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不會問你的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9:45
A+ A- 關燈 聽書

「娘親,她們會不會也這樣問我?」蘇小陌抬起小臉,興奮地問道。

「……不會問你。」蘇雲沁白了兒子一眼。

這小傢伙,毛都沒有長齊,還想妄圖人家問他有沒有妻妾?

蘇小陌低低地哦了一聲,似是有些失望。

「有妻妾了?把車簾挑開。」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蘇雲沁聽著說這句話的女士兵語氣似乎非常失望。

看來姑娘們很愁嫁。

車簾挑開,蘇雲沁從懷中摸出了古周國的文書遞給了女士兵。

士兵接過文書,咦了一聲,眸光瞥了一眼馬車內,「原來是公主殿下……」

「這是本公主的男寵,這兩個是本公主的孩子,還需要再問嗎?」

「不不不……公主請進。」士兵不敢怠慢。

這是蘇雲沁,她幾乎是立刻明白過來。

她雙手將文書奉上,放他們通行。

待蘇雲沁的馬車遠去,士兵與同伴道:「看到沒,那古周國公主來了。」

「她來這兒做什麼,竟然還帶了個男寵,這是想幹什麼?」

「炫耀唄!」

一個帶著兩個孩子還沒有出嫁的女人,卻有男寵,這不是炫耀是什麼?

……

馬車遠去,蘇雲沁看向對面坐著淡定如斯的男人。

他臉上還有銀質面具遮著臉,不知道情緒,不過看他的模樣,應該是在沉思。

「我們直接進宮吧?」她抱著手問。

風千墨緩緩睜眸,似寒潭的眸子落在蘇雲沁的臉上,輕輕嗯了一聲。

「娘親,你有什麼計劃沒有哇?」蘇小陌又湊了過來。

蘇小野也認同地點點頭,「對,咱們得有計劃,不然讓別人給看出咱們的意圖,那很糟糕的。佛光金蟬是那什麼王送的,說明他們跟漠北是聯合的,到時候知道漠北王死在我們的手中,肯定會跟我們過不去的!」

她一般話少,可一旦說話,那真是不符合一個四歲女孩。

這番話,讓大人都錯愕了。

風千墨很讚賞地看著自家閨女,「小野真聰明。」

「是啊,她向來話少,一說話就精闢。」這真的是個四歲的娃娃?還是個女娃娃?簡直不要太早熟了!

蘇雲沁有時候都懷疑自家女兒是不是出生的時候不小心多長了點智商?

蘇小陌聽見自己的妹妹被表揚了,滿臉不服,「我也很聰明!」

「他們說的倒也沒錯,還是有計劃地進行最好。」蘇雲沁說道,「要不……使美男計?」

風千墨驀地抬眸定定看著她。

「哎,你不要這麼看著我,我又不是讓你去,我是說讓你的手下去。金澤或者金冥?邪風也不錯。」

馬車外的金澤跟金冥同時打了個噴嚏,只覺得後背一陣陰風拂過,很嚇人。

不知道馬車內在談論什麼,只覺得恐怖。

而此時此刻,金澤和金冥都不知道他們已經被聖女國的女王陛下給惦記上了。

馬車內的男人既然已經有主了,那馬車外的兩名侍衛還是被不少路過的女人覬覦著。

一路往皇宮的方向而去,金澤和金冥甚至感覺路旁的女人們一個個如狼似虎地瞪著他們,那般模樣還真像是隨時會撲上來把他們給拆吃入腹似的。

蘇雲沁挑開車簾看了一眼路旁的眾人,嘖嘖了一番。

「這都是些欲求不滿的女人。」

聽見她如此說,靜默的男人忽然抬起頭來看向她。

突然落過來的灼人視線,讓蘇雲沁愣了一下,「幹嘛這麼看著我?」

「沒什麼。」男人眸底染上了些許淡笑,收回了目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總覺得他的笑容竟帶了些不懷好意。

馬車順利入宮,雖然聖女國的國土面積不大,可皇宮的布置卻尤為氣派端莊。

下了馬車后,蘇雲沁便被一名身穿官服的女人迎接著往裡走。

女子不斷瞄著蘇雲沁身後的高大的男人,雖是銀色面具遮面,可氣質如此卓絕,瞬間吸引人。

蘇雲沁連忙「哎喲」了一聲,身子一軟,往後倒去。

身後的風千墨淡定地接住了她的身子。

「男寵,本公主腳軟。」她說著在男人的懷裡抬起頭來,含情脈脈地看著他。

對上她那情意綿綿的雙眸,男人的心微動,莫名想吻她,這股情緒還是被強壓下去。

「好。」他應了一聲,將蘇雲沁立刻打橫抱起。

蘇雲沁身子一輕,很是配合地伸手勾住了男人的脖子。

這一刻,四周如此多關注的目光似乎都不重要了。

她橫了一眼眾人,心中竟是甜意蔓延。

女官看著他們如此親昵的模樣,眼中閃過了一抹失望,知道這是蘇雲沁的男寵后也就不好再繼續觀望了。

蘇雲沁瞄了一眼收回目光大步往前走的女官,唇角揚起笑意。

這效果,正是她想要的。

這兒的女子都太愁嫁了,而且她家男人這麼優秀,很容易就被覬覦了去。

兩人走在前,兩個娃娃跟著小風子他們走在後。

蘇小野眨了眨眸子看著他們二人,推了推蘇小陌:「要是直接這麼抱著去洞房就好了。」

蘇小陌一聽,也煞有介事地點點頭,小大人似的說道:「對!多好呀!」

聽著兩個娃娃的話,小風子及金澤金冥表情動作整齊地抽了抽嘴角。

他們很想明白,為什麼這兩個孩子的思想如此新奇。

蘇雲沁被男人抱著一路踏入殿中。

自入殿開始,一雙雙女人的目光皆落了過來,有的驚奇,有的怔然,有的嫉妒。有的羨慕。

高位上的女子王冠束髮,玉冠前的流蘇遮了面容,雖然朦朧,可女子的容貌依舊清絕高貴。

她端坐在王座上,雙手放置在王座扶手上,正盯著他們二人。

「這位就是古周國的公主殿下?」

她出聲,聲音猶如潺潺清泉自高山流下,悅耳至極。

蘇雲沁在男人的懷中轉過視線,微笑:「參見女王陛下。」

她依舊還在男人的懷裡,這一句禮儀之話可沒有任何的動作。

聖初雪輕輕眯著眼睛,臉上還盛著微笑:「不知公主殿下這是怎麼了?」

「陛下,我這就是腳軟,讓男寵抱一抱而已。」她揚唇,「男寵,把本公主放下吧。」

她伸出手拍了拍風千墨,示意他可以把自己放下了。

男人心中雖然有些不滿,眼底是洶湧的暗芒,還是將她放下了。

「這是公主殿下的男寵?」聖初雪不由得又打量了一番蘇雲沁身後的男人。

那是一個高大至極的男人,銀面遮了臉,可卻依舊難掩他的英氣和矜貴。

能夠有這樣的男寵,這女人還真有幾分厲害的。

蘇雲沁微微頷首,挽住了身邊風千墨的手。

「對,身為本公主床榻上的禁臠,當然得如此模樣。」

她察覺到聖初雪的目光那般赤果果,眼中閃爍的晶亮光芒恨不能現在撲上來把風千墨給搶了。她心底危機感很深。

果然,她家男人太招人了。

即便……他遮了臉。

不行!

她得想法子讓這些女人打消念頭。

「……還真是想不到。公主殿下不知所為何事而來我聖女國?」聖初雪收回目光,微笑地轉移了話題。

身為帝王,她身上有良好的禮儀和素養。

「實不相瞞,是我家男寵身上得了絕症,若不再醫治,本公主就要失去他了。如今來此,是來尋葯的。」

「哦?」聖初雪地眸光有所動容。

沒想到這般矜貴的男人竟然得了絕症命不久矣,不由得她還是同情蘇雲沁了,這麼一個快死的男人,留著也是只能暫時消遣。

她要的是一個長期陪伴在她身側的男人。

蘇雲沁點點頭,從懷中抽出了錦帕,抹了抹眼角,努力將雙眸擠出眼淚。

「女王陛下應該會幫我們尋葯對嗎?畢竟……兩國邦交,到時候也好相互幫忙。」

聖初雪眼神一深。

古周國這麼遠,能幫到哪裡去?

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買賣也算是划算,到時候古周國就真的欠了他們聖女國一個人情了。

「自然,定當竭力相助。」

「謝陛下。」蘇雲沁嘴角一勾。

先不斷給這個女人嘗甜頭,回頭再從這女人的嘴裡套出話來。

佛光金蟬這樣的葯,醫藥價值很大,除了用來治心疾的必備之葯,還有用來給女子滋陰美容的功效。

那漠北王把這東西獻給聖初雪,大概是算準了這女人的心思。

「今夜特地為公主殿下設宴,公主殿下先去休息沐浴一番,晚膳之時參加晚宴,您看如何?」聖初雪始終端著友好的態度。

如此模樣,倒也讓蘇雲沁找不出半點瑕疵來,輕輕點頭。

「恭敬不如從命了。」

……

被領到了乾淨華貴的宮殿中,蘇雲沁將殿門闔上,讓兩個娃娃入屋休息。

「唉,那女人看著你的眼神,真是想吞了你。」她橫了一眼此刻正將面具放下的墨衣男人。

他絲毫沒有反應,坐在了椅子上,自顧自地倒了一盞茶。

他不言語,殿內便只剩下了他倒茶的聲響。

蘇雲沁暗惱,大步走上前,「男寵,說你呢!」

「殿下吃醋了?」她要演公主跟床寵的戲碼,他就陪她演。

蘇雲沁被他這一聲「殿下」給叫得醉了,「你,叫我啥?」

「公主殿下。」他拉過她,直接將她拉至腿上坐著,隨即附耳在她的耳邊,「小心隔牆有耳,戲要演得真一點。」

這警告的話語,聽上去怎麼像是調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