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無奈身份有些特殊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9:38
A+ A- 關燈 聽書

要不是因為這女人的身份特殊,蘇雲沁此刻很想動手殺了她!

這是給她女兒治病的救命葯,而這女人……

「你若是殺我,我也不知道。」水薇冰轉回目光,直視著蘇雲沁眼底明顯涌動的殺意。

這一剎那,屋中的氣氛僵硬凝滯至極。

蘇雲沁深呼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隨即,她猛地鬆開了水薇冰的衣襟。

水薇冰的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在地上。

門外恰在此時傳來了腳步聲。

「雲沁。」沉冷的男音喚住了蘇雲沁。

男人朝著蘇雲沁走來,幽邃的黑眸中涌動的吞噬人心的暗芒。他步步走近,靠近蘇雲沁,掃了一眼扶住牆壁的水薇冰。

「我們走吧。」蘇雲沁轉身,拉住風千墨的大手。

她沒有看男人,只是心底陷入了一陣絕望和難受。

這是給她女兒治病的葯,現在所有線索都斷了。

風千墨側頭始終注視著她,空出一隻手將她攬進懷中往外走。

看著二人,水薇冰拂了拂凌亂散在臉上的髮絲,忽然出聲道:「不過也並不是沒有線索。」

大概是瞧見蘇雲沁在別的男人懷中,水薇冰對蘇雲沁再也沒有之前那麼大的敵意。

聽見她的話語,攬著蘇雲沁的風千墨停下了腳步,扶著蘇雲沁轉過身來直視水薇冰。

男人那極具壓迫性的視線落過來,帶著帝王式的睥睨,讓人倍感壓力。

水薇冰不敢對視這男人的眼,垂眸,低低地說道:「那日我去偷時,聽見了那得月樓老闆與漠北王說的話,他們說,東西已經交給了聖女國的國君,好聯合聖女國。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

蘇雲沁皺眉。

「他們還說,拿個假貨替代真的佛光金蟬,到時候還能大賺一筆,這是一個只賺不賠的生意。」

聖女國?

蘇雲沁皺眉,按照這話的意思,這是天焱國邊境的小國。

漠北王這是打算聯合眾小國扳倒天焱?這可真是不好。

古越雖然比不上天玄天焱兩個大國的實力,但古越絕對不會留住這樣的禍患,因此古越周邊的小國很早就被囊括入古越的疆土裡了。

這聖女國她是早有耳聞,領土不大,但全是女人在其中生活。

國君也是女子執政。

聖女國什麼都不缺,只缺男人。

聽聞每次進入一個男人都會被爭相搶奪,這是女人們之間的鬥爭。

想到這裡,她都覺得有些恐怖。她轉頭看向風千墨,眼神犀利了幾分。

「怎麼?」感受到她的目光有些不懷好意,男人眉宇一皺。

「你長得這麼好,還是不要跟我進去了。」蘇雲沁板著臉,很認真地發布命令。

豈料,風千墨的臉色驟然一沉,「不行。」

她一個人,他不放心,即便聖女國里全是女子。

蘇雲沁雙眸綻放了晶亮的光,興奮地道:「那好呀,那你扮成女人跟我進去?」

「……」男人的臉色越來越黑。

「看吧看吧,就知道你不願意,那就算了唄!你乖乖帶著大寶小寶等我,我去去就回……」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行!」男人想都不想就拒絕了,「孤可以做你男寵。」

蘇雲沁瞪大眸子,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他……剛剛說了啥?

「你如今是古周國公主,不是嗎?」男人不動聲色地提醒她。

蘇雲沁連忙咳嗽起來,不知是真的咳嗽了,還是被他的話給驚到了。

見她咳嗽不止,風千墨伸手輕輕拍她的胸口。

「孤不會讓你一人去。」他拍著她,一字一頓。

蘇雲沁由著他拍著胸口,明知道他這是找理由吃自己的豆腐,可偏偏她沒有拒絕的理由。

「行行行,聽你的。」

她就想不明白了,一國之君既然男寵都願意拉下面子做,怎麼這穿女裝扮女人就不肯?

在她看來,這兩者之間並沒有多大的區別。

……

風絕舞被君明輝帶出了林子,外面幽深的天氣夾雜著寒涼。

君明輝替她挑開了車簾,吩咐道:「上馬車,我替你逼毒。」

雖然不大樂意,風絕舞還是忍著心底的不悅上了馬車。

這會兒附近也沒有醫館,蘇雲沁還在木屋裡,除了君明輝別無他人。

她渾身無力至極,保命要緊。

君明輝也坐入馬車內,抓過了她的手。

他的動作並不溫柔,讓風絕舞暗自「絲」了一聲,不滿地瞪他。

「你平日里都是這麼粗暴對待病人的?」

「……冒犯了。」君明輝彷彿才回過神來似的,愣怔了一下,才低低地說道,「本宮只是有些生氣。」

風絕舞撇嘴。

他生氣?他生個什麼鬼氣!

她才該生氣,不過好在最後的結果是圓滿的。

他抓過她的手,從懷中摸出了醫用的銀針,一針針扎在她白皙纖細的手臂上。

隨著針扎入手臂上,脹痛感越來越強烈,讓她紅了眼眶。

「痛痛痛……好痛!」

「忍著點。」君明輝低聲吩咐著。

「那你得輕點啊!」女人控訴地說道。

但手臂上的黑色血珠也因為這樣的施針而紛紛滾落了出來。

蘇雲沁和風千墨走出時,正好聽見了來自君明輝馬車內二人的對話聲,讓人遐想無限的對話。

「我們……」她轉頭問風千墨,哪知手臂就被風千墨給往前扯著走。

「幹嘛?」蘇雲沁奇怪地問道。

風千墨睨她一眼,眼神彷彿在說她沒眼力,「不必打擾他們。」

嗯……他家皇妹平日里雖然大大咧咧,母后每次給她找駙馬都被她給拒絕了,可這個年紀也確實該找個人家嫁了。

而那君明輝……

能解決了情敵,正合他意。

蘇雲沁彷彿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嘴角又抽搐起來,暗自咕噥:「卑鄙奸詐小人。」

「你說什麼?」男人自然聽見了,危險地看她。

「沒……說你高大英俊,英明威武,聖明萬歲。」

男人輕哼了一聲,卻也不拆穿她。

回到客棧后,他們便收拾了一下行禮,蘇雲沁帶著兩個孩子匆匆趕往聖女國,連夜離開。

……

風絕舞被君明輝送到客棧,心底倒是由衷地感激了一聲:「多謝太子殿下。」

君明輝沒說話,抬頭看了一眼客棧二樓。

「沒點燈。」他說道,「可能已經走了。」

蘇雲沁匆匆離開,是為了避開他,還是……他自己想多了?

聽他這麼說,風絕舞連忙也看向二樓,果然,二樓的燈是熄滅的,顯然早已沒有人了。

她瞪大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連忙大步往裡走,尋到了客棧的老闆。

君明輝沒有下馬車,坐在馬車裡卻沒動。

「殿下,可要回宮?」車夫小聲問。

「再等等。」君明輝抱著手臂,目光幽幽地看著在客棧里與客棧老闆說話的風絕舞。

他忽然想……

若是母后非要逼迫他,與其娶一個橫豎看不順眼的女子,不如娶一個稍稍還能看順眼的女人?

不過一會兒,風絕舞從屋內走出,垂頭喪氣地模樣。

「怎麼?」

「皇兄走了。」風絕舞抬起頭看了看四周,這黑燈瞎火的,他們連夜離開是匆匆忙忙去哪裡?難道是佛光金蟬沒拿到?

君明輝目光落至她的臉上,帶著一抹深意問道:「你怎麼辦?」

「我?住這裡啊,等皇兄他們回來。老闆說了皇兄說會回來……」

「要不要進宮看看?」君明輝忽然說道。

風絕舞愣了一下。

她古怪地看著君明輝,覺得今晚上這男人對她的態度好得不像話,怪怪的。

「你想打什麼鬼主意?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利用我追回蘇姐姐,你想都別想!」

君明輝:「……」

他在這女人的心底就是這種存在?

風絕舞冷哼了一聲:「多謝太子殿下的好意了,你們天焱國的皇宮我還是不進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天焱和天玄交惡,我回客棧了。」

說罷她洒脫地揮了揮手,走入客棧。

看著女子那張揚洒脫的背影,君明輝有些失笑。

這女人還真是一點公主風範都沒有。

……

趕至聖女國已是第二日午時之後了。

因為貼著天焱國邊境之地,佔地面積不大,因此國門很高很深。

要進聖女國的車輛極多,在宮門口排成了長龍。

蘇雲沁的馬車正好排在比較末尾之處。

每經過一輛馬車都要被鎮守國門的士兵給嚴格把守。

倘若這些人身上帶著刀劍等鋒利武器都要被收繳,倘若這些人中有男人,只要男人沒有妻妾成群都會被放入。

女士兵們一個個審問,如同審問犯人一般嚴格。

大約等了半個時辰,終於輪到蘇雲沁的馬車。

「你,還有你,你們兩家中有無妻妾?」

蘇雲沁聽見了外面的女士兵囂張至極地問著金澤與金冥。

聽著這問題,蘇雲沁莫名想笑。

就金澤和金冥這兩個粗漢子,怎麼可能有妻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