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二房與正妻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3:43
A+ A- 關燈 聽書

「催眠術沒有別的對付法子?這簡直就是妖術!」雲子淵臉色陰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低下頭攏了攏衣袖,心底別提有多不安了。

不過好在雲挽月並不是經常回侯府,他要動作夠快,才能把侯府的掌握權主動拿到手。

雲輕歌拍了拍哥哥的心口,「哥哥放心,我一定會找到法子。」

這不,有個現成的指路「人」。

「系統,聽到沒,催眠術有解決法子沒?」

「呃……」系統懵,「這可沒有,除非你把她的眼睛挖了。」

哇喔,這粗暴的法子怎麼和大反派當初給的提議一毛一樣?

「不過這本書里可寫得很清楚,女主除了瞳術催眠,還有呢別的催眠法子,萬一她還有大招沒有發動,把她眼睛毀了她準備發大招怎麼辦?」系統兀自說著。

雲輕歌翻白眼。

拜託,明明是她在問它問題,它倒好,在自問自答似的!

怎麼別人家的系統那麼可愛,她家的系統一點都不可愛?

雲輕歌搖了搖頭,轉過頭見哥哥正用奇怪的目光盯著自己看,她連忙握拳在唇邊輕咳了兩聲,「哥哥,催眠術這事兒,我們只能想別的法子解決了。」

雲子淵也彷彿從晃神中回過神來,點點頭。

奇怪,他剛剛好像看見妹妹表情變化很快,彷彿……在跟誰對話一樣,可那人是自己看不見的。

他撓了撓頭,暗想自己想多了。

「進去看看吧。」雲輕歌轉身往屋內走去,此刻堂已經順利拜完,侯爺與那位謝小姐送往了洞房,整個宴廳內都是歡慶的聲音。

新娘送走,自然要準備喜宴。

雲輕歌也跟著哥哥坐在了祖父祖母身側,桌上菜肴擺的滿滿的,大家都在討論著今日的成親之事。

她看了四周一圈,忽然問:「哥哥,江玉香沒來嗎?」

「嗯,傷勢還未好,她也不敢亂動。」

雲輕歌不置可否地揚了揚眉梢,倒也沒有說什麼。

江玉香會這麼安分?

雲挽月剛剛都沒有安分過……

……

江玉香趁著外面熱鬧,侯爺又去給客人們敬酒,便準備爬起來去見這位當家主母。

日後,她是妾,這位謝姑娘是妻,她要拿捏這位姑娘可得巴結一番。

她抬起手敲了敲門。

屋內頓了頓,許久之後才傳來了謝明悠的聲音。

「請進。」

江玉香端了手中的食物走入,輕輕說:「夫人,您餓了吧,我給您端來了一些吃的,先填填肚子比較好。」

謝明悠的神情掩蓋在紅色蓋頭下,微微側過頭來,語氣帶著幾分不解:「你是哪位?」

「我是這侯府里的小妾,我這院子就在夫人隔壁。」

江玉香恭恭敬敬說著,已經將這些熱騰騰的點心放在桌上了。

「夫人,您是擔心我給您下毒?」

「呵,笑話。」謝明悠起身,走向了桌邊,「你若是有膽毒我,我想侯爺也不會放過你。」

畢竟是新婚之夜,要真的鬧出這樣的事,肯定是非常糟糕。

更何況,江玉香也確實不敢再下毒,這種低劣的手法很容易就被人察覺到,她挨得板子可還沒有好,不能這會兒又挨一頓。

她站在一旁,臉上浮上幾分討好的笑意。

「夫人,日後咱們都是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了,還請夫人好好照顧我們這些小妾。」

謝明悠也沒辦法看清楚這小妾的模樣,敷衍性地點點頭。

她畢竟是出生在武將世家,隨性慣了,至於這後院小妾的爭鬥,她完全不想理會。

之所以願意嫁過來,也是因為她年紀大了,實在無人敢娶她。

而且,她倒不如嫁個糟老頭子,把這糟老頭子熬死了,日後侯府所有事情都與她無關。

「放心好了,我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你就好好跟著我,一定不會虧待你。」

江玉香聞言,臉上笑容更燦爛了。

光是這麼短短的接觸下來,她看出這謝明悠是個心思單純之人,要拿捏起來很容易。

看來日後這侯府依舊還是她的天下。

……

這晚雲輕歌沒有馬上離開,而是看著侯爺順利進了洞房才去尋三房。

她知道,接下來侯府的日子肯定不安定。

縱使今日再熱鬧,三房也未去參加前院的熱鬧,就連雲冰薇都不曾出現。

她敲響了院門。

一名小丫鬟開門,看見是她,很詫異。

「你們夫人和小姐在嗎?」

她一直都知道這三房的人比較低調,就連這樣盛大場面都不肯去參加,看來對於她們母女兩來說,沒有什麼事情值得她們在意的。

小丫鬟木訥地點點頭,「王妃請進。」

倘若是別人,她會借口趕人,可這是靖王妃,是五姑娘特別吩咐過的人。

雲輕歌踏入院中,便瞧見雲冰薇已經迎了出來。

「王妃……」

「不用叫我王妃,每次都叫得這麼生疏做什麼。」雲輕歌一把打斷雲冰薇的話,走到了院中坐下,「說來也是,你們怎麼沒有去看婚禮?」

雲冰薇一張清冷的秀美臉龐上浮起了一絲嘲弄的笑意:「也沒什麼好看的,畢竟爹他也不會想要看到我們。」

「如今這後院的掌權在你娘手中,如何會不願待見你們?」

「確實不待見,自從我娘掌家后,他從未踏進過我們院子里一次。不過……四姐姐今日來此是為何事?」

雲輕歌捏了捏下巴,看著雲冰薇的眼神帶著一抹深意。

面前的少女被她瞧著有了幾分窘迫之感,連忙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小聲問道:「我這臉上難道是有什麼東西?」

「倒也沒有。你也知道父親娶了正妻,日後這掌家之事會落在侯爺夫人手上,但……二房的人絕對不會罷休的。」

雲冰薇眨了眨眼。

對於這後院的爭鬥之事,其實她和娘親的想法一直都是一樣的,能不參與就不參與。

好像看出雲冰薇那欲要與世無爭的心思,她快速說:「不論你們參不參與,江玉香一定不會放過你們,之前也已經到有好幾次誣陷你們——包括上次祖父祖母中毒一事。」

興許是真的想到這事,雲冰薇眼底寒芒一閃。

「四姐姐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