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你爹爹一點都不可愛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0:07
A+ A- 關燈 聽書

「讓她跪下賠禮道歉。」男人橫了一眼,冷聲道。

這一聲,猶如帝王式的命令。

殿內的所有人竟都被這睥睨眾生的氣勢所懾,竟無一人敢質疑一個男寵竟說出這樣的話。

蘇雲沁微笑,點頭。

「這確實是個好主意。那麼,陛下,您覺得呢?」

「這……」聖初雪握著扶手的手狠狠捏住了。

「我也讓步了,畢竟先犯我的是初月公主,我的要求可不過分。」

聖初月站在那方,雙手握拳,磨牙,一雙眼睛陰鷙地瞪著蘇雲沁。

高傲如她,怎麼都不可能給蘇雲沁賠禮道歉,除非殺了她!

蘇雲沁自然也明白,不過這話是風千墨說的,她可不負責。她軟軟地倚在男人寬闊結實的胸膛里,似笑非笑地看著那方正咬著下唇的女子。

「看來初月公主不肯了,那便就算了。」她揮手,彷彿大人有大量一般,不再與一個小少女計較這麼多。

聖初雪有些急了,著急地道:「初月,你還站著做什麼?趕緊給公主賠禮道歉!」

聖初月皺眉,一把抓起桌上的酒壺,直直朝著蘇雲沁走來。

「好,我給你道歉!公主殿下可要受得起。」說罷,她將手中的酒壺高高舉起,朝著蘇雲沁的頭頂作勢就要倒下。

風千墨的眸底凜光劃過,赫然出掌。

在酒水倒下的剎那,強勁的掌風一出,直擊聖初月的腹部,聖初月被這股強勢的風力給掃飛了去,最後撞上了桌角。

酒壺隨著力道也跟著一同飛了去,朝著她的臉狠狠砸了下去。

碰——

「公主!」

「初月!」

眾人又驚又懼,起身圍了上去。

酒壺碎裂,碎片扎進了聖初月的頭上,臉上。

「啊!」聖初月驚叫不已,血流了滿臉都是。

聖初雪連忙從王座上起身疾步奔了過來,喝道:「宣太醫,快宣太醫!」

大殿頓時鬧騰起來,甚至有些人壓根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覺得事情發生得太快,快到讓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太醫匆匆忙忙過來替聖初月包紮傷口。

蘇雲沁在男人的懷中抬起頭來,纖細白嫩的手指伸出輕輕在他的胸口畫著圈圈。

「你這一掌,恐怕要了她半條命。」

「該慶幸沒死。」男人低沉的聲音自她的頭頂響起,十足地冷冽鋒利。

蘇雲沁撇嘴,手在他的心口位置畫圈圈的動作始終沒有停下,語氣不由得輕了些:「我們離開吧,這裡有些壓抑。」

風千墨垂眸看著她。

女人柔軟的指尖劃過心口的位置,酥癢之感即便是隔著衣料,也能清晰地傳遞過來。

男人眼神一深,將她打橫抱起起身往外走。

殿內所有人都忙著看聖初月的傷勢,自然無人會去阻攔他們。

兩個孩子也被金澤和金冥領著帶出了殿內。

蘇小陌說道:「金澤蜀黍,我們能不能不跟著?」

看爹爹和娘親的樣子,恐怕是急著去做某些夫妻該做的事情,他們去打擾真的不太好吧?

金澤愕然了一下。

蘇小野也是很難得地同意哥哥地說法:「帶我們四處轉轉唄!」

反正這是宮裡,還有金澤和金冥保護,他們一點都不擔心。

……

蘇雲沁被風千墨抱入殿中,等雙腳沾地,她才想起兩個孩子竟然沒有回來。

她連忙轉身要出去找,手腕被抓住了。

「大寶小寶還沒有回來!」她的眼中浮動著焦灼。

「金澤金冥在。」風千墨低聲說了一句,將她拉近,「他們不在,我在。」

蘇雲沁愣了一下,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怎麼聽著這話的意思,有些……意味深長?

窗外的夜色已經深沉地降落,屋內並沒有點燈,蘇雲沁不能真切看見眼前男人的表情,更何況還有面具。

但男人面具后的一雙鳳眸,瀲灧風華,視線灼燙而熱烈。

她心咯噔了一下,慢慢吞下了一口唾沫,緩緩道:「咱們……能晚點再說嘛?我先去尋孩子。」

「不好。」他抓著她手腕的手始終沒有放開,「畢竟我現在是你男寵。你不能放我一人走。」

「呃……那你跟我一起去尋孩子?」男寵這身份,蘇雲沁很多次都有一種自己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錯覺。

他壓根不覺得男寵這個身份多麼丟他的臉,反而引以為傲。

「好。」他說了一個字。

「他們很快會回來。」他又啄了啄她嫣紅的唇。

他似是有些不高興,蘇雲沁是感受得到的,只是想不明白他為什麼回來后就這麼不高興了?

找孩子難道不對?

風千墨鬆開了她,入了殿內點燈。

離開了他的懷抱,夜風一拂,涼的她身子抖了抖。

她歪著頭,想不明白自己哪裡惹到他了,索性也不再想,轉身開門出去尋人。

風千墨點了燈,眸光幽深。

小女人在外人面前演戲時,倒是很隨意地貼著他,極盡撩.撥。可沒有人之時,她分明是閃躲的。

風千墨沉眸,拂袖,又再次將燈盞熄滅了。

蘇雲沁在門外看見了正牽著蘇小陌和蘇小野回來的金澤,暗暗鬆了一口氣。

兩個小娃娃看見她站在門口,相互對視了一眼。

「怎麼跟我想得不太一樣?」蘇小陌暗自咕噥,一臉地小鬱悶。

蘇小野朝著哥哥搖頭,什麼都沒有說。

蘇雲沁此刻已經走近,「你們去做什麼了?」

「散步,飯後消食一下。」蘇小陌嘿嘿一笑,眼神閃爍著。

他狡黠的模樣讓蘇雲沁立刻看出他這是在說謊,不過也不問,拉著他們兩人往屋內走。

一轉身,發現原本點燃的燈又黑了,她眯了眯眸。

走入屋中,卻不見風千墨。

蘇小野咦了一聲問道:「娘親,爹爹呢?」

蘇小陌也追問道:「難道娘親跟爹爹吵架了?」

爹爹竟然不在屋中,這一點都不符合常理。

蘇雲沁抿了抿唇,鬆開了兩個娃娃的手,走至桌前將燭火點燃,看了一眼屋中。

確實如此,屋中再也沒有某男的身影,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關鍵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又在哪裡惹到他不高興了。

唉……

不由得,她沉沉嘆了一聲。

蘇小陌不解抬頭,問:「娘親為什麼嘆氣?」

蘇小野也眨巴著眼睛。

「你爹爹可真是一點都不可愛。」蘇雲沁嘆息著,轉頭看向金澤,「忽然很同情你們。」

金澤滿臉問號。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覺得他做陛下的下屬很幸福啊,為什麼要同情他?

「跟在這麼一個脾氣古怪的帝王身邊,很難受吧?嘖嘖……」

金澤嘴角抽搐,張了張唇想解釋,又無從解釋,只好閉嘴。

蘇雲沁將兩個孩子抱上軟榻,哄他們睡覺,目光卻時不時瞥向窗口。

她心底有些擔心。

這麼晚了……

……

聖初月腦袋上被包裹了紗布,臉上也被碎壺扎破掛了彩。她沉默不語地靠坐在床頭。

聖初雪看著妹妹如此模樣,輕輕伸手拉過她的手握住。

「初月,你明明知道那人不是你能惹的,你怎能如此魯莽。」

「皇姐,那個女人,有什麼好害怕的!」聖初月狠狠地說道。

「你怎麼說話的?你如此脾氣,讓我日後怎麼敢將聖女國交給你。」聖初雪已經非常溫柔了,可看著聖初月如此屢教不改的樣子,她心底的脾氣也跟著上來了。

她不知道蘇雲沁好不好惹,但她知道蘇雲沁的男寵絕對不好惹。

剛剛在晚宴上出手的男人,讓人驚駭。

聖初雪的表情忽然嚴厲起來。

聖初月被皇姐的嚴厲表情一懾,只好低下頭來,彷彿真的悔改的樣子。

「皇姐,不如過兩日,你給我挑選駙馬吧,我想要個男人。」她垂著頭,低低地說道。

聖初雪長長地嘆息了一聲,看著她低垂著腦袋的樣子,什麼脾氣也都沒有了。

這件事情上,她即便是生氣,也不敢動手對蘇雲沁怎麼樣。

忍,是她現在唯一能做的。

……

半個時辰過去了,蘇雲沁將兩個孩子哄睡了。

可風千墨依舊沒有回來,她站起身來,特地放慢了腳步走向門口。

夜色靜謐無聲,整個宮中在萬簌俱寂的黑幕籠罩下,有些陰沉森冷。

蘇雲沁開門出來,金澤轉過身來。

「你們家主子還未回來,你去尋一下?」

「您放心,金冥已經去尋主子去了。」金澤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不過不由得,語氣又放輕了些許,「公主,可否容屬下多嘴問一句。」

「你問?」

「您是跟主子吵架了嗎?」否則怎麼會好端端地就走了呢?

蘇雲沁撇嘴,「你看我們像吵架的樣子嗎?誰知道他為什麼突然跑了。」

把她親了一頓,然後就一聲不響地跑了?!

簡直不要太過分了!

她磨了磨牙,想到也有些不高興,「砰」地一聲把門給關上了。

金澤差點被這闔上的門給夾住了鼻子,連忙往後退,忙扶住了鼻子,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