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媳婦說的准沒錯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3:57
A+ A- 關燈 聽書

「你真的相信你媳婦信上說的這些?我怎麼瞧著她是在跟你開玩笑。」

「風涯,你會拿自己夫君的性命開玩笑?」夜非墨抬眸冷睨著風涯。

被男人銳利如刀的視線涼涼剜著,風涯內心很憋屈。

他連忙搖頭說:「我不會,而且我也沒有夫君呀!」

呸,他一個大男人,哪兒來的夫君?

夜非墨收回目光,深沉地看著信上清秀小楷的字體,薄唇微微彎起一絲弧度。

「所以,按照我說的做。」

既然媳婦都這麼說了,准沒有錯。

他一直都覺得雲輕歌身上還有許多不曾告知他的秘密……

只是,現在的他並不在乎這些,他在乎的不過是她會不會突然有一天消失不見。

倘若這丫頭突然消失,他恐怕……

不行!

這個想法一閃而過,他心就往下沉了幾寸。

很多事情,他心中其實早已有了答案,卻不肯向雲輕歌佐證罷了。

「那夜無寐,你打算怎麼處置?一直關押著?」

「先關著吧。」畢竟,夜無寐現在還有用。

風涯搖搖頭,覺得這男人自從娶了那位王妃后情緒越來越難以捉摸了,甚至……很多次看著更像是標準的妻奴。

……

雲輕歌給哥哥和祖父祖母交代了些事情便走了,趕往西臨城邊郊。

按照傻瓜給的地圖上指使,藥材好像就在叛軍盤踞的領地里。

她坐在馬車上將地圖再次上上下下研究了一遍。

「這還不一定對。」系統提醒她。

「我有女人第六感,我確定,肯定就是在這裡面。」

系統默默翻白眼。

這女人的第六感有它這個系統準確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放下地圖,輕輕道:「就是不放心帝都那邊的情況,我記得這段時間太子一直沒什麼動靜。」

「你就別瞎操這些心了,畢竟這些事兒不是你該擔心的,大反派肯定會派人跟蹤著太子。」

雲輕歌捏了捏下顎,「那夜無寐怎麼辦?」

據說夜無寐還在夜非墨的手中。

放了吧又覺得不妥,可是一直關著也不是這麼回事。

最覺得可笑的是,夜無寐的消失在皇家引起不了一點水花,皇帝更是沒有要派人搜尋二王爺下落的意思,難道是徹底當做夜無寐不存在了嗎?

「你怎麼知道皇帝沒有派人尋?」系統問。

「否則為何一點風聲都沒有傳來?」

這還用問?若是真的有風聲,怎麼會至今都沒有人把消息傳開。

不是阿貓阿狗不見了,而是當朝二王爺不見了,怎麼到了這兒反而存在感這麼低?

系統:「說不定皇帝早已知道夜無寐是被你家大反派抓走了呢?本來在原著中,皇帝對大反派也是疼愛的,畢竟皇帝在所有後宮女人中,只對大反派的母妃動過真情。」

「嘖嘖,帝王薄情。」

她這次去西臨城,也確實該問問大反派,打算如何處置夜無寐了。

趕路到西臨城,耗費了四天時間。

青川提前把客棧安排好,吉祥更是替雲輕歌把屋子給再打掃了一遍,二人一前一後忙碌,才讓雲輕歌歇下。

雲輕歌忽然問青川:「我來這兒的消息,你告訴了王爺嗎?」

青川搖頭:「屬下還來不及告知,等事情穩定下來,屬下立馬……」

「不行!」雲輕歌立刻打斷青川的話,「這事情不許告訴你們家王爺,可懂?」

青川傻了。

這個事情為何不告訴王爺呢?

「總之,聽我的沒錯。」

幸而青川一直都是面癱著臉,很多情緒都不會表露在臉上,所以此刻只能緩慢點頭。

倒是耿直的吉祥,脆生生問:「王妃,為何不告訴王爺您來了,他……」

「笨,我要去叛軍里拿葯,他會同意嗎?」

「噗!」青川再面癱也沒能穩住自己的表情,「王妃,您要去叛軍的領地?」

這可就……尷尬了。

青川以為雲輕歌是不知道叛軍頭目是誰,這次闖到叛軍領地里,不就是擺明著讓王爺發現嗎?

一想到這事兒,青川不由得背脊僵直。

他覺得,他也會挨打。

以主子寵王妃的性子,他知情不報……肯定會遭罰。

雲輕歌看向他,故作不解問:「怎麼了?」

雖然知道青川的那點小心思,可她也不點破。

她便是故意不讓青川告訴夜非墨的,她去了叛軍領地后,自然能見到大反派。

到時候,也不需要再遮遮掩掩了。

青川扶著額際,略有些心累地說:「此事還是……」

「你若是敢說,王爺怪罪你起來,我可不會幫你。」

青川:「……」

「你若是給我保密,若是王爺怪罪下來,我就會說是我下毒威脅你。」

青川:「……屬下都聽王妃的。」王妃這賊兮兮的盤算,很好,他似乎越來越崇拜王妃了!

雲輕歌將二人趕出去后,她躺下歇息。

一想到很快能見到大反派,竟然有些興奮地睡不著。

已經將近二十天沒有見面了,有些念想就像是野草一般瘋長,她都不敢想象未來離開了這書中世界,失去了大反派,她該怎麼辦?

現在是得過且過的心態,能陪一天是一天,日後……

罷了罷了,還是不要再想了。

……

夜色分外寧靜,青川選擇的客棧在城郊處,外面還有大片的良田和林子,與城中繁華街景相差有些遠。

整個客棧里加上雲輕歌總共也只有五位客人。

風刮過略有些破舊的窗,發出嘎吱嘎吱響聲。

因為聲響太大,她起身想把窗戶關上,手剛摸向窗戶,忽然身子一僵。

有人!

是陌生的氣息。

屋中沒有點燈,只能看見一道瘦弱的黑影輪廓,她想都不想直接給了對方一拳。

「嗷!」被打了一拳的人連忙捂住了臉,痛呼了起來,甚至還有些委屈地說,「你打我做什麼?」

這聲音……聽起來怎麼有些耳熟?

雲輕歌目光一滯,連忙走到燭台邊將蠟燭點亮,盯著眼前這捂著臉一身黑袍的男人,愣了好半晌。

「你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可不是嘛,這也太詭異了!

她和他不過一面之緣,當初她可是千叮嚀萬囑咐這傢伙千萬不要去天焱,現在倒好,他丫的就出現在了西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