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娶一個毀一個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3:35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眼神晦暗地瞥了一眼雲挽月,不置可否地笑了。

她也不說話,就只是朝著雲挽月笑了笑。

誰說沒有消息,只是消息都是青川告訴她的,這都是第一手消息,用不著告訴別人。

至於皇帝那邊是否有消息,她可就管不著了。

雲挽月見她笑得這麼陰沉古怪,心底閃過一抹不快。

「四妹妹,若是有什麼擔憂之處,你儘管與我說,姐姐也能寬慰你幾句……」

「有些消息呀,自然是告訴他最在意的人了,像姐姐這樣的,自然是不知的。」

「什麼意思?」雲挽月眉心一跳,略微覺得事情不對。

她柳眉輕蹙,目光緊緊凝視著雲輕歌,想要從雲輕歌的臉上細微之處看出些許不妥之處,可看了半天都沒看出點問題來。

是該說雲輕歌這女人掩蓋得太深,藏得太好了嗎?

「沒什麼意思呢,哎呀,新娘迎進門了。」雲輕歌立馬起身走了出去看向迎接入喜堂的新娘。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今日也是難得看見侯爺臉上有了喜悅之色。

他這模樣,不但是高興,更多的是期待。

新娘蓋著紅蓋頭,看不見她的真實模樣,但云輕歌卻能感覺到這位新娘身上也有一股喜悅之氣。

侯爺高興可以理解,畢竟娶了一個美嬌娘,還是個年輕貌美如花的,侯爺這麼一個年過半百的老男人自然是撿到了便宜。

但,這位姑娘才是奇怪的,這麼眼巴巴想嫁給這麼一個老男人。

雲挽月心頭一跳,只能跟著起身上前。

她非常不舒服,尤其是雲輕歌之前那番話。

什麼叫……消息自然是會告訴重要之人?

也就是說,雲輕歌是知道夜非墨的消息,只是皇上那邊根本聽不到半點風聲。

一旁都是鬧哄哄的聲音,就連侯爺與新侯爺夫人入堂拜堂也是一片鬨笑聲,氣氛和樂融融。

雲挽月兀自陷入自己的思緒之中……忽然想到什麼,猛地抬起頭看向新娘。

雲輕歌正暗暗放下心來,結果一轉頭,正好看見了雲挽月的瞳孔變化。

靠!

這種時候,雲挽月還要用催眠術搞破壞?

她又瞥向新娘,果不其然,瞧見新娘慢慢從腰間抽出了一把匕首,眾目睽睽之下!

她心微緊,忽然撲向了雲挽月。

「三姐姐,你別鬧,咱們出去吧!」

雲挽月正集中精力催眠那跪在蒲團上的新娘,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雲輕歌給撲得身子一個趔趄。

失去了催眠術控制的新娘手中的刀「哐當」一聲落地,引起四周所有人的關注。

「咦?那是一把刀嗎?」

「天哪,新娘為何要藏著一把刀,難道是要刺殺侯爺?」

大家議論紛紛。

而侯爺自然也是臉色鐵青,沒想到新娶的媳婦竟然想要殺他!

祖父祖母坐在上方也是一臉震驚。

祖母問:「怎麼回事?」

「不不,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新娘猛地掀開了蓋頭,聲音微顫,「不是的,剛剛是有人控制我,我根本不受控制。」

她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現在再回想起來,她只感覺有人好像牽著線操縱著她的身體般。

太可怕了!

「你!」侯爺瞪著她,「刀也是你準備的吧?」

「不……是我一直帶在身上的,這是我娘給我的……」畢竟都是武將出生的官宦小姐,自然是要把武器藏在身上以此來防身。

她是真心要嫁給這位侯爺的……

可今日剛拜堂就鬧出了這番事情來,她也真的很委屈。

祖父點頭附和,「這把匕首我記得,確實是謝小姐常年帶在身上的武器。」

華安伯府的嫡小姐一向是被華安伯爵捧在手心上的掌上明珠,即便是真的帶著武器來拜堂,他們侯府也不能說什麼。

即便是侯爵比伯爵大,可今日大喜之日,誰都不想把事情鬧出這麼大。

祖父與祖母又跟華安伯府的長輩們說了幾句,便將此事作罷。

……

雲挽月被雲輕歌拉扯著出去,她在半路上猛地甩開了雲輕歌的手。

「你想死?」

此時此刻,沒有人關注到她們,她已經不再掩蓋自己的心思,眸色森冷。

雲輕歌被甩開手倒也不惱,只是似笑非笑地看向雲挽月,「三姐姐別忘了,現在很多人都知道你有催眠術,你剛剛所為,我若是告訴所有人……你猜,會怎麼樣?」

聽見這話,雲挽月心咯噔了一下。

「你敢!」

「我如何不敢?只要我想,甚至連皇后都可以說。」

雲挽月差點要破口大罵,可又很快意識到現在被雲輕歌牽著鼻子走實在不對,她穩了穩情緒,才好聲好氣地說:「好妹妹,剛剛我也不過是跟新來的侯爺夫人開個玩笑罷了。」

「呵呵。」雲輕歌冷笑。

開個玩笑,這玩笑可是差點要鬧出大事。

她擺明著要把這場婚禮鬧僵,最後讓侯爺對這位謝小姐沒有心思。

娶一個正妻就毀一個,到時候……

看來她還得去跟三房通通氣。

「三姐姐這玩笑,可有點嚇人。」

「你們在做什麼?」雲子淵那帶著些暗啞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帶著幾分不解。

二人同時轉過身看向走來的月白袍溫潤的男人。

雲挽月眼瞳里眸光一沉,看著雲子淵此刻如同清風霽月的面容,面色也紅潤,明顯就是病情早已恢復。

看著這樣的男人,雲挽月的心頭逐漸覺得不妙。

雲輕歌是怎麼把這男人的頑疾治好的?

不行!

她越來越有危機感。

雲挽月扯了扯唇角:「我去看看殿下來了沒有,你們慢聊。」

言罷,腳步有些搖晃地往外走。

看著雲挽月帶著些踉蹌的背影,雲輕歌嗤笑。

「剛剛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雲挽月做的?」雲子淵忽然問道。

他聽雲輕歌說過,雲挽月有催眠術,這麼厲害的催眠術,可有些駭人。

雲輕歌非常認真地點點頭,「沒錯,正如你所看到的那樣,即便是沒有對上她的眼睛也會中她的催眠術。哥哥,以後你一定小心。」

雲子淵沉眸:「我不會有事。」

「不一定,她剛剛明顯就是發現你病好了,對你起了殺念。」

雲輕歌可以百分之百肯定,雲挽月現在是走投無路,打算直接用催眠術殺光所有你對她不利的人。

有時候把一個本來隱藏很深的瘋子逼急了的話,那就是真的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