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那天晚上的女人是誰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6:46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頓了一下:「你說什麼?」

「我在平安醫院等你。」

安心說完,就直接將電話掛斷。

喬御琛立在原地,眉心帶著一抹疑惑。

林管家納悶:「少爺,怎麼了嗎?」

喬御琛沉思片刻,看了林管家一眼:「你照顧好夫人,我去一趟醫院。」

林管家點頭:「好的,少爺。」

他回身走到餐桌邊:「資本家太太。」

安然看他。

他笑了笑:「我要去一趟醫院。」

「現在?發生什麼事了嗎?」

「具體的我也不確定,得去醫院看看才能知道,你好好吃,多吃一點,我會早點回來給孩子講故事的。」

安然笑了笑,點頭。

他上樓換衣服后,林管家將他送出了門。

喬御琛開車離開后,林管家回來,安然已經放下了碗筷,表情有些沉悶。

林管家上前,「夫人,怎麼不吃了。」

她勉強的笑了笑:「我吃好了。」

「可是你好像也沒吃什麼,少爺若是知道了,該擔心了。」

安然看他:「林管家,電話……是安心打來的吧。」

林管家咽了咽口水,沒做聲。

「的確是,這麼說來,是安心把喬御琛叫走了?」

「夫人,現在少爺的心裡,已經沒有安心的位置了,他已經知道了安家人包括安心的真面目,早就對她沒有任何感情了。」

安然聳肩,也沒有多說什麼,只道:「嗯,我相信他。」

林管家看著夫人的表情:「夫人,我再幫您盛碗湯吧。」

「不用了,我是真的吃飽了,林管家,你去忙吧,我上樓去躺會兒,身子有點兒沉。」

「那……我送夫人上去。」

安然無語:「我真沒事兒,你忙你的吧。」

她起身,自己慢悠悠的走上樓。

回了房間,她坐在床沿上。

喬御琛怎麼會那麼匆匆忙忙的就離開了呢?好奇怪。

他已經好久沒有被安心左右過了。

她心情很是煩悶,掏出手機,撥打了葉知秋的電話。

葉知秋那邊傳來很轟鳴的音樂聲,應該是在酒吧。

安然道:「在喝酒啊。」

「是啊,寂寞的不得了,」葉知秋壞笑:「你要不要來陪我呀。」

「不去。」

「嗯?怎麼情緒聽起來不是很好呢。」

「最近,烏蘇沒有再去攪和你的生活吧。」

葉知秋凝了凝眉:「好好的,怎麼又提起她了呢。」

「那看來是沒有,」安然笑:「她沒來噁心你,我也就放心了。」

「你呀,就好好的養胎,別每天沒事兒想東想西了行嗎,我好歹也是個大老爺們兒,都答應過你了,不會啃回頭草,就絕對不會,放心吧。」

安然呵呵的笑了兩聲。

葉知秋想到什麼似的道:「對了,我過幾天要去一趟美國,探望雷雅音。」

「真的嗎?」安然有些驚喜:「雅音同意了嗎?」

「是她邀請我過去的,她前段時間拜託我,做她孩子的父親,嚇了我一跳,後來才說,她是希望生孩子的時候,我能去陪她,然後每年都抽時間去看一眼孩子,騙騙孩子,讓孩子知道他有父親,不過是因為工作太忙,一直在中國忙事業。」

安然聽到葉知秋這麼說,想到喬御仁,心裡微微有些發澀。

她沒有作聲,葉知秋挑眉:「這位女士,我這麼說,可不是為了讓你難過的。」

「我知道,我就是覺得,雅音有些可憐。」

雷雅音知道自己懷孕時那一副幸福的模樣,她依然記憶猶新,可是才幾個月的時間而已……

「這世上活著的人,有幾個不可憐的,你不可憐嗎?我不可憐嗎?大家都很可憐,別想太多,我這次去,會好好開導開導她的。」

安然抿唇:「嗯。」

「你沒事兒吧,怎麼聽起來,情緒怪怪的呢。」

安然笑:「沒事兒,就是有些想你了,給你打個電話,行了,我要休息一下了,你玩兒吧。」

「有事兒打電話。」

「知道了。」

掛了電話,安然悶悶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不要想太多,沒事兒的,喬御琛一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

他不會傷害自己的。

這麼一想,安然點了點頭,起身去洗澡,出來后就坐在床上看書。

唯有文字,能讓她安靜下來。

喬御琛來到醫院后,找到了安心的病房。

推門進去的時候,她正在輸液。

他上前,看了看掛在上面的液體。

跟一年前她病重的時候輸的液體一樣,看來……這次不是苦肉計。

他看著她,沒做聲。

安心閉著眼睛就開始哭了起來。

眼淚大串大串的從眼縫裡擠了出來。

「御琛……我害怕,我真的要死了嗎,我不想死,你救救我,我真的不想死。」

喬御琛沉聲,能救她的人,只有安然。

他絕不會讓安然,再為安心做任何割捨。

「這一次,我只能說一聲無能為力了。」

「安然可以救我的,她可以的。」

「我絕不會再讓安然做這種手術,而且,安然現在還懷著孕。」

「孩子,你們以後還會有的,可是如果安然不救我,我就會死。」

聽她這麼說,喬御琛眼神里冷了幾分,當真是自私的可以。

「上次,你不是說寧可死也不想要安然的肝臟嗎?」

安心急道:「我只是說的氣話。」

「可我沒有把那些話當成氣話來聽,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你才接受了移植手術一年,就出現這樣的情況,看來,是老天爺容不下你了。」

安心握拳:「所以,你是下定決心不管我了?」

「我不是你的救世主,你也不是我的責任和義務,所以……你沒有理由來要求我救你,今天我之所以來這裡,你很明白我的目的,說吧,你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那個晚上的女人不是你,是什麼意思?」

安心冷眼看向他,勾唇:「既然你都已經不管我的死活了,那又何必來問我?」

喬御琛冷笑:「既然你不想說就算了,反正你這何種滿口謊言的女人說出來的話,也不見得有可信度,今天我匆忙趕來,就當是最後一次被你騙了,從此以後,你好自為之。」

他說完,轉身就走。

安心凝眉,用力的怒吼了一聲,「啊……」

喬御琛沒有停留,已經走到了門邊。

安心喊道:「那天晚上,你睡的女人,不是我。」

喬御琛拉開門的手收回,回頭看向她,抱懷。

這個女人這又是玩兒的什麼把戲。

以她現在的立場,除了那天晚上的事情還能要挾住他,她也沒有別的籌碼了不是嗎。

「你到底打的什麼算盤。」

「我已經命不長久了,你覺得,我還會有什麼算盤。」

喬御琛走回兩步,看向她:「你說那天晚上的女人不是你?」

「沒錯,不是我。」

「呵……」他冷笑。

安心垂眸:「那時候,我從來沒想過,會跟你有任何瓜葛,只是……忽然間機會就來到了我的眼前,我抓住了,所以,就成了你的女朋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琛一臉的玄寒,看得她連骨縫都覺得涼:「把事情的始末,給我說清楚。」

「那天晚上,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我舅舅忽然來到我家,把我叫醒,他連夜把我帶到了一棟別墅門口。去的路上,他跟我說,要讓我做你的女人,妻子。

那時候,我只在傳聞中聽過你,你是多少女人都夢寐以求的男人。能夠做你的妻子,我當然求之不得,所以,我舅舅說完,我立刻就同意了。

他說,你中了那種葯,要我去配合,只要我乖乖配合,你會對我負責的。可是我進入你房間的時候,你正在昏睡,根本就沒有碰我。

我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差錯,只是既然去了,總不能空手而歸,所以,我就一直在那裡照顧你,等到你清醒的時候,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對我說『對不起』,我知道,你可能誤會了什麼。

所以……我就將錯就錯,承下了你的歉意,在那之後的事情,順利的出乎意料,我一直都以為,我真的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甚至認定,我們一定會結婚,可是沒想到……四年,你竟然沒有娶我。」

她說著,就哭了起來。

「你今天說出這個的目的是什麼?」

「你,」她深吸口氣,咬牙堅定的看向他。

「我?」喬御琛凝眉:「你說你的目的,是我?」

「沒錯。」

在他看來,如果她的目的真的是他,就不會說出這份真相了。

「我說過的,你終究,還是會回到我身邊的。」

喬御琛諷刺一笑,「既然五年前,我沒有虧欠過你什麼,那我現在又為什麼要回到你身邊?現在到底是你在說瘋話呢,還是你覺得我瘋了?」

他雖然這麼說,可是心裡卻有些納悶。

五年前的那天晚上,記憶是那樣的深刻。

他分明跟一個女人發生了關係。

如果這個女人不是安心,那又會是誰呢?

「我沒有在說瘋話,你也沒有瘋,」安心眼睛里默默的掉出了淚珠:「如果你知道……如果你知道,那天晚上的女人是誰,就會明白,我為什麼要這麼做了。」

她說完,用左手擦掉了眼上的淚水,近乎惡毒的看向他。

喬御琛看著她的眼神,凝眉,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