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碎嘴子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3:49
A+ A- 關燈 聽書

第211章碎嘴子

戰王府中,雲耀在夏侯襄提親回府後的第一時間便趕到了戰王府。

雲耀現在對夏侯襄和容離的婚事舉雙手雙腳贊成,以前算他眼拙,那麼腹黑切厲害的嫂子竟然被他說的如此不景氣,為此他對容離表示了深深地歉意。

曾經還提議要親自登門去容府道歉,結果被夏侯襄制止了,有時間整這些有的沒的,倒還不如身體力行來點實際的。

是以,王府修葺的監工,妥妥的落到了雲耀的肩膀上。

夏侯襄給了他張圖紙,在交代完畢后看著雲耀那一張老大不樂意的臉后,涼涼的來了句,「不若不願意也無礙,我天天能見到離兒,沒準哪天一不小心…」

「哥你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雲耀一個軍姿站的筆直,開玩笑,要是把之前他說的話告訴給嫂子,他還能全須全尾的繼續生活下去嗎?

想想霧迭山的土匪頭頭們,他自認為腦子還不如人家呢。

夏侯襄滿意的走了,有夫人的感覺就是好。

看看,現在他再支使雲耀做事都不用說別的,搬出離兒雲耀立馬老老實實的了。

雲耀要是知道夏侯襄所想,一定會一口老血噴出來了,怎麼在外大名鼎鼎英勇無比的戰王爺,私底下竟然這麼的…無恥!

這次來戰王府,雲耀自然是來道喜的。

他這哥們兒命其實不好,他最重視的幾個家人接連喪生,少年時他們便並肩作戰,雲耀和夏侯襄的感情相當深厚。

當時,夏侯襄的頹然他是看在眼裡的,後來夏侯襄為何拼了命的征戰沙場他也是清楚的,一切不過是為了讓自己儘快強大起來,好查明當年的因由。

他若是不儘快成長,那麼極有可能在未有動作之時便被除掉。

身為皇家人,既是榮耀的,同時也是悲哀的。

冷血、功利、傾軋,這一切負面的東西,在皇家體現的淋漓盡致。

真情少之又少,那些平常百姓家常見到兄友弟恭、闔家歡的場景,在皇家人的眼裡,卻極為珍貴,甚至可以說是奢求。

如今,自個兒兄弟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而且又是個不錯的女人,雲耀當然會送上祝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只是,雲耀一來夏侯襄就把手頭上忙不過來的事情丟給他處理,

雲耀樂呵呵的樣子瞬間被苦瓜臉取代。

他就是活該,明知道來了會被奴役還上趕著過來,雲耀苦著臉盯著王府里的小廝們忙上忙下,墨堯四人從他身邊經過的不禁側目,怨念也太深了吧?

雲耀撇撇嘴,能不深嗎?

將這些事丟給他做,自己跑去找女人,他怎麼這麼命苦啊!

看了半晌,把小廝們挨個念一遍,雲耀的心情終於好些了。

果然吶,有氣就要撒出來嘛。

王府里正在忙活的下人簡直想要將雲耀趕出去了,他們要抓緊為主子的婚禮布置啊,這人一直在旁邊碎碎念,簡直煩不勝煩吶。

最後還是墨堯看不過,客客氣氣的將雲耀請到書房,說是請其實就是嫌棄他在一旁添亂,還是在書房等主子吧。

雲耀絲毫沒察覺自己被嫌棄了,反而樂呵呵的表揚了墨堯幾句有眼力價,知道體恤他的辛苦。

沒多久,夏侯襄便回了王府,見到埋頭在他書房看書的雲耀,走過去踢了踢他,「不是讓你看著,怎麼跑這兒了?」

偷懶是不是?

看他不告訴離兒,哼!

「啊?」雲耀從兵書里抬起頭來,「沒有啊,墨堯讓我在這歇會,外面忙的差不多了。」

夏侯襄懷疑的看著他,沒等雲耀再說什麼,他去往前堂,看看忙的如何了。

前面還在如火如荼的忙活著,見他來了,墨堯四人走到近前,向他彙報進程。

彙報完后,墨堯頓了頓,神色有些尷尬的說道,「主子,您別讓雲少爺過來了。」

「怎麼?」夏侯襄聽這話音兒不大對。

「他…」墨堯不大好意思說。

結果墨陽、墨雲、墨白三人異口同聲的接道,「嘴太碎了!」

怨念滿滿,他們已經夠忙的了,還要聽雲少爺在一旁念叨,很煩人的啊喂!

夏侯襄嘴角抽了抽,終於知道墨堯之前為什麼將雲耀擱到書房了,原來是這麼回事。

「怎麼樣,忙的差不多了吧。」碎嘴子毫無察覺,背著手大爺一般的走了過來。

雲耀一來,墨堯四人就一臉便秘的神色。

夏侯襄還是個體恤下人的好主子,他回過身對雲耀說了一句,「小五,跟我去書房。」

「我剛從書房出來,等會再回去唄。」正好他還能轉轉,剛剛看兵書看的脖子酸。

夏侯襄不出聲,拿眼瞅他。

雲耀估摸著,再在外面晃悠夏侯襄得訓他,隨撇撇嘴,「好吧好吧,你們好好乾活啊,一會兒我過來檢查。」

墨堯四人眉毛跳了跳,趕緊走吧,他不在這他們還能幹快點兒。

雲耀被夏侯襄領走,眾人耳根終於清凈了,繼續忙著手中的活。

跟著夏侯襄一路來到書房,雲耀看著自己忙活沒理他的夏侯襄,不是讓自己跟他回書房?他還以為夏侯襄有什麼事情呢。

雲耀一向善於自己找尋存在感,他蹦到夏侯襄跟前說道,「哥,恭喜啊,提親成功,過不了多久嫂子就嫁進來了吧?」

「八月初二。」夏侯襄講婚期告知給雲耀,嘴角微彎,離兒是快要嫁進來了。

只是,若能再快些,那才好。

「宮裡那位,怎麼辦?」雲耀覺得就宮裡那人的尿性,應該不會讓他婚事那麼順利進行的,畢竟容離身份特殊,當然,夏侯襄身份也特殊。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夏侯襄頭都沒抬,語氣淡定如斯。

「他要是出幺蛾子,你和嫂子的婚事恐怕要耽擱,你就沒想過怎麼應對?」雲耀覺得是不是自己說的不那麼明白,要不他兄弟怎麼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南楚皇帝七月初抵達京城,皖月公主隨行。」夏侯襄抬眼看了雲耀一眼,眼眸中晦暗不明的光芒讓雲耀一目了然。

「你是說…」雲耀瞪大了眼睛。

「沒錯,夏侯贊一定會極力贊成我和離兒的婚事,甚至希望我們快些成婚。」夏侯襄唇角微勾,他怎麼會讓自己和離兒的婚事出現意外?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