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娘親說要找小倌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0:14
A+ A- 關燈 聽書

他們吵架,果然還是他們這些做下屬的遭殃。

可看蘇雲沁的樣子,好像並不是吵架呢?

又過了半個時辰。

門又開了。

金澤看向走出的蘇雲沁,懵了一下。

「你在這裡幫我看著孩子,我出去一下。」

「呃……」金澤想攔住她,但蘇雲沁人已經跨過門檻往外走,眼神冷冽。

金澤愣了好一會兒,才連忙追上蘇雲沁的腳步,喚道:「這個,公主,您不能亂走,萬一主子回來尋不到您……」

「放心,不會,我去找聖初雪。」

金澤對蘇雲沁的話抱以懷疑,可又不敢再問了。

蘇雲沁大步往外走。

……

「陛下,西周國公主求見。」

在昏黃的燈盞下,聖初雪正認真地批改著奏摺,看到一些朝中不悅之事,她的眉心也會跟著攏起。

侍女的聲音,讓她有些意外地從奏摺中抬起頭來。

「快請。」

不過一會兒,蘇雲沁跟隨著侍女踏入殿內。

她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聖初雪面前那堆積如山的奏摺,禮貌出聲:「我是不是打攪到陛下?」

「哪裡的話,來,公主殿下請坐。」

「之前晚宴的事情……」

「不必客氣,這都是誤會。」聖初雪極快地打斷蘇雲沁的話,臉上笑顏艷麗。

蘇雲沁看向她那雍容的微笑,倒也沒有再繼續糾纏這件事,也跟著微笑。

這位女王陛下,還真的喜歡自己找台階下。

這麼大方,這麼大度,反而顯得自己是個小人了。

「這麼晚了,陛下還要批改奏摺,還真是很辛苦。」蘇雲沁連忙轉開了話題,不由得佩服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對聖女國的這位國王,她還是佩服的。

聖女國這麼一個小國,至今還能有驕傲的資本,也確實少不了這位女王陛下的功勞。

蘇雲沁的話,讓聖初雪也只是禮貌地笑著搖頭。

「哪裡的話……」

「陛下之前不是問我,這麼優秀的男寵在哪兒得到的?」蘇雲沁雙眸一閃,切換回正題上,紅唇挑起一抹弧度,湊近了聖初雪,「我可以告訴陛下。」

聖初雪先是一愣,隨即一驚,心底卻難掩興奮。

「你說。」

「我們古周國,有專門賣男寵的店。」

「當真?」聖初雪更加興奮了,「說起來,販賣男寵的店,我們這兒也有。」

「哎?」蘇雲沁很意外。

聖初雪卻走至蘇雲沁的身側坐下,貼著她坐的很近,連忙伸手挽住了她的手,動作親熱如姊妹。

蘇雲沁不習慣一個人突然這麼貼近,想抽出自己的手,奈何聖初雪如此熱絡,她都無法抽手。

聖初雪笑意盈盈地道:「我可以叫你雲沁嗎?」

「可以。」蘇雲沁很不習慣這麼突然有人親近,但對這女人,她又不討厭,自然也沒法拒絕。

「那太好了,你叫我初雪。明天我帶你去最好的小倌店,怎樣?那兒的小倌絕對絕色,肯定不會比你的男寵差。」

蘇雲沁看著她如此熱絡的樣子,腦子裡瞬時劃過了四個字——盛情難卻。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好像沒法拒絕。

等了好半晌,她才點點頭。

「好,明日你帶去看看。」

她倒也真的挺好奇,這聖女國的小倌是啥樣的。最重要的是,如果跟聖初雪打好了關係,說不定還能從她的嘴裡套出些關於佛光金蟬的下落。

蘇雲沁的心中衡量了一番,自然也就樂意答應了。

聖初雪臉上笑得彷彿綻開了花,心情好到緊緊握住了蘇雲沁的手。

「好,明日我派人去接你。」

連「朕」這樣的稱呼都不用了。

蘇雲沁扯了扯唇角,也不好再說什麼,起身退了出去。

回去后,她可以安排邪風去做小倌。

到時候……

……

這一晚上,風千墨都沒有回來。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娃娃這個晚上睡得倒是非常不安分,第二日醒來的時候,兩個孩子一臉懵。

「爹爹沒有回來。」蘇小野睜著迷濛的眼睛,跟哥哥說道。

蘇小陌也眨巴著眼睛,狠狠點頭,「爹爹沒有回來。」

蘇雲沁被這兩個神神叨叨的傢伙給鬧醒了,坐起身來,一人拍了一下腦袋。

「大早上的,你們這是被鬼附身了?」

突然坐起來,眯著眼睛重複著「爹爹沒有回來」,想嚇她嗎?

蘇雲沁慢條斯理地穿上衣裳,瞪了兩個娃娃一眼,起身。

「娘親,爹爹!」蘇小陌叫著,「我們要去找爹爹!」

蘇雲沁翻白眼。

「你們若是敢,以後別叫我娘。」

麻個蛋,那男人每次都這樣,莫名其妙地就跑了。

這不是第一次,這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

之前還答應地好好的,絕對不會這麼突然一聲不吭走人,這下倒好,依舊還是一聲不吭地跑了!

她也是個有脾氣的,算是領悟到了這其中的真理。絕對不能對男人這麼縱容,簡直讓這廝要蹬鼻子上臉了!

蘇小陌發現她的臉色很嚴肅,好像自己再提一個爹爹,她會撲過來咬死他,他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

蘇雲沁穿戴好,走出去喚了一聲金澤。

「今日你幫我看著孩子,我要出去辦事。」

金澤愣了一聲,小聲問道:「屬下可以多嘴問一句,您去……」

「哦,若是你家那位脾氣暴躁的陛下回來的話,你就告訴他,我去找小倌去了,讓他不用擔心。」

「……」金澤的臉抽動地厲害。

他可不可以裝死?

蘇雲沁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對了,借你們家邪風一用,用完了就還給你們。」

借?

金澤的表情越來越詭異,似哭非哭,難看至極。

他覺得若是陛下知道這事情,大發雷霆都說不定。

日後回天玄的日子就更加不好過了。

蘇雲沁大步往外走,不再看金澤,眸子里映著幾分冷冽的光。

死傢伙,夜不歸宿,一聲不吭走了,莫名其妙生氣,這三大罪,她絕對不會原諒他。

……

蘇小陌和蘇小野被小風子和靜容二人共同伺候著起身洗漱。

蘇小陌抬起小腦袋問道:「靜容姐姐,娘親說去找小倌,小倌是什麼呀?」

靜容一聽,臉色一紅,有些無措地看向小風子。

這可是個孩子,怎麼解釋?

小風子也尷尬了,連忙轉開視線,像是沒有聽見似的。

蘇小陌撇嘴,不再問。

這時候從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爹爹!」蘇小野第一個聽見動靜的,一抬頭看見正步入屋中的墨袍男人,雙眸發亮。

蘇小陌也從椅子上跑下來,奔了過去,跑到了風千墨的腿邊拉住了他的褲腳。

「怎麼了?」風千墨看著兩個娃娃的模樣,蹲下身來,摸了摸蘇小陌的腦袋。

「娘親她一大早就走了。」

「走了?」男人眉心微跳,「去哪裡了?」

他抬眸,看了宮中一圈,確實沒有蘇雲沁的身影。

那女人,跑哪裡去了?

「娘親說,她要去找小倌。」

金澤在門口,使勁朝著蘇小陌使眼色,哪裡會想到蘇小陌還是說了出來,一點都不猶豫。金澤一巴掌拍在額際上。

屋中的氣溫驟然降低。

風千墨的臉色一沉,蹙眉問道:「小倌?」

「爹爹,小倌是什麼呀?」蘇小陌還一臉無辜地又問了一句。

他是真的不知道,而且雖然察覺到了自家爹爹的表情不悅,可隔著一張銀質的面具,他就當做沒看見好了。

風千墨站起身來,眸光掃了一眼靜容和小風子。

二人被懾人的目光所駭,立刻低下頭看鞋頭。

風千墨又看向門外的金澤。

金澤有些想哭,只好弱弱地說道:「是……是真的。」

……

聖初雪的馬車停下時,蘇雲沁坐在馬車裡,還未挑開車簾便聽見了馬車外熱鬧喧囂的場景。

她可以想象,這家店一定生意爆滿。

日後若是有錢了,她也要在聖女國開個類似的春樓,那真是賺得盆滿缽滿。

車簾被侍女挑開。

侍女微笑地說道:「陛下,已經到了。」

蘇雲沁率先跳下了馬車,抬頭看了一眼眼前盛世繁華的春樓。

這家春樓比在外面所見的春樓所見不同,修葺地如同宮殿一般金碧輝煌,門口站著兩名身形高大的男人。

走近一看,二人都樣貌清秀俊朗,就是臉上還塗了些淡淡的脂粉,使得膚色更加地白皙。

因為沾染了脂粉,蘇雲沁不是很喜歡,蹙了蹙眉。

太娘了!

「雲沁,你別皺眉,裡面有絕色可以看的。」似是察覺到蘇雲沁的表情,聖初雪友好地挽住了她的手臂,拉著她走入。

她想討好蘇雲沁,畢竟只有蘇雲沁才能治自己妹妹。

既然今日已經將人帶到這裡來了,她要讓蘇雲沁見識一下整個聖女國的繁華。

小倌也不過只是一角。

蘇雲沁扯了扯唇角,尷尬又不失禮貌地微笑。

入了樓內,聖初雪挽著蘇雲沁一路上樓。

二樓、三樓、四樓,最後在五樓停下了。

相較於樓下,樓上要平穩安靜許多。

「陛下!」這時候一道女音傳來,因為看見聖初雪,露出了一副受寵若驚的笑容來。

身穿綠裙的少女拎著裙擺跑來,頭上的髮飾隨著她奔跑的動作輕輕晃動,發出了清脆的聲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