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派靖王剿叛軍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3:28
A+ A- 關燈 聽書

「怎麼,吵醒你了?」男人的嗓音夾雜著夜色的涼薄,卻溫柔如水。

雲輕歌翻白眼中,「你死哪兒去了,現在回來。」

他從她身上撤開,將她抱進懷裡,眸底是沉沉的光,說道:「處理一些事情,今日父皇命令我帶兵剿滅叛軍。」

此話一出,雲輕歌猛地坐起身來,什麼困意都沒有了。

她猜的還真是絲毫不差。

見她坐起身來,夜非墨目光平靜地凝視著她,也不開口。

「還真的是這樣,你答應了?」其實憑著他「腿殘」加「毀容」的情況,他完全可以拒絕。

她並不希望他去。

雖然她是看過小說原著的人,知道叛軍頭目是誰,可她心底多少還是希望他不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畢竟最近她也走不開……

「我答應了。」他緩緩將她的小手握住,語氣帶著一分寒氣,「我不在的日子裡,我會讓青川留下負責照看你。」

「阿墨!」

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雲輕歌心又往下沉了好幾下。

她把男人的大手拉開,略帶幾分賭氣似的冷哼了一聲。

「既然你都自己決定了,還與我說這些做什麼。反正萬事你都想好了也用不著我。」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生氣,只是根據書里的劇情介紹,魏王會在這次圍剿叛軍事情中被夜天珏算計而死。那麼……作為頭目的男人,肯定也會出意外。

夜非墨瞧出她生氣了,伸出手指戳了戳她有些鼓氣的臉頰。

「小歌兒,你捨不得我?」

哼,這個時候跟她說這些,這丫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情況?

他又湊近了她幾分,乾脆將她抱入懷中,「我會安然無恙回來,放心。」

雲輕歌悶悶地嗯了一聲,瞥了一眼遠處點起的蠟燭,她忽然拉住他的大手,說:「那……既然你都要走了,不如……咱們把事情辦了吧?」

他微怔。

不用她說,他也知道她說的是指的夫妻之間的事情。

他輕嘆了一聲:「不行。」

「為什麼?」雲輕歌真覺得自己真不是矜持的女人,都這樣了,男人還是拒絕了,真是丟臉。

看著她這懊惱的模樣,他失笑。

「等我君臨天下那日,賠你一個盛世婚禮。」

「我……」雲輕歌驚愕地瞪圓了眼睛,差點沒有因為他的話而翻下床去。

天啊,大反派這情話說的,技能她給滿分。

原來他一直捉摸著這麼久,就是為了在登基的時候給她一個婚禮?

說起來,二人是在婚後才正式談戀愛的,確實應該再辦一場婚禮才行,畢竟對於一個姑娘來說,這可是一輩子的事情。

雲輕歌眸底閃動出了幾分溫暖的光,點點頭,「好,我等你!」

因為是大反派,所以她願意等。

……

第二日,雲輕歌親自送夜非墨的馬車出城。

她騎馬跟在後,臨到城門口,青玄攔下了她送行的去路。

「王妃且留步,屬下會將主子保護好。」青玄正兒八經地說道。

實則,青玄暗自咕噥,王爺壓根用不著他來保護吧?

「那好吧,你們一路小心。」雲輕歌神情上帶著幾分戀戀不捨。

她是真的沒想過和大反派又會分開。

都是這老皇帝!

不過這次叛軍的事情,實在是故事裡的一大轉折點,實在不能怠慢。

系統:「雲小姐,放心吧,你們很快會見面的。」

系統這麼斬釘截鐵的語氣,雲輕歌倒有些懷疑係統是不是又暗戳戳的想什麼壞主意了呢?

送走夜非墨和軍隊后,她又去了侯府。

畢竟離侯爺娶正妻的日子越來越近,她最近頻繁往來於侯府與王府之間,祖父祖母並不介意,倒是侯爺似乎非常不喜。

「輕歌。」雲子淵聽說她來了,立馬迎上前,「你送王爺走了?」

「嗯。」雲輕歌聲音沉沉的。

雲子淵心底感嘆了一句,拍了拍妹妹的肩頭,「沒事,王爺肯定能打勝仗。」

雲輕歌揚了揚唇。

她不擔心夜非墨打不過叛軍,因為……叛軍就是他的人。

她擔心的只是書里的情節發生罷了。

在夜非墨的行李里,她給他留了一封信,提醒他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希望能夠幫到他。

「客人的請柬都擬好了嗎?」雲輕歌適時轉移了話題。

雲子淵頷首:「都準備好了,萬事具備,只欠東風。」

……

江玉香窩在自己的院子里,看著滿院子忙碌的僕人,冷嗤了一聲。

「娘,距離爹要去那個女人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我們真的什麼都不做嗎?」雲妙音走到江玉香身側坐下。

江玉香是趴在院子里的貴妃榻上,臉上也沒什麼血色,倒是目光清澈了許多。

「你急什麼,你姐姐不是說了,她會安排。」

雲妙音輕輕撇了撇嘴,「我不是急,我只是擔心罷了。」

那日,一定會發生很大的事情。

預感是如此。

江玉香眼神凌厲:「總之,這次事情不能再敗了,否則……我就真的會被侯爺嫌棄,到時候……您還未出嫁呢!」

提到這事,雲妙音也臉頰紅了幾分。

是啊,她還沒有嫁給夜少卿呢,暫時先忍著!

……

侯爺娶正妻當日,整個帝都熱鬧非凡。

鞭炮聲從街頭響到街尾,敲鑼打鼓吹嗩吶的聲音更是穿過了一條街又一條街。

此刻的雲輕歌已經坐在侯爺府里等著看熱鬧。

剛低下頭端起茶盞,一身紅艷艷衣裙的裙擺在眼前晃蕩了一下。

她握著茶盞的手一頓。

「四妹妹,你怎麼沒去湊熱鬧呀?」

這令人反感的聲音,不就是雲挽月。

她一來就坐在自己身邊,是故意膈應人吧?

雲輕歌緩緩將視線從茶盞水面上抬起落向揚著得意笑臉的雲挽月,微微一笑:「三姐姐不也是沒去看熱鬧。」

「唉,去看了也徒增傷心,我娘前不久才被打了一頓。」

她說罷,已經主動在雲輕歌的身側坐下。

提到自己的娘被打了板子,她又故意看了一眼雲輕歌,那一眼,帶著深意。

雲輕歌也無懼她的眼神,慢條斯理地吹拂著茶盞,怕燙嘴。

「四妹妹,不知道靖王去了這麼半個月了,可有消息給你?」

剿滅叛軍之事,都過去半個月了,怎麼還沒有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