說了這話,他自然要按照媳婦說的做才行……

……

又過了幾日。

雲輕歌這幾日每日都會去往侯府看望祖父祖母,悉心照顧他們,畢竟現在醫館那邊夜非墨已經派人去看守著藥鋪了,應該不會出什麼差錯。

這日,她還未踏入屋中,就聽見祖父與祖母的說話聲,還有侯爺的聲音。

祖母:「這位姑娘年紀雖比你小許多,可人家畢竟是知書達理大戶人家,你娶了人家以後休得再鬧出荒唐事。」

侯爺:「母親說的是,兒子一定謹記。」

喲,這會兒侯爺竟然這麼乾脆答應了,老實了?

不過那日江玉香的處置,其實並不能令雲輕歌滿意。

她沒有馬上進入屋中,而是站在門口等候了一陣。

這時雲子淵走了過來,看見妹妹站在門口不動,狐惑地問:「輕歌,你站在門口做什麼,怎麼不進去?」

「哦,我就是看祖父祖母與爹說話,我就暫時不進去打擾他們。」

她邊說邊轉身挽住了雲子淵的手臂,將他拉扯得走離了門口,聲音壓低了幾分問道:「哥哥,江玉香那女人處置得如何了?」

「之前不是被打了一百大板,現在還在屋子裡躺著呢,這傷勢大夫說沒個兩三月是絕對好不起來,皮開肉綻的。」

雲輕歌點點頭,並無同情心,反而想到這兩三個月,這江玉香應該是不敢再作妖了。

「而且現在侯府後院的掌權全部暫時交給了三房,祖母親自指導三房管理後院。」

「倒也是讓三房撿了一個大便宜。」雲輕歌低低喃喃。

她想起夜少卿和夜無寐感情甚好,之前夜無寐歸帝都時,二人還有丞相經常廝混在一起。

想起夜無寐,她突然瞪大眼。

她差點忘記了,夜無寐現在還在夜非墨的手中,而夜非墨一直都沒有跟她提及過要如何處置夜無寐。

即便是這幾日每夜彼此溫存,都不曾提及。

每晚男人將她困在身下,卻都沒有行夫妻之禮,不知道他在等什麼。

她發現大白天的想到這些事,忽然有些紅了臉。

「輕歌,你怎麼了,臉這麼紅?」眼尖的雲子淵一下便看見了她的面容上浮起的紅暈,尤其是沒有被瘢痕覆蓋的半張臉,紅得彷彿能滴血。

「咳咳咳……」雲輕歌尷尬地咳嗽,連忙轉移話題,「哥哥,那爹娶妻的日子定下了嗎?」

雲子淵點點頭,「就在這月最後一天。」

……

用過午膳后,雲輕歌便走了。

她走了沒多久,一輛顯眼的馬車在侯府門口停頓下來。

從馬車裡走出一位傾國傾城的美人,美人拎著裙擺匆匆忙忙往侯府里走。

「太子妃,太子妃,您慢些!」身後的丫鬟著急地喚她。

雲挽月則是根本沒有理會丫鬟的呼喚,她心底有氣,對母親這種愚蠢的行為氣得不行。

她入了院子,入了屋子。

江玉香似乎聽見了她的到來,故意一臉痛苦地哀嚎。

雲挽月如何看不出這女人在演戲,她冷哼了一聲,但還是按捺住了心底的怒火,走到床沿邊說:「娘,您這沒事了吧?」

趴在榻上的江玉香哀怨地抬頭看了一眼這許久不來看望她的女兒。

「你還知道我是你娘,我差點要死了!」

「我現在自身難保,這次出宮都是求了半天才求到的,娘你不要太無理取鬧好不好?」

「我無理取鬧?」

雲挽月暗暗翻了一個白眼,率先出聲止住彼此的爭吵:「行行行,咱們也別扯這些,你就告訴我,我爹要娶正妻了,這事是不是真的?」

這事兒一提起來,江玉香就想哭。

她忽然把臉埋進了枕頭裡,嚶嚶了兩聲,不知是真哭還是假哭。

雲挽月知道,事情已經成定局了。

畢竟這聘禮已經下了,這消息整個帝都都傳開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沒想到她娘是這麼沉不住氣,只要娘什麼都不做,就讓侯爺和祖父祖母鬥爭看誰更硬氣,侯爺執意要扶正她娘的話,誰也攔不住。

可沒想到,全讓娘這無語的操作給攪了。

不知為何,最近諸事不順。

她很想穩下來,好好對付雲輕歌的……

可惜老天似乎都站在了雲輕歌那一方,實在太過分了。

「月兒,娘也是著急,沉不住氣,都怪我……我當時想著能夠……罷了罷了,說這些又有何用……」

「聘禮下了,咱們也不能坐以待斃。等到爹迎娶正妻的那日,我們可以……」雲挽月的眼底閃過一抹詭譎的暗芒。

她的這一句話,讓江玉香更加疑惑了。

「月兒?」

「聽我的安排,就讓這女子進門也無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