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那晚的女人,不是我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6:39
A+ A- 關燈 聽書

「你……你想讓媽媽怎麼幫你?」蘇溪看他,面帶無奈。

「我是真的愛她,你幫我勸勸她,我們一家三口一起,一起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找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重新開始,好不好,嗯?」

「這世上,的確有沒人認識我們的地方,可是你真的覺得,我們重新開始的了嗎?然然若背叛了喬御琛,你想過後果嗎?喬御琛會放過然然嗎?你認為,若是喬御琛想找,他會找不到我們?還是覺得,現在的你,已經充分的有能力,可以跟喬御琛去鬥了?」

蘇溪的話,如一盆冰冷的水,潑在了安諾晨的頭上。

是啊,喬御琛,那才是他無法反抗的根源。

然然愛上了那個男人,又怎麼會願意離開那個男人呢?

做不到的。

他……註定要失去然然了。

蘇溪看到他忽然平靜的樣子,雖然心裡心疼,可卻明白,不能再由著他繼續這樣下去了。

她雙手緊緊抓著安諾晨的手:「諾晨,不管你用什麼方法,都一定要……一定要……把這份感情敲掉,如果你真的愛然然,就更不該再說這種話,我們都了解然然的個性,她偏執,她剛毅,如果這事兒被然然知道了,她還如何與你往來?如果你的心思被喬御琛知道了,你想過後果嗎?」

安諾晨無奈一笑,後果。

他已經在承擔了。

「諾晨……」

「媽,我知道了,以後我不會再犯糊塗了,」他看向蘇溪笑了笑:「今天,是我不懂事兒,讓你傷心了,你別生我的氣,好嗎?」

「媽媽怎麼會生你的氣呢,我只是心疼你,是我不好,竟然不知道,你一直在承受這樣的相思之苦。」

他呼口氣:「起碼,我還可以相思,還可以時時的見到然然,我是不是該知足?」

「從今天開始,你要忘掉你知道的一切,牢牢的記住,然然只是你的妹妹,好嗎?」

他無助的點了點頭:「媽,把照片給我,我要從裡面挑一個女孩兒相親,把自己的感情,慢慢的從然然的身上,轉移掉。」

聽他這麼說,蘇溪立刻站起身,回到了卧室,從抽屜里找到了幾個女孩兒的照片,出來遞給了安諾晨。

安諾晨接過,有氣無力的站起身:「那我就先走了。」

蘇溪拉著他的手腕:「你先回房去休息一下吧,我看你……」

「我沒事,媽,放心吧。」

他離開別墅,在蘇溪的目光關注下開車離開。

車子駛上馬路,他將照片狠狠的在手裡捏住,哀怨的吼了起來。

他需要發泄,不然,他會瘋掉的。

想到這個秘密,是被安心泄露出去的,安諾晨咬牙,發動車子離開。

他給安心打電話,可是安心並沒有接。

他又打給胡秘書,讓胡秘書調查安心現在的住處。

一個小時后,她出現在安心暫住的公寓門口,拚命的按門鈴。

安心來開門,她在門口左右看了看,隨機挑眉:「怎麼是你。」

安諾晨二話不說,抬手就摑了安心一巴掌。

安心捂著自己的臉頰,呆愣在原地。

過了足有一分鐘,她才怒吼:「安諾晨,你瘋了,你竟然敢打我。」

安諾晨拎起她的衣領,將她拽進屋裡,推倒在地。

看到他寫滿陰霾的眼神,安心緊張了幾分:「你……你這是想幹什麼。」

安諾晨冷眼看著她,就在她要爬起來的時候,他抬腳踩住了她的手臂。

她吃痛呼喊道:「安諾晨。」

安諾晨緩緩蹲下身:「我有沒有警告過你,讓你把你的嘴巴給我牢牢閉緊。」

安心凝眉:「怎麼,安然知道了你齷齪的想法?」

她哈哈一笑:「這可不能怪我,是喬御琛自己找上門來的。」

安諾晨再次抬手甩了她一耳光。

剛剛是左臉,這次是右臉。

兩道鮮紅的手掌印,如同刻在了她臉上一般。

安心抬手想要反抗,卻被安諾晨死死的按在地上。

「安諾晨,我看你真是瘋了,是你自己不要臉,喜歡上自己的親妹妹,現在東窗事發,你憑什麼把怒氣都撒在我的頭上。」

「如果你不要亂說,這件事兒就不會有人知道,安心,我要殺了你,」他說著,雙手緊緊的掐住了安心的脖子。

安心被憋的幾乎喘息不過。

可她還是掙扎著,用幾乎溢不出口的聲音道:「如果你殺了我,你也要坐牢,最高興的,是喬御琛。」

安諾晨忽的鬆開手。

安心大力的呼吸,咳嗽了起來。

「我本來也不想出賣你,可是喬御琛派人把我丟進了湖裡要淹死我,我不想死,我是為了自保,所以只能說出這個事實。」

她說著呼口氣,安諾晨鬆開踩著她胳膊的腳,坐在地上。

安心要起來,安諾晨卻道:「不許動。」

她凝眉:「你幹嘛要跟我過不去,愛上安然,是你的問題。喬御琛要調查,是喬御琛的問題。有本事,你去找安然告白,把她搶過來呀。」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諾晨冷眼掃向她。

安心縮了縮脖子:「我倒是巴不得你能夠把安然搶來,讓她成為你的女人,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去追喬御琛了,而且,安然跟了你,你們兩個必然會被人用口水噴死,我是坐收漁翁之利。」

安諾晨冷聲:「如果她真的願意跟我在一起,即便被口水噴,我也不在乎,可是……她根本就不會跟我在一起,因為她根本就不愛我。」

安心冷笑:「安然這樣的人,只愛她自己。」

安諾晨眼神有些飄,看向門口的方向,似是喃喃自語:「如果真的這樣,該有多好。」

安心納悶:「你這話什麼意思,難不成,安然看上誰了?」

安諾晨沒有做聲。

安心想了片刻,驚訝:「不會是喬御琛吧。」

安諾晨冷冷的掃了她一眼,「以後,你最好管好你的嘴,這事兒如果讓安然知道,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安然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喬御琛知道了,但安然還不知道。」

安心蹙眉,臉上帶著一抹不悅:「喬御琛竟然沒有告訴安然?他是怕安然受傷?」

她沒想到,喬御琛愛安然已經到了這種程度。

安諾晨冷著臉:「若安然知道了,只怕,不用我動手,喬御琛也不會饒了你的。」

他說完,冷冷的掃了她一眼后,有氣無力的離開了。

安心將門摔上,背倚靠在門邊抱懷。

安然愛上喬御琛了嗎?

剛剛安諾晨沒有說清楚,可是,看他那樣子,應該也是八九不離十的。

她勾起唇角一笑,安然,你可終於讓我等到了,是時候,把喬御琛搶回來了。

她咳嗽了幾聲,微微蹙眉。

手捂著右側肝臟的位置,又開始了。

這幾天,她總覺得肝區有些不舒服。

她呼口氣,站起身,拿起包出門。

她打算去醫院檢查一下。

下午,喬御琛奉安然的命令,親自下廚,做了一道菜,芹菜炒香乾。

可能是因為有阿姨的指導,所以味道竟然還不錯。

安然吃過後,給他打了11分。

喬御琛看她,佯裝不爽:「不及格?」

「滿分十分啊,」她淡定的看著他笑了起來。

「那怎麼還出來一個11分。」

「多給你一分拿走不謝,留著讓你驕傲用的。」

聽她一說,喬御琛笑了起來:「看起來,我做的菜,你的確是很喜歡呀。」

安然挑眉:「嗯……其實你應該說,是我不挑食,好養活。」

喬御琛嘖:「這話一出,剛剛那個11分,好像瞬間就變的不像是表揚了。」

安然呵呵的笑了兩聲:「算。」

「誠意太不足了。」

安然努嘴:「本來嗎,我這個人也很沒有原則,如果你想得到我的表揚,那你就天天下廚,好好練一下自己的廚藝好了,別說11分了,1111分我也能給你,十分滿分,剩下的全都是讓你驕傲用的。」

喬御琛抬手輕輕的戳了她腦門一下:「你呀。」

「你也快吃吧,」她聳肩,端起米飯碗吃了起來。

喬御琛吃了兩口,手機響了起來。

見是安心打來的,他冷眼,將手機掛掉。

很快,林管家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林管家走到一旁,將手機接起:「喂。」

「讓喬御琛接電話。」

電話那頭,安心在哭。

林管家回頭看了看不遠處的餐桌:「少爺和夫人正在用餐,沒有時間。」

「如果你不讓他接電話,我會給安然打電話,把他的秘密,告訴安然,到時候,你們可別後悔。林管家,我不是在威脅你們,你最好照我說的做。」

林管家想了想,走上前:「少爺,方便借一步說話嗎?」

喬御琛蹙眉:「又怎麼了?」

林管家沒做聲。

安然對他道:「你跟林管家過去吧,別讓林管家為難。」

喬御琛起身,走到一旁,林管家將手機遞上:「安心小姐的電話,她說如果你不接的話,會把你的秘密直接告訴夫人,所以……」

喬御琛冷眼,將手機拿起放在耳邊:「秘密?」

「御琛,我該怎麼辦,我的病複發了,我要死了。」

喬御琛抱懷:「現在,我已經幫不了你了。」

「你真的要對我這麼絕情嗎,我已經是個將死之人了,你就不能對我溫暖一些嗎。」

「如果沒有別的事情的話,我就先掛了。」

安心一聽,急道:「那晚的女人……不是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