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什麼鬼操作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3:49
A+ A- 關燈 聽書

確實如同雲輕歌說的一樣,倘若這日後江玉香拉攏了正妻,他們三房的日子恐怕會更加難過。

再加上江玉香本來就給侯爺生了一個兒子,雖然這個二哥哥一直都是個混不吝,可至少也是個兒子呀。

而她娘親卻……沒有兒子護身。

「咱們合作。你們幫我哥哥,如何?」

雲冰薇倏地抬起頭迎視著雲輕歌的雙眸。

眼前女人的瞳眸里都是堅定無比的光,堅韌而又倔強。

大抵是她目光中的暗芒感染了她,雲冰薇點頭。

「好,你告訴我該怎麼做。」

……

從侯府回到王府後,雲輕歌便入了空間。

系統:「雲小姐,我發現你這忽悠人的本事越來越得心應手了。」

雲輕歌斜眼看向屏幕,冷哼一聲:「我這哪裡是忽悠,我對雲冰薇說的話哪句不對?哪句是騙她的?」

系統忽然不吭聲了。

「哦對了,大反派的那邊,消息如何了呢?」

青川給的消息是,王爺很好,不要擔心。

這麼簡單的八個字,誰知道是不是真的好。

「雲小姐,你還有最後兩味葯,只要拿到手,給大反派解毒就不難了。」

「用不著你提醒我也知道,那你告訴我,這兩味葯的位置,我可以馬上去尋。」

畢竟侯府才迎娶了正妻,江玉香肯定會消停幾日……

對付二房也不是多難的事情。

重要的事,將所有明裡暗裡的敵人都處理乾淨,讓人再也沒有機會阻礙哥哥拿到侯爵之位。

正想著,雲輕歌發現系統忽然不說話了,她古怪地一轉頭。

「喵!」

「我靠!」一隻黑貓突然蹭在了她的腿邊,將她給嚇了一跳,她連忙拎起這隻黑貓,發現這隻黑貓長著一張圓圓的臉,看起來乖順許多,「不是吧……你是傻瓜?」

傻瓜系統原來是一隻黑貓?

手中的系統:「拜託,我都說我不叫傻瓜,我叫雷歐。」

「嘖……」

要是放在之前,她若是遇到這麼一個會開口說話的黑貓一定會覺得邪門,可自從穿書後,她發現沒什麼事算得上邪門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隨手把黑貓丟在了地上,說:「你那名字太不接地氣了,以後你就只叫傻瓜。」

系統:「……」

我不聽我不聽!

「你告訴我,剩下兩味藥材的位置,等我把侯府這邊的事情安排好,我馬上去。」

「雲小姐,不是……」

「等等。」雲輕歌忽然打斷黑貓的話,「你叫我的稱呼是不是該換了?」

黑貓黑臉問號。

「我好歹也是你宿主,你是不是該叫我一聲主人?」

黑貓差點吐血。

這位小姐還真是映襯了那句話——給她點陽光她就燦爛。

雲輕歌抱著手臂,腳尖點著地,正用一種詭異好笑的表情看著黑貓,「傻瓜,你不肯?」

「好好,主人。」罷了罷了,好不容易現在能從那台屏幕里跳出來成為實體,它的形態還要仰靠雲輕歌的任務值呢,所以,它只能低頭認主了!

雲輕歌相當滿意地點點頭:「位置。」

提到正事時,她剛剛開玩笑的神情頓時一收。

「現在我手中有三個位置,三選二哦,喏,地圖。」黑貓邊說邊用貓爪子憑空取出了一張黑色的地圖,攤開給雲輕歌看。

雲輕歌湊過去,忍不住吐槽:「你是多喜歡黑色。」

因為是黑色,所以地圖上的線條都是白色或者淺色勾勒出來的。

其中三個地方有紅色的點,應該就是傻瓜說的三個位置。

她將地圖取過仔細看了看,發現……其中一個位置正是叛軍所在的地點。

如今叛軍盤踞在天焱西部,雖然聽哥哥說叛軍算不上叛軍,畢竟只有上百號人,不過她心底清楚,可絕對不止這個數。

叛軍一直都是大反派偷偷集結的,在這之前他一直藏得很好,都未曾被朝廷這邊的人發現,卻偏偏在這次與西玄打仗受挫后突然出現。

這明擺著就是讓朝廷故意知道的。

在書里,夜天珏是提前知曉了叛軍的動向,不過夜天珏並不知道叛軍的頭目是誰,也在一直追查。

她眼眸倏地一亮,「你這地圖怎麼不早點給我?」

如果早點給她的話,她可以馬上去找大反派,哦不,是可以跟著大反派一起去了!

黑貓:「……」

就是知道她肯定會屁顛屁顛馬上跟著大反派走,它才沒有立刻拿出來。

畢竟侯府事情不能就這麼放著不管。

「主人,雖然不是我想吐槽你,可畢竟還有一個雲挽月在這兒呢,按照劇情發展……你哥哥的感情線會出現。」

「哦?」

哥哥的感情線?

「按照劇情發展,你的哥哥在書里可是會黑化的。」

雲輕歌想起來了。

確實是如此。

雲子淵雖然在書里病怏怏的,但他即便是重病在榻也帶著滔天的恨意,最後黑化。只是在書里哥哥好像沒有感情線呀?

「我記得原書里沒有感情線吧?」

「現在作者加了一條,誰讓你讓他活下去了呢。」

「噗!」這算是什麼鬼操作!

雲輕歌心底憤憤地罵完一句,還是站起身來走出了空間。

她要收拾東西,尋個光明正大的理由離開王府才行。

青川和吉祥聽見屋中乒乓動靜,二人在門口立時探進個頭看,發現他們的王妃竟然在收拾行禮。

二人對視一眼。

青川抬了抬下顎,示意吉祥進去問問……

吉祥撓了撓頭,隨即跟上雲輕歌的腳步好奇問道:「王妃,您這是做什麼?」

「收拾行禮,去找葯。」

「啊?」吉祥傻了,有些無措地看向青川。

王爺臨走前只說要好好照顧王妃,可沒說王妃若是要離家出走怎麼辦?

雲輕歌抬起頭看了他們二人一眼:「你們若是不放心我,就跟我一塊走,我去找葯,還有最後兩種藥材,就可以給王爺配製解藥了。」

說這番話時,她是盯著青川看的。

青川在她的目光注視下,不由得挺直了腰桿,好半晌才點點頭說:「王妃說的是,我們會追隨王妃去尋葯。」

倘若不在王妃身邊,像上次一樣青玄挨打就糟糕了。

……

遠在西部西臨城的青玄冷不丁打了一個打噴嚏,揉了揉鼻尖,抬頭看了一眼上方的情況。

此刻屋中傳來了說話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