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永遠不要離開我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7:00
A+ A- 關燈 聽書

九點半的時候,喬御琛的手機響了。

鈴聲過了大半,他才回過神,將手機拿起。

見是安然打來的,他的心頓時一痛,第一次不敢接她的電話。

可是終究,他還是不捨得,將手機接了起來。

「喂,資本家太太,」他極力保持內心的平靜。

聽到這個稱呼,安然笑了笑:「資本家先生,已經九點半了,你不是說要早點回來的嗎?」

「我跟林管家現在在會所,馬上就要回去了。」

「你又跟霍少在一起?」

喬御琛想了想:「放心,我們沒有喝酒,這就回去。」

「嗯。」

掛了電話,喬御琛起身,拉開門出來。

林管家轉身面向他:「少爺。」

喬御琛看他,苦笑:「先回家去。」

兩人回去的路上,林管家有些擔心的問道:「少爺,你已經有了答案嗎?」

喬御琛嘆息一聲。

聽到這反應,林管家就知道,並沒有。

也對,這種事情,怎麼能輕易下的了決心呢?

喬御琛無奈:「你說,在商場上,我從未怕過誰,為什麼在愛情這件事兒上,我卻做不到雷厲風行?」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少爺,這不是你一個人在面臨的問題,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自古以來,女人就是男人的制約,老爺子有句話說的其實挺在理的,男人一旦有了愛情,就有了掣肘,所謂的無所不能,不過是因為可以狠得下心,但當人一旦遇上了愛情,就很難全身而退了。

少爺你也是人,人都難免會如此,不管怎麼說,看到你這輩子,能真心真意的愛一個人,我是真的為你感到高興,愛也好,痛也好,你都當做是老天爺對你這段愛情的考驗吧。

就像學生上學要考試,商場上要考核一般,人在走進愛情和婚姻的時候,是沒有什麼條件限制的,大家走進婚姻的時候,就像是學生走進考場一般,表情都是千奇百怪的,可真正能從那個考場順利的走到終老的,就像是學生考上博士一樣,很難,也要付出很多的努力。

少爺,你接到的這份考卷雖然有些困難,但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夠找到最好的答案,守護好你想守護的人。」

喬御琛再度嘆息。

道理,他也懂。

可是真的實踐起來,卻猶如登天般困難。

他現在只想祈求一件事,那就是,安然不要離開他。

兩人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十點了。

安然還沒睡。

他一進門,她就將書放下看向他。

喬御琛看著安然的雙眼那一瞬,下意識的將視線移開。

「怎麼還沒睡。」

他邊說著,邊往衣帽間走去。

安然努嘴,下床,走到衣帽間門口。

他正在換衣服。

跟從前不同,現在看到他光著的身體,她已經不會覺得多害羞了。

「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定一個門禁時間了。」

喬御琛艱難的扯開嘴角笑了笑,可是他並不知道,這笑容比哭還難看。

「又不是小孩子了,這次是我不好,下次我會早點回來的。」

安然抱懷:「你的道歉我接受了,可不是我生你的氣,是你家安安等你給他講故事,等了好幾個小時,他生氣了。」

喬御琛將衣服快速的穿好,走到她身前蹲下,對著她高高隆起的肚子親吻了一下。

「安安,爸爸錯了,下次一定遵守時間,下不為例,好嗎?」

他起身,摟著她的肩膀,回到了床上。

「下次我沒有及時回來的時候,你就早點睡,現在休息對你和孩子來說很重要。」

安然聳肩:「我反正也不怎麼困,所以就等等你唄,霍公子那邊是又出了什麼事兒嗎?還是因為黎小姐嗎?」

「別人的事情,我們就不操閑心了,」他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十點多了,我們休息吧。」

安然看著他,有些話欲言又止,點了點頭。

「好。」

兩人一起躺下,安然背對著他側躺,喬御琛關了燈,湊上前,從身後輕輕環住她。

安然沒有閉眼,只是望著沒有拉上的窗帘外的夜空。

心裡有些酸澀。

他沒有解釋,什麼也沒有解釋。

「資本家太太。」

安然側躺的視線往右側移了移:「嗯?」

「以後,你不會離開我的,對吧。」

安然想了片刻:「你希望我離開你?」

「當然不是,我不希望你離開我,永遠不要離開我,」他往前蹭了蹭,在她後背和脖頸上親吻了一下:「答應我,好嗎?」

她覺得,今天的喬御琛有些怪怪的。

「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有,只是看到謹之狼狽的樣子后,有些擔心。」

安然笑了笑:「觸景生情。」

「算是吧,你答應我,不會離開我。」

「我上次跟你說過的,人生太長,未來太遠,我做不了任何承諾,因為我不想言而無信。」

喬御琛閉目,再次親吻了她脖頸一下。

「別離開我,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別離開我和孩子,永遠的陪在我們身邊。」

安然沒有做聲,心裡卻微微有些難過。

她也很想答應他,可是……她害怕給別人承諾。

就想當年,給了御仁的承諾全都落了空一般。

「喬御琛,你今天有些奇怪。」

喬御琛笑了笑:「沒事,就是觸景生情,如果……我是說如果,你最恨的那個男人沒有死,他還出現在了你的面前,你會怎麼做?」

安然凝眉,想要回神,可他卻輕輕的抱緊了她,沒讓她動。

「怎麼會提這麼掃興的問題,這事兒跟霍公子的事兒有關聯嗎」

「算……是吧,就是我有些好奇,你會怎麼做。」

安然笑:「這樣的不共戴天之仇,當然要跟他拚命,到時候,你會幫我嗎?」

喬御琛閉目,心痛:「會的,一定會的,可如果……這個人對你很好,知道自己做錯了,想要跟你懺悔呢?你會原諒他,給他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嗎?」

「如果我母親能活過來,如果我失去的孩子能夠活過來,我就給他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否則……我絕不會原諒他,我做夢,都想殺了他。」

喬御琛牙根微微緊咬,再次在她脖頸上親吻了一下,心裡的恐懼蔓延。

如果這件事被安然知道,他一定會失去她,一定會。

「喬御琛,你怎麼了?」安然感覺到他身體的顫抖,有些擔心。

「我沒事。」

「可你身體在抖,」她將他的手移開,費力的轉身看向他。

黑暗中,喬御琛看著她淺淺的笑著。

「我就是覺得有些冷,你沒有感覺到嗎?」

「冷?現在可是九月底,雖然立秋了,但也不至於冷呀,你不會是發燒了吧,」她伸手撫摸想他額頭。

感覺,也沒有那麼熱呀。

她坐起身,正要開燈的時候,喬御琛從伸手環住她的腰。

「我沒事,可能是今天喝冰水有些多。」

安然無語一笑:「你喝那麼多冰水做什麼。」

「不是熱嗎,睡吧,只要摟著你這個小火爐,一會兒就好了。」

安然擔心:「你確定真的沒事兒?」

「真的,我非常確定。」

安然點了點頭:「嗯。」

她躺下,打了個哈欠:「那我睡了,很困。」

最近晚上睡覺,她總是要起夜無數次,因為要上洗手間。

所以晚上睡眠質量不好,白天也總是要一覺一覺的睡很多次。

這一次,喬御琛沒有再說什麼,只是一個人,抱著她胡思亂想。

很快,安然那邊就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

黑暗中,喬御琛眼眸間滿是別人永遠也不可能看到的失落,他親吻著她的發,輕輕呢喃;「對不起,安然,真的……真的對不起。」

清晨,吃過早飯後,喬御琛就去書房了。

安然一個人坐在院落里呼吸新鮮空氣。

林管家給她端了一杯牛奶出來,放到了桌上:「夫人,今早你沒有喝牛奶,我幫你溫好了。」

安然接過,喝了一口:「溫度正好,謝謝你。」

「夫人客氣了。」

林管家要進屋,安然想到什麼似的道:「林管家。」

林管家重新回到她身前:「夫人,你還有什麼吩咐。」

「昨晚……喬御琛是遇到了什麼事情嗎?從昨晚到今天早上,他人有點兒奇怪。」

林管家納悶:「有嗎?」

「你沒感覺到嗎?」

「可能是因為霍家少爺的事情,他有些擔心吧。」

「可他昨晚不是去見安心了嗎?」她納悶。

「是,後來又去了會所,見霍公子了。」

安然點了點頭:「安心那邊沒事兒嗎?」

林管家抿唇:「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我是去會所把少爺接回來的。」

安然點頭:「嗯,好,我知道了,你也去忙吧,我自己坐會兒。」

「好的。」

林管家離開,安然喝完牛奶后,半躺在躺椅上,手輕輕的撫摸著肚子,聽著舒緩的輕音樂。

沒多會兒,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她看了一眼,是葉知秋打來的,她笑了笑,將手機接起:「喂,大清早的,你是喝醉了嗎,竟然給我打電話來了。」

「親,出大事兒了,安心的病複發,重新住院了。」

「什麼?」安然坐起身,「你確定嗎?」

「當然,新聞都有了。」

安然慢悠悠的回頭,看向喬御琛書房所在的位置。

玻璃窗里,喬御琛正站在那邊,駐足望著她所在的方向。

兩人隔空,四目相望,安然的心一沉。。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