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她不是……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6:32
A+ A- 關燈 聽書

安諾晨表情凝重,卻依然沒有說話。

喬御琛勾唇:「只要你找個女人結婚,斷掉你對安然的一切念想,我可以把你這份畸形的愛,當做秘密,帶到墳墓里去。」

安諾晨苦笑出聲,目光望著地面,沉默未語。

喬御琛挑眉:「你自己心裡應該也很清楚,你跟她之間,沒可能的吧。」

安諾晨抿唇笑了笑,還是沒有說話。

「如果你不是安然的哥哥,我可能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過你,畢竟,她是我的女人。現在看在安然的面子上,我願意妥協一次,我的妥協,不意味著你可以得寸進尺。

之所以會給你機會,是因為,我不想讓安然痛苦,當然,如果你做不到,我也不介意,讓安然知道這一切,只是後果,你確定你能承擔嗎?有一點我可以很確定,你一定會徹底失去她。」

「好,你的條件,我答應。」

喬御琛站起身。

安諾晨沒有動。

喬御琛看著眼前這個可憐兮兮的男人搖了搖頭:「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在我看來,不是痴情,是傻。」

他說完,就走到門邊,拉開門離開了。

安諾晨呵呵笑了起來,一臉的無奈和無可奈何。

他起身,離開公司,開車往郊外的別墅趕去。

喬御琛回到家的時候,安然正在院落里跟廚房的阿姨聊天。

他走過去,阿姨對喬御琛恭敬的點了點頭:「少爺。」

「嗯。」

阿姨對安然笑了笑,先離開了。

喬御琛看著她,揉了揉她的發:「你又在跟阿姨們八卦?」

安然看向他,凝眉:「什麼叫八卦,我這是在幫你關心員工好嗎,等著你關心一下這些阿姨們,那估計要等到下輩子了。」

「我的員工太多,如果要一一關心的話,那想陪陪你這件事兒,估計時間也得安排在下輩子了。」

「就你借口多,你跟我哥談什麼了?」

「談了一下剛剛的合作案,我覺得,你得請我吃飯。」

「為什麼?」

「這次可是幫了安氏集團一個大忙,你做為安氏集團最大的股東,也是最大的受益人,你不請客,誰請?」

安然想了想,點頭:「那請問一下資本家先生,這一切,是不是屬於我們的婚後財產?我的東西,不都有你的一半嗎,你都已經是直接受益人了,還要我請客?美的你,我可是鐵公雞,一毛不拔。」

喬御琛笑,如果她是鐵公雞的話,那這世界上,估計就再也沒有什麼人大方了。

她可是把自己賺到的錢,幾乎全都砸到了孤兒院里。

現在孤兒院收了十幾個孩子,每個都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目測孩子的數量還會繼續增加。

他有的時候覺得,她不是在做慈善,是在燒錢。

「被你這麼一說,我是不是還得請你吃飯?」

安然笑:「客氣,你要是非要請……我也不介意。」

喬御琛勾唇,她最近倒是開朗了不少。

蘇溪的別墅門口,蘇溪正在門口澆花,安諾晨的車匆匆開了回來。

見安諾晨這個時間回來了,她有些驚訝的放下了手中的澆水壺上前。

「小晨,你怎麼這個時間回來了。」

安諾晨臉色不好,盯著蘇溪的臉看。

蘇溪凝眉,「小晨,發生什麼事了。」

「你上次不是說,有幾個女孩子要介紹給我,讓我去見一下嗎?給我安排幾個,我今天就開始見。」

「小晨,你到底怎麼了,你不是說,你絕對不會相親的嗎?怎麼今天忽然間改變態度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安諾晨一臉的悲痛,往別墅里走去。

蘇溪連忙跟上,兩人進了屋裡,安諾晨道:「把那些女人的照片和聯繫方式給我,我會親自約見的。」

蘇溪握著他的手:「小晨,你有些不太對勁。」

安諾晨甩開了蘇溪的手,聲音有些憤怒:「我在要照片,你不是想要讓我相親的嗎,我現在要去相親了,你就不要問這麼多問題了,行嗎。」

「小晨……」

「即便你知道了,又能改變什麼?你能幫我解決我的所有煩惱嗎,你能讓時間倒流嗎,如果你不能,那你就不要管了,好嗎,媽。」

聽安諾晨這樣吼著,蘇溪心裡不是滋味。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望著安諾晨,眼底帶淚,她的兒子,從來沒有這樣對待過她。

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兒,不然他不會這樣的。

可是……他不想告訴她。

「既然我是你媽,我就不能不管你。」

「晚了,你現在管,實在是太晚了,媽,對不起,我不想跟你吵架,你快點把照片給我,拿著照片,我就先走了。」

蘇溪眼神冷了幾分:「怎麼,你翅膀硬了,不需要我這個媽媽了是嗎?」

她說著,拉著他的手腕,將他拽到了沙發上,將他推倒在沙發上:「你給我坐在這裡,把所有的事情都給我說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了。」

安諾晨沉默,心口一陣劇痛。

蘇溪在安諾晨身前蹲下,握著他的手:「媽媽或許能力不足,但媽媽畢竟是過來人,如果你真的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兒,媽媽或許可以幫你想一下辦法,你說呢?」

「媽,你幫不了我,除瞭然然,這世上,誰都幫不了我,我要完了,媽,我……」

「然然是嗎?」蘇溪站起身:「我這就去給然然打電話,然然那麼喜歡你,她不會不管你的。」

「媽,」安諾晨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我愛然然。」

蘇溪回頭看他:「我知道,不然你怎麼可能會對然然那麼好呢。」

「我愛她,」安諾晨眼裡含淚:「媽,我愛她。」

蘇溪看著安諾晨,她或許想到了這個愛的意思,可是,她卻並不敢相信。

「我說了,我知道。」

「你不知道,我愛她,以男人的立場,不是哥哥,我愛她,想要得到她,想要她做我的妻子。」

蘇溪心一驚,上前,雙手捧著安諾晨的臉,一臉的嚴肅:「小晨,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呢,你是不是喝酒了,你是不是……」

「媽,我多希望,我跟你說的只是我的醉話,只是夢話、瘋話,可是……我太清楚了,這不是,」他用拳頭用力的揮打著自己的心臟:「我是真的愛她,愛了十年,愛的無法自拔,愛到心痛,愛到……媽……我愛她。」

蘇溪一臉彷徨的望著自己的兒子:「小晨,別再說了,你怎麼可以愛然然呢,這是亂倫,是違背倫理和道德的感情,然然她是你的親妹妹呀。」

安諾晨看向她,眼神裡帶著哀怨:「她不是。」

蘇溪愣了一下:「小晨,不許胡說。」

「你很清楚,我不是在胡說,然然她根本就不是我的親妹妹。」

安諾晨仰頭看著蘇溪,眼神依然堅定:「她不是。」

蘇溪抬手就甩了安諾晨一個耳光:「我說了,讓你不要胡說。」

安諾晨伸手捂著自己的臉頰,眼底裡帶著悲憤,心裡帶著無奈。

「小……小晨,」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蘇溪連忙將雙手別到身後,心疼的看向安諾晨:「對不起,媽媽……媽媽大概是瘋了,媽媽只是不想讓你胡說八道,所以……我才會……」

蘇溪說著,也跌坐在地上,哭了起來:「小晨,媽媽對不起你。」

安諾晨的目光有些飄:「她不是我的妹妹,十幾年前,我就知道了,所以我才會愛上她,所以……我才能這麼理直氣壯的守護她。這不是亂倫,我知道的。」

蘇溪看著安諾晨,「你怎麼會……」

「我聽到了你跟那個男人的對話,他說……我是他的兒子,他要帶你和我一起離開,可是……你卻不肯。」

蘇溪沉默。

「媽,為什麼當年你不帶我跟他一起走。如果當時我們一起離開了,那然然就不是我的『妹妹』,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愛她,七年前,我就可以跟喬御仁爭,而不是幫他去布置那些該死的追然然的浪漫。」

蘇溪垂淚:「對不起,小晨,媽媽真的對不起你,如果你沒有我這樣的母親,你的人生本來可以不必是這樣的,是我毀了你,都是我的錯。」

蘇溪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

安諾晨伸手握住她的手:「我知道……我知道你的苦衷,當年,如果你帶著我跟那個男人離開,那安展堂就會知道你背叛了他,他是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你只是想要保護我,我都懂,可是媽,明明,是我先愛上她的,是我先守護她的,可是最後,她卻並不能屬於我。

我不怪你,可我卻恨自己的無能,因為沒有能力,所以,我不敢說出真相,不敢讓然然知道我的心意,更加不敢在五年前,在然然被陷害要去坐牢的時候,站出來替然然說一句話。

跟然然一起搶奪安氏集團,是為了擊敗安展堂,成為能夠掌控安家話語權的人。本來,我是想為自己贏得一個,可以真正成為然然的男人的機會,可是沒成想……」

他痛苦片刻后,忽然緊緊握住了蘇溪的雙肩:「媽,我不甘心,我不想放手,你能不能幫幫我,你對然然有恩,她不聽我的,但卻一定會聽你的,你幫我好不好,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