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主子是這位陛下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0:22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看著少女奔來,有些狐疑。

聖初雪在一旁解釋道:「這位就是這天仙樓的老闆。」

聽見這是老闆,蘇雲沁的瞳孔睜大了幾分,很意外。

這麼年輕就有如此經商頭腦,看來是個不錯的人。

「咦,今日帶了個美人姐姐來。」少女走近,目光看向蘇雲沁,臉上的笑容極為溫和靈動。

聖初雪端莊地點點頭,「聽說你最近來了不少好貨,讓我們瞧瞧。」

「哎呀,你們可算是來對了,來吧,我帶你們去見見。這次希望陛下會喜歡喲!」

蘇雲沁漠然跟著她們往裡走。

看著聖初雪這激動而興奮的模樣,她猜測著,這女人平日里應該沒少來這兒。

不過找小倌畢竟有損一國之君的顏面,出門之前她都是戴著面紗,不會讓人查看出來。這名綠裙的少女卻能一眼認出,可見對少女來說是稀鬆平常之事了。

拐過長廊,最後在長廊的盡頭裡停下。

兩側都有房間,但門上卻沒有貼名字。

蘇雲沁剛剛經過時,她有特別注意到,若是貼了名字的房間,裡面都有男女惹人遐想的聲音。

沒貼名字,應該就是還沒有迎接客人。

「左側這兒呢,今日有位公子訂了,他說他是個斷袖,所以想要買下這人。」

「什麼?」聖初雪皺眉,似是不滿,「還有斷袖來聖女國買小倌的?」

這說出去都覺得不可思議。

蘇雲沁也很同意地點點頭,她都不信。

「哎呀,反正這是人家客人的事情,我們也不好過問嘛!」綠衣的少女揮了揮小手,「右側這間,就是我們最新的貨,絕對是個絕色。而且這男人,性格極其討喜。」

「有多討喜?」聖初雪揚眉。

說話間,綠裙的少女已經伸手推開了門,請她們二人入屋。

因為是在頂樓,屋中的光線充足,陽光自窗外漫入屋內,亮敞的光亮落在了貴妃榻上的男人身上。

他雙手雙腳被綁縛在貴妃榻上,閉著雙目,三千青絲垂落,灑滿了整個軟榻上。

如此一眼晃過去,讓入屋瞧見的女人們皆露出了驚艷之色。

男人穿著一件如火的緋衣,不知是不是因為掙扎過,他的衣襟都微微大敞開,露出了裡面大片雪白的肌膚。

如此看一眼,美好得就像是一道妖冶的話,這男人就是畫中的妖精,妖嬈而迷人。

聽見動靜,男人睜開了眸子看了過去。

瞧見如此絕色的男人,聖初雪一顆芳心開始胡亂地跳動著,但良好地修養讓她不能做出太浮誇的表情,因此臉上還是故作的淡定。

綠衣的少女嘴角挑起,非常滿意她們的反應。

心道:看來今天是要發大財了。

蘇雲沁打量著男人的同時,也不免側頭看了一眼聖初雪,突然出聲問道:「看陛下好像挺喜歡的?」

「呃……」聖初雪被蘇雲沁的話給驚回了神,猛地轉回頭,輕咳了一聲。

蘇雲沁微笑,「不如我買下,送給陛下如何?」

讓她欠自己一個人情。

反正她銀魂門也不差錢。

聖初雪一聽蘇雲沁的話,雙手絞著裙角,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話。

其實她真的不想欠蘇雲沁太多的人情,可是現在如果讓她出錢買下這小倌,她手頭上又沒有這麼多錢,除了……借。

聽見她們的談話聲,軟榻上的男人驀地起身,但偏偏雙手雙腳都被困縛住,雙眸一沉。

「你們是誰?」他出聲,因為嗓子長期缺水,此時此刻聲音嘶啞至極。

「他……不會是你們從哪裡偷來或者搶來的吧?」聖初雪想到若是這小倌來歷不明,還是不要了。

一個來歷不明的男寵,不知道會給她帶來怎樣的麻煩。她可不想要這種莫名而來的麻煩。

蘇雲沁的眼神一深,也看向了綠衣的少女。

少女一聽,縮了縮脖子,說道:「陛下……您別誤會,這位……就是我們在路上救下的。他受了重傷,所以……」

「救了,然後要賣了?」蘇雲沁也打斷了少女的話。

不得不說,這種神一般的操作,她很佩服這少女的生意頭腦。

那倘若在路上隨便撿了幾個男人,也會被她們拿來賣?

不由得她很同情來聖女國的男人們。

軟榻上的男人發現自己被這三個女人給忽視了,鬱悶而憤怒,動了動身子,因為掙扎,軟榻上發出了嘎吱嘎吱的聲響。

「他……不好調教吧?」聖初雪又提出了自己的顧慮。

她是來買小倌的,能很好地服侍她的,而不是一匹馴服不了的野馬。

少女張嘴,剛想再說話,蘇雲沁卻先一步道:「放心好了,只要買下,這人就是您的,哪會有馴服不了的道理?」

她轉頭看向少女:「說吧,這人多少錢,我買了。」

少女瞪大眼睛。

聖初雪依然掛著一臉的擔憂之色,卻沒有說話。

「說話。」蘇雲沁眼神一凜,危險地吩咐了一句。

少女不知怎麼,被蘇雲沁的眼神所懾,還是低低地開出了價錢:「一萬兩。」

「你這價格開的可有些過分了。」蘇雲沁抱著手臂,「他又不是你們的人,不過是你們撿過來的,竟然開出一萬?可真是想要一夜暴富,不擇手段。」

她身上散發著凜然的氣息,逼迫地看著少女,幾乎要把少女給看穿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少女心底一陣陣發寒,原本該說的話還是到嘴邊換了。

「看在陛下的份上,我給姑娘便宜點怎樣?五千兩。」

蘇雲沁眉還是蹙著,不滿。

「若是一千兩,我可以接受。」她的聲音很強勢,不給少女一點質疑的機會。

少女張嘴,蘇雲沁先一步搶先道:「當然,你有權拒絕,我也可以不買。」

「……」聖初雪驚愕地看著蘇雲沁。

她很懷疑,蘇雲沁這到底是在幫她買小倌,還是故意在刁難這春樓的老闆?

少女抿唇,「姑娘,您這價叫的可就有些過分了,畢竟……」

「咳咳咳,我賣。」哪知,榻上的男人嘶啞著出聲。

三個女人因為他的話,紛紛轉頭看向他,表情出奇地古怪。

聖初雪雙眸睜大,但卻滿心都是期待之色。

他願意一千兩賣的話,她就不需要蘇雲沁出錢了。

「你,你賣什麼賣?你又不是老闆!」少女氣得跳腳,差點要撲上來給這紅衣的男人幾個巴掌。

男人勾唇,語氣很篤定。

「倘若你不賣,我就在此咬舌自盡。」

「……」這話,連蘇雲沁都驚訝了。

她轉頭看向這男人。

他的表情可不像是在開玩笑,難道是真的早已有了咬舌自盡的想法?嘖嘖嘖,這種事情也只有絕望的女人才做的出來的吧!

迎視著男人的目光,綠衣少女一口氣堵在胸口。

聖初雪也趕忙道:「不如就賣了吧,畢竟也是你們救下的人,你們也不吃虧。」

少女咬牙。

「一千兩,願意嗎?」蘇雲沁也在逼這少女。

她確實在逼,並且是故意地逼迫。

她知道,這人一看就是個身份非凡的男人。不管這男人有什麼身份,都與她無關,她要做的只是把這男人轉交給聖初雪。

少女心一橫,同意了。

「好,一千兩就一千兩!」她也豁出去了,不管怎樣,也是賺了。

蘇雲沁從懷中掏出了銀票要遞過去,卻在半空被聖初雪給攔住了。

「且慢,這個價錢,雲沁你還是不要出手了。我這兒有足夠的錢。」聖初雪說罷,看向一旁貼身的婢女。

婢女連忙從腰包上掏出銀票。

蘇雲沁微笑道:「陛下何必跟我客氣?」

「不客氣不客氣!」

蘇雲沁似笑非笑,見婢女還在那方努力掏,她已經極快地將錢塞進了綠衣的少女懷中。

少女拿著錢,笑的眉眼彎彎。

「好了,錢已經拿到了,你也不用找了。這男人就留給二位離開,我先告辭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往外走,還狠狠親吻了一口銀票。

婢女還沒有把銀票掏出來,人已經走了。

蘇雲沁笑意微斂,走近了軟榻邊,居高臨下地看著這紅衣的男人。

男人抬頭,眯著眼睛看著蘇雲沁。

「放開我。」他低低地說了三個字。

「放開你呀,那也要你的主人同意與否。陛下,這男人說鬆綁,您說可以嗎?」

聖初雪愣了一下。

她沒想到,一轉眼的事情,她竟然已經多了一個男寵。這名男寵有著如此絕艷的容貌,讓她一顆原本還有些煩悶的心情瞬間陰霾一掃。

「好。」她抬起手,「給他鬆綁吧。」

蘇雲沁深凝了一眼聖初雪,還是轉頭給男人動手鬆了綁。

突然得了自由的男人猛地上前要抓住蘇雲沁,結果手還沒有伸出去,兩隻手臂的穴位都被銀針給扎的脹痛極了!

他瞳孔一縮,悶哼了一聲,雙膝一軟,跪在了地上。

「你的主子是這位陛下,不是我。」蘇雲沁分明知道他為什麼會跪下,卻淡定地拉過聖初雪站在男人的面前。

聖初雪的眼神中多了一分慌亂無助。

她第一次有男人,雖然之前來過無數次,卻是第一次真正有了自己的男人。

蘇雲沁微笑,又道:「這個小倌雖然長相不錯,但必定不好馴服,我給陛下再另尋一人。此人不如先放著,到時候再好好調教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