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竟然是個假貨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9:31
A+ A- 關燈 聽書

皇帝都要忌憚三分的水家,這個女人好狂妄的口氣。

水薇冰又看向君明輝,「我也說清楚了,我連妾都願意做,如此紆尊降貴,你就不能娶我?」

「妾是納,可不是娶。」那方,風絕舞又說了一句。

這話,真是氣得水薇冰很不耐煩。

「你多話!」說罷,朝著風絕舞極快地出哪裡一掌。

「轟」地一聲響,這一掌擊來,速度快得讓人眨眼不及。

君明輝眼疾手快地拉著風絕舞躲過了她這一掌,「你為何打人?」

「我不但打她,我還要殺了她!」水薇冰眼中戾氣橫生,又朝著風絕舞連出了幾掌。

這強勁的掌風掃來,風絕舞都始終躲在君明輝的身後,君明輝拉著風絕舞不斷閃躲,才得以倖免。

見打不到人,水薇冰幾乎要發瘋,怒道:「明輝哥,你讓開!」

「你鬧夠了沒有!」君明輝低喝了一聲,「信不信回去本宮真的滅了你水家!」

水薇冰一怔,不可思議地看著君明輝。

她沒想到男人如此無情。

「把佛光金蟬交出來,此事便作罷。」君明輝看她一臉吃驚的樣子,心中略有一股異樣劃過,猛地轉開了視線。

他本就是容易心軟的人,尤其是這個女子之前還是不錯的,現如今……

「我不交!除非你娶我!」水薇冰固執地說道。

……

此刻蘇雲沁已經迷暈了門口的兩名守衛,正蹲在不遠處偷聽。

她轉頭看向風千墨,「看來只有我們自己去找了。」

不知道這女人會將葯藏在何處。

看水薇冰這女人,恐怕武功不錯,否則也不會有膽子去做盜賊了。

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做,非要做這盜賊,果然是有志之士。

「再等等。」風千墨握住了她的手腕,低聲警告,「不想看看君明輝怎麼樣?你這麼急著走,只會打草驚蛇。」

蘇雲沁古怪地睨著他,懷疑他就是想聽君明輝答應吧?

「……」金澤在一旁默默抽著嘴角。

他們家陛下分明就是想等著君明輝點頭答應說一個好,如此一來,這算是解決了一個情敵……

這算盤打得,可真是極好。

蘇雲沁也只好等著,聽著屋內的動靜,越來越不耐煩了。

……

「你非要逼我?」君明輝又問道。

「你能娶她,為什麼不能娶我?」水薇冰怒道,「我逼你,還不是你逼我。如果你不退我的婚,我也不必被嫁給不喜歡的男人,我也不會從家中走出,這般狼狽!」

「喂喂喂,我都聽不下去了。」風絕舞打斷了她的控訴,「你這女人真是一點不講道理,太子殿下,人家怕怕,乾脆殺了她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如果是她家皇兄,一定不會再等待,直接一掌斃了這女人。

現在倒好,這個君明輝真是磨磨蹭蹭,一點都不想快刀斬亂麻!

若是讓她嫁給這種男人,還不如殺了她好。

君明輝睨她一眼,鬆開了風絕舞的手,「薇冰,你可別怪本宮。」

「明輝哥哥?」水薇冰一抬頭,對上了君明輝那一雙陰鷙的眸子,心咯噔了一下。

她從來沒有見過君明輝用如此的眼神看他,以前即便是對她有些厭煩了也只是淡淡地看著她,此時此刻她分明在他的眼中發現了殺意。

神經再大條的風絕舞都清晰感覺到了,轉頭瞪了一眼水薇冰。

「把東西交出來,這是給人家孩子治病的東西,你這樣做會不會有些沒道德!」

她的語氣也有些急切了。

她覺得這叫水薇冰的女人是個可憐人兒,若是再繼續以這樣的太極方式打下去,她家皇兄可能會不耐煩衝進來殺人了!

現在看來不止皇兄會殺人,連君明輝都對這女人動了殺意!

水薇冰連連往後退了數步,心中一陣發怵,「不……」

她話還沒有說完,只覺眼前白影一閃,原本還站在幾步外距離的君明輝瞬間掠到了她的面前,直逼她,扼住了她的脖子。

「東西在哪裡?」君明輝一字一頓地問道。

他雙眸中涌動的殺意,彷彿還有一股魔念。

水薇冰只覺得窒息了一下,艱難而又不無法置信地看著君明輝,艱難地抬起手,指著前方的一處牆壁上。

「在……暗閣里。」

「薇冰,你若是好好將東西交出,本宮還尚且念你的情分,可惜你現在一點自覺都沒有。」他眸中陰鷙的光越來越甚。

他感覺身上無處不在因為殺戮而興奮。

盯著君明輝這雙殺念極重的眸子,水薇冰一雙眸子紅透了,她想哭。

因為脖子被緊緊扼住,她根本無法反抗。

風絕舞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立刻去牆壁的暗閣搜尋。

看來,她需要對君明輝改觀。

這男人並不是像剛才她所認為的那般優柔寡斷,他身體里也流動著跟她家皇兄一樣的狂暴因子。

打開暗閣,風絕舞驚叫了一聲。

聽見聲響,君明輝轉頭去看。

「呵呵呵……」被扼著脖子的水薇冰發出一連竄的笑音,彷彿是在嘲弄風絕舞的愚蠢,「那都是毒蛇……」

風絕舞低咒了一聲,因為剛剛打開暗閣太心急,手上忽然一痛,就被這暗閣里的毒蛇給咬了。

「有毒……」她低低地說了一句。

此刻門忽然被人給踹開了。

「絕舞!」蘇雲沁闖了進來,看見君明輝扼著水薇冰的脖子,愣了一下。

水薇冰也轉頭看向她,眯眸。

她有這女人的畫像!

雖然之前這女人用銀魂門門主的身份一直都是易容的狀態,可她的臉,自己絕對不會記錯!

「果然還是為了她……」水薇冰瞪著蘇雲沁,目眥欲裂。

蘇雲沁懶得理她,走到了風絕舞的身邊,點了風絕舞的幾處大穴,以免讓毒血侵入五臟六腑。

「君大哥,快帶絕舞去逼毒,她的毒要馬上吸出來。」她吩咐了一句,伸手往暗閣里伸。

君明輝瞳孔微縮。

水薇冰則是一臉看好戲的樣子看著,彷彿確定君明輝不敢掐斷她的脖子。

蘇雲沁伸手,毒蛇卻不敢靠近蘇雲沁分毫,甚至因為她的靠近而紛紛從暗閣里爬開,似是在躲避蘇雲沁。

她取過暗閣里的錦盒,立刻打開檢查。

看來,蠱后的的百毒不侵還真是不錯。

倘若沒有因為和風千墨之間的相阻,她也很願意接受這蠱后在身體里的……

看著蘇雲沁竟然坦然而輕鬆地取過了藥盒,水薇冰的瞳孔赫然瞪大,「你……」

「君大哥,你還愣著幹什麼,把絕舞帶走。」蘇雲沁說道。

她讓風千墨在門外等著她,她只是擔心某暴君闖入會動手殺人。

她並不希望讓佛光金蟬見血。

見血是件危險的事情。

君明輝冷睨了一眼水薇冰,一把甩開了水薇冰的脖子,抬步往外走。

這一股力道很大,直接將水薇冰甩在了地面上,她摔得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她抬起頭,惡狠狠地瞪向蘇雲沁。

她把這一切過錯都怪罪在蘇雲沁的身上!

蘇雲沁走近她,居高臨下地看著她,「水姑娘,咱們無冤無仇,你這樣做有點過分了。」

她蹲下身來,直視水冰薇的眼。

「你有病吧?」她忽然說了一句。

「你說誰有病!」水薇冰瞪眼,差點要吐血。

蘇雲沁微笑,「放心,我是大夫,看你雙眸無神,眼白髮黃,肯定是有病吧?長期欲求不滿?」

「……」水薇冰瞳孔驟然瞪大。

「所以養了不少男寵在身邊吧?」

「……你,怎麼知道?」水薇冰的心頭俱震,差點要發飆。

她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一眼看穿了她的所有舉止。

「既然如此,你覺得就你這樣還配得上你的太子殿下?他日後是一國之君,而你,已經有這麼多的男人了,他會要一個被無數男人給碰過的女人?」

蘇雲沁站起身。

水薇冰捏拳。

「水姑娘,我家相公在外面等我可能都不耐煩了。我覺得你自己思量一下。」

她捏著錦盒轉身。

「等等。」水薇冰忽然叫住了她的腳步。

因為君明輝的緣故,她一直暗中打聽關於蘇雲沁的一切事情,不管是怎樣的事情,她都想飛盡一切心思知道。打聽到一切,也包括了蘇雲沁嫁給了一個男人的事情。

至於這個男人是誰,她也沒有打聽到。

此時此刻,聽著蘇雲沁這一口一個相公,她終於明白過來了,君明輝與蘇雲沁是徹底不可能了。

「還有事?」蘇雲沁半轉過身來看她。

水薇冰狼狽站穩身子,陰測測地笑了,「勸你看看你的葯,真的還是假的。」

蘇雲沁皺眉。

剛剛她匆匆看了一眼,難道還有假?

這個想法自腦子裡一閃而過,她連忙打開錦盒看,瞳孔驟然縮了下。

很快,她的眸底染上了濃濃的怒意,猛地轉過身逼近水薇冰,一把拽過了她的衣襟。

「拿個假貨逼君明輝娶你?」她冷笑,差點要爆粗口。

她怒極!

她費了多大的勁,等了多久,好不容易眼看第三味葯拿到手了,這死女人竟然擺了她一道!

「真的佛光金蟬在哪裡?」蘇雲沁一字一頓地問。

「不知道。」水薇冰轉開頭,冷著臉,「我從得月樓取到的就是這東西。」

蘇雲沁抿唇,眸光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