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皇上急召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3:13
A+ A- 關燈 聽書

「什麼?」江玉香尖著嗓音叫出來,激動地差點要從床榻上跳起來,但又牽扯到了傷口,連忙躺了回去。

「娘,最近你老實點吧。爹若是對你還有一點夫妻之情的話,肯定還會再來看你,你就裝可憐一點。」

江玉香終於安靜下來了。

就算這個女人不娶,兩個老不死的還會安排侯爺娶別的女人。

她的女兒說得對,與其這樣,倒不如就讓那家小姐進門好了。

此刻的江玉香,心思也明鏡了許多,慢慢點頭。

「你說得對!」

……

雲輕歌沒有回府,而是去了醫館看了看。

醫館關著門,但藥鋪還開著。醫館門口還守著幾位等待看病的病人,有的等不及了,還衝到了藥鋪里問如意。

「如意姑娘,怎麼回事,你們吳大夫什麼時候能回來呢?」

「就是啊,這仗都打完了,怎麼吳大夫這軍醫還不回來?」

「我們每天都等著,可等的黃花菜都涼了!」

如意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了,擺了擺小手說:「不是告訴你們了,吳大夫在兩軍對戰時死了嗎?你們若是非要在這兒等,不如再另尋良醫,以免耽誤病情。」

她提到吳大夫的時候,眼眶也有些發熱。

畢竟吳大夫待她不薄。

這次的事情,她心中其實更加怨怪太子。

之前對太子的那點念想,在這次打敗仗又讓吳大夫失了性命上,早就煙消雲散了。

雲輕歌看著小丫頭板著臉解釋了一番后,又低下頭來,似乎情緒不佳。

如意這丫頭,倒也是個不錯的。

她放下車簾,說:「回府吧。」

一回靖王府,雲輕歌就奔向了書房。

「阿墨!」

她不知道書房內有其他人,更沒有注意到門口的青玄使勁朝著她使眼色的模樣,她撲進了書房內,卻表情一頓。

臉上嬌嗲的笑容還來不及收斂,尷尬地對視上他們的目光。

風涯、阮芷玉以及幾位不認識的男人,目光齊刷刷看向了她。

她狠狠咳嗽了一聲,才掩蓋了自己的情緒。

「我那個啥,你們慢聊,我先走了。」

她這靖王妃,還真是一點都不矜持。

不知道夜非墨這些兄弟們會怎麼想?

夜非墨瞥向她尷尬窘迫的模樣,唇角揚起一絲微弧,吩咐說:「過來,別亂跑。」

雲輕歌輕輕哦了一聲,走到了他的身側。

「阮大夫,這醫館之事有勞你費心了。」夜非墨忽然對阮芷玉說。

阮芷玉微微頷首,看向雲輕歌,笑意在眼底暈染,「王爺放心,這畢竟是王妃的心血,芷玉一定竭盡全力去做好。」

「芷玉,你要去坐鎮我的醫館?」雲輕歌眼眸一亮。

「倒也只是暫時的,到時候你可以用其他身份來醫館。」阮芷玉微笑,「這也是王爺的意思。」

雲輕歌看向夜非墨,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動。若不是這麼多人在場,她真想抱著這男人狠狠啃一口。

他怎麼就這麼了解她?

他怎麼就知道她特別在乎行醫和開醫館的事情?

有夫如此,還有何求?

「如若無事了,芷玉就先告辭了。」

夜非墨微微頷首。

風涯目光始終追隨著她,直到人家姑娘身影消失在了眼前,他都沒有收回目光。

「不用急著看,以後你想何時看都行。」忽然某男的聲音淡淡響起。

風涯轉回頭來,一臉感激地看向夜非墨:「阿墨,你可真是大好人。所以,你是特地為了我才讓芷玉做這醫館大夫的?」

他說這話時,特地偷偷瞄了一眼雲輕歌。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跟雲輕歌爭寵。

雲輕歌揚了揚眉梢,她也不是那般小氣之人,所以自然也不會說什麼。

但某人卻不是,他薄唇輕啟,漠然吐出了幾個字:「你只是順便。」

風涯無語到滿臉黑線。

「哦,事情已經談完了,我們也先告辭了,就不打擾你們二位了。」風涯摸了摸鼻尖,轉身走了出去,其他人也一同跟著走離了屋子。

雲輕歌見他們都走了,才在夜非墨的腿上坐下,抬手抱住他。

「你們最近似乎在密謀什麼大事?」

「不算大事,小事,不勞夫人費心的小事。」他長指落在她半邊被瘢痕遮蓋的臉頰上,聲音很輕。

這語氣,好像是在告訴她,除了她的事是大事以外,其他的事情都算不上大事。

雲輕歌不知為什麼,直覺告訴她,這男人密謀的事情跟奪位有很大關係。

「阿墨,最近叛軍的消息到處都是,整個帝都人心惶惶,你……應該聽說了吧?」

這剛和西玄打仗完畢,就有叛軍出現。

對天焱來說,還真是捉襟見肘的緊張。

他眸光微閃,很沉地嗯了一聲,語氣卻多了一抹意味深長:「你擔心什麼?」

「我擔心你罷了。你想,現在太子打了敗仗,皇上不會用太子了,夜無寐失蹤,皇上無法,最後只有你了。」

雖然他現在是個「腿殘」加「毀容」的皇子,可皇上必定不會考慮這麼多,想到的只是夜非墨有帶軍隊的威懾力,而且還有厲害的打仗才能。

沒想到雲輕歌會說出這番話,男人頗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梢,伸手將她的小手握住。

「不用擔心。」

雲輕歌歪了歪頭。

他每次說的都是不要擔心。

這話讓她如何接?

他不讓擔心,可她的心底多少還是擔心的。

「阿墨,我能跟你說,這叛軍的事情……」

她話還沒有說完,門被敲響,青玄的聲音突然傳入屋中。

「主子,皇上急召。」

「皇上急召?」雲輕歌眼神一凜,心底湧起一抹不安,她看向夜非墨,心底略帶擔心。

她覺得皇上很可能會像她猜測的那般,做出這麼「荒唐」的事。

但比起她的憂慮,男人反而只是側過頭來朝著她給了一個安慰性的淡笑,笑容美好到能令世間萬物失色。

雲輕歌:「……」

此時此刻,對她使用美男計沒什麼用處啊喂!

「等我回來。」他也不顧青玄在場,在雲輕歌的側臉印下一個輕如羽毛的吻,隨即將易容人皮和面具貼上離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撫了撫被他親過的地方,還有些發燙。

「雲小姐,叛軍的事情,最好提前提醒大反派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