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我走不了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6:17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表面上沒有多少波瀾,眼神卻深邃的眯起。

看到喬御琛的反應,安心凝眉:「你……不驚訝嗎?」

喬御琛抱懷,冷笑:「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

既然安心會這麼說,就證明她有什麼證據,他要知道全部。

「我親眼看到了,他偷偷藏在錢包隱秘夾層里的安然的照片,一開始我也只是有些懷疑,直到那天,我從會所里出來,正好遇上了喝醉了酒的安諾晨,他把一個公主按在牆上親吻,然後……我站在不遠處之外,親耳聽到,她邊親那個女人,邊叫著『然然』。

後來,我拍下了那個視頻,第二天去他辦公室問他,是不是愛上了安然,你沒有看到,他當時臉色鐵青的樣子,那分明就是不打自招。雖然他嘴上否認,可是當我給他看那段視頻的時候,他很激動的上來搶,要我刪除,我才確定了他的齷齪愛情。」

喬御琛冷聲一笑,左側嘴角上揚:「所以,你才用這個把柄,跟他要錢,讓他配合你去害安然?」

安心看向他,眼底多了一抹戾氣:「如果安然知道,她最喜歡的哥哥跟我一起害她,她會有多痛?」

喬御琛望著眼前這個跟自己在一起四年的女人,她這副猙獰的模樣,實在是……令人作嘔。

可他在這之前,竟然沒有發現,她是一個蛇蠍毒婦。

喬御琛聲音玄寒的道:「安然她不會痛,因為她身邊還有我。」

「你以為你的存在對安然來說是什麼?喬御琛,」安心仰頭哈哈大笑了兩聲,像是瘋子一樣:「你以為,你跟安然,真的只是這四年的仇恨那麼簡單嗎?如果你這麼想,那你就真的大錯特錯了,我知道你現在做著怎樣的美夢,不過我明確的告訴你,你的夢,一定會碎,你早晚還是會回到我身邊的,你知道為什麼嗎?」

喬御琛目光陰寒:「我看,做夢的不是我,是你。」

安心挑眉,淡定一笑:「你若不信,就等著瞧吧。」

真是個瘋子,喬御琛了冷眼掃向林管家后,轉身離開。

林管家對保鏢使了個眼色:「從今天開始,你們幾個好好『保護』安心小姐,如果安小姐有什麼風吹草動,立刻向我彙報。」

「是。」

林管家轉身離開,保鏢將安心從水中拉出。

安心坐在水庫邊的地面上,抬手拍著自己的心臟,瘋了一般的狂笑。

笑了足有三分鐘,她才終於停下。

她淚眼模糊的望向遠處的水面,咬牙,想起了那天,那個女人跟自己說過的話。

那個女人說:「你真的以為,過了四年,你就真的是喬御琛的女人了?安心,別忘了,你只是個替身,替身終究會有被替換的一天。你現在只有跟我合作,才能扳回一局,因為只有我,才會為保守秘密。」

她閉目,委屈的憋著嘴哭了起來,一手捂著額頭,一手因為心裡的痛悶拍打著地面,瘋了一般的仰天長嚎。

安然,安然,為什麼會是安然,為什麼……

回市裡的路上,林管家開著車,喬御琛翹著二郎腿坐在後排。

林管家道:「少爺,安心的話,會不會是騙人的,安總可是安展堂的親兒子,夫人的親哥哥,他愛上夫人,那可是亂倫,我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

喬御琛想起過往對安諾晨的懷疑,淡定的道:「安心沒有撒謊,安諾晨對安然的感情,的確有些不對勁,親哥哥與親妹妹之間感情好是正常的,可是安諾晨看安然的眼神,有問題。

而且,如果不是真的,以安諾晨的個性,他怎麼可能對安心妥協,幫她害安然。」

林管家從後視鏡里看了他一眼:「少爺,你以前就發現了?」

「我只是沒有往那方面想,畢竟……這種事情還是比較少見的,我只當是,他們兄妹從小沒有在一起生活,所以安諾晨對安然格外的好而已。」

林管家點了點頭:「少爺,那夫人那邊怎麼辦,這種事情,我們不能告訴她吧。」

「當然不能說,」喬御琛看他:「這件事兒,把嘴閉牢了,尤其是安心的嘴,讓人給我看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知道了少爺。」

安諾晨給安然打第四次電話的時候,就意識到,安然是不想接自己的電話了。

他悲哀的坐在房間的床上,一動不動。

怎麼就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晌午,秘書打來電話。

「安總,會議時間馬上就要到了,您什麼時候過來。」

安諾晨冷聲:「取消。」

「可是安總,外商都已經過來了,我們是好不容易才爭取到了這次的機會,如果取消……」

「我讓你取消,」安諾晨怒吼一聲。

秘書愣了一下,還不等反應過來,安諾晨已經將電話掛斷。

這次項目對安氏集團有多重要,秘書親自參與過,自然會知道。

他不知道安總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情緒忽然間會有這麼大的波動。

只是他知道,項目不能停,不然總有一天,安總一定會後悔的。

他不再猶豫,撥打了安然的電話。

看到安氏集團的秘書打來電話,安然想了想,還是接聽了。

「喂。」

「二小姐您好,我是胡秘書。」

「我知道,有什麼事嗎?」

「二小姐,是這樣的,今天,安氏集團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外商會議,可能需要您來主持一下。」

安然凝眉:「這件事交給我哥處理吧,他可以全權替我處理和表決。」

「安總今天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沒有來上班,這個項目,當初就是他一手促成的,對公司來說,真的非常重要,剛剛我給他打電話,他竟然讓我取消,二小姐,我是真的怕以後安總會後悔,所以,我才冒昧的給您打電話,請您來主持一下大局。」

安然沉聲:「會議時間是幾點?」

「十一點半。」

安然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現在是十點四十,還有五十分鐘。

「那好,胡秘書,我這就給我哥打電話,你想辦法跟外商那邊周旋一下,一定要拖到我哥過去。」

秘書連忙道謝:「多謝二小姐,我一定會盡量去做的。」

安然掛了電話,直接找到了安諾晨的號碼,回撥了過去。

安諾晨很快就將手機接起:「然然……剛剛我給你打了好多電話,你是沒有把手機帶在身邊,對吧。」

「你為什麼不去公司?聽說公司里今天有很重要的會議,你是打算不管了嗎?安氏集團給你的那天,你是怎麼答應我的?」

安然聲音有些清冷。

「我說……我一定會把安氏發揚光大,讓安家人……後悔。」

「所以呢?你現在即使這樣實現你自己的諾言的嗎?你昨天問我,還能不能相信你,可我現在倒是想問你一句,如果你連自己的承諾都可以忘記,那你還值得我相信嗎?」

安諾晨閉目:「然然,我……我只是心裡太悶。」

「哥,」安然嘆口氣,聲音里也染上了一絲無奈:「我知道,你一定有你的苦衷,也知道,你不是機器,你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有情緒的時候,你也會選擇逃避,可是,這項目不是花費了很多時間和努力去促成的嗎,現在……眼看著就要成功了,你怎麼可以忽然間放棄呢。

我們兄妹之間的問題,是我們的問題,你不能把情緒帶到工作中呀,你還知道,安氏集團到底有多少員工,在等著你勝利的消息嗎?」

安諾晨點頭:「我知道。」

「那你還要繼續這樣嗎?如果你真的覺得,這個會議你沒有辦法去開了,那我去,你給我一個答案,不要讓外商等太久。」

「然然,我就問你一個問題,剛剛……你是故意不接我電話的嗎?」

安然沉默,隨即點頭:「是。」

「為什麼,你以後……真的打算再也不理我了嗎?」

「哥,我只是想要冷靜一下,因為我真的想不明白,你為什麼要背叛我,我明明那麼在意你,可卻被你背叛,這種感覺,你能體會嗎?」

「我們早晚有一天,還能像從前一樣幸福對嗎?總有一天,你會原諒我,實現我們曾經的諾言,離開喬御琛,跟我和我媽在一起幸福的生活,對嗎?」

安然凝眉,離開喬御琛嗎?

從前,她的確是這樣想的,可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她把喬御琛,也算進了自己的未來當中。

如果真的要離開……

想到離開這兩個字,她心裡真的覺得好難過。

「對嗎?」電話那頭,安諾晨再次追問。

安然咬唇:「哥,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未來的事情,我不想再提前計劃了,走一步,算一步。」

「是因為我背叛了你,所以你開始討厭我了,對不對,然然,你以後,再也不會原諒我了吧,」安諾晨的聲音幾乎崩潰。

「不是因為你,哥,與你無關,是我自己的問題,曾經,我那麼信誓旦旦的跟你和阿姨說,報了仇,我一定會離開這裡,重新開始的時候,我錯算了自己的心。本以為,我一定能全身而退的,可現在……我走不了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