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然然她很愛你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7:07
A+ A- 關燈 聽書

所以……昨晚,他那麼奇怪,是因為安心病複發了?

「漢子,你在聽嗎?」

安然回神,轉回頭,重新看向遠處的天空:「在聽。」

「不發表意見?」

「知秋……這一次,我絕對不會為了任何人,再割捨我的肝臟。」

「當然不能,誰若是要你的肝臟,我會跟她拚命的,」葉知秋說著,有些義憤填膺了起來:「那個安心,早就該去死了,對了,這事兒喬御琛還不知道嗎?」

安然苦笑,他能不知道嗎,當然……知道。

「應該不知道吧,不然他會告訴我的。」

「總之,不管怎麼說,這次,喬御琛是你的男人了,估計大羅神仙也救不了安心了,這事兒我告訴你以後,你就不用再操心了,我們就等著聽她死的消息就可以了。」

安然抿唇,點頭:「嗯。」

掛了電話,安然整個人重新躺在躺椅上,心情很平靜。

喬御琛不愛安心,所以,沒事兒的。

書房裡,喬御琛依然站在玻璃床邊,自打安然來到院落里,他一直站在這裡默默的看著她。

他不敢靠近她,他不知道,自己要用怎樣的力氣,才能夠把這件事兒當做沒有發生。

每次看到她的雙眸時,他就會心虛。

他這幸福,是搶來的,偷來的,他不安,非常的不安。

現在他也只祈禱,安心能夠早點兒離開,這樣,他起碼可以少一分威脅。

一連三天,喬御琛如往常一樣,每天在家裡陪她。

只是這三天,他在書房裡的時間卻明顯變多了。

安然只以為,他是在忙。

可她不會知道,夜深人靜的時候,他都會坐在床上,借著月光,成宿成宿的看她。

他不忙,只是心裡恐慌。

第四天上午,書房裡的喬御琛接到了安心的電話。

他知道,這是安心給他的最後的期限。

他接起。

電話那頭,傳來安心有些虛弱的聲音:「御琛,現在……你可以給我一個答案了嗎?」

喬御琛眼神里透著一抹堅毅:「我們合作,不過,我有條件,第一,從此以後,你不要再見安然。第二,告訴我,另一個知情人,是誰。」

安心笑:「好,我答應你,在我死之前,你一定會知道,那個人是誰的。御琛,今天中午,你可以來給我送吃的嗎,我想吃你家阿姨做的蜜汁蓮藕和排骨煲,非常想吃,好嗎?」

喬御琛閉目:「我會派林管家給你……」

「你親自來送,這才是我們合作的意義,不是嗎?」她說著笑了笑:「最重要的是,我想你。」

喬御琛握拳:「你不要得寸進尺。」

「御琛,我記得爺爺說過,安然會成為你的弱點,他讓你放手的時候,你怎麼不聽呢?如果你聽了爺爺的話,現在就不會有把柄被我抓到了,不是嗎?

以前,我爸說,做生意的人,都要懂得抓住時機,我認為,我現在只是牢牢的抓住了時機而已。安然會不會受傷,我不管,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餘下的時間,我要隨心所欲的活,反正這世上,再也沒有什麼事可以威脅到我了。今天中午,我等你。」

她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喬御琛眼眸冰冷,他將林管家叫進了書房。

「吩咐廚房,準備好蜜汁蓮藕和排骨煲,中午安然睡下后,我送去醫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管家凝眉:「安心已經開始提要求了?」

喬御琛無語一笑:「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女人,而是將死之人。」

林管家也是無奈。

喬御琛道:「找到顧雲清了嗎?」

「還沒有,這個女人太狡猾,她先是飛去俄羅斯,后又去了美國,之後她的護照還出現在了加拿大,瑞士。總之,我們的人,跟著她幾乎飛遍了全世界,最後一次找到她的下落,是六天以前,在日本,可日本雖然小,如果她有心藏起來不出門,我們的人也很難找到她。」

「趕緊調查,我覺得,那個知情人,十有八九就是顧雲清,但我暫時不能冒險,我擔心會有萬一,必須要穩妥一些。」

林管家點頭:「我知道了,少爺,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儘快處理的。」

中午,安然在喬御琛懷裡睡著,他輕柔的將自己的胳膊抽了出來,輕輕關上門出去。

他拿著阿姨給準備的食盒,親自開車去往醫院。

進了安心的病房,他將飯盒放到了她的床頭柜上。

安心看著他,臉上帶著蒼白的笑。

喬御琛冷聲:「飯菜放在這裡了,我先回去了。」

安心有些無力的笑了笑:「謝謝你,明知道……這是圈套,卻還願意跳進來,即便是為了安然,我也謝謝你,讓我臨死前,能夠給自己編織一個……假的,快樂的夢。」

喬御琛看了她一眼,凝眉,轉身往外走去。

他關上門出來的時候,正好遇到醫生要進病房。

見到喬御琛,醫生忙上前,「喬少,您來啦。」

「安心的情況怎麼樣?」

「安小姐的情況不太好,惡化的速度實在是太快。」

「正常來說,你覺得她還有多少時間?」

醫生有些為難:「喬少,這種問題,做為醫生,給不了什麼回答,但如果是按照往年的病例看來,最快應該也不會超過半年。」

「半年?」

醫生點頭:「也有人,發病到死亡,不超過十天的。」

喬御琛挑眉,他回頭看了一眼病房門口的方向。

雖然這種想法有些惡毒,可是……他並不希望,她真的能夠撐到半年。

他等不到那時候,因為太痛苦。

他從醫院出來的時候,正好在院子里遇上了照顧完母親,要回公司去上班的金楠。

看到他,金楠從老遠的地方就跑了過來。

「喬總。」

喬御琛正在晃神,一開始還沒聽到。

金楠連叫了兩聲,喬御琛才回頭,看向她。

「金楠呀。」

「我正要回公司,結果看到了你,喬總,你怎麼跑到醫院來了。」

喬御琛回神:「來探望一個病人。」

金楠笑:「然然最近好嗎?我最近忙的暈頭轉向的,沒有時間去看她。」

「她挺好的,放心吧。」

金楠點頭:「那就好,喬總,那我就不耽誤你了,我先回公司去了。」

喬御琛指了指自己不遠處的車子:「正好順路,我帶你過去吧。」

金楠本來想著有些不好意思,可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怕遲到。

「那就多謝喬總了。」

「客氣了。」

他開車,金楠不知道自己該坐在那裡。

喬御琛道:「隨意點,沒事兒。」

金楠拉開副駕駛座的門,坐了進去。

車子離開醫院,金楠猶豫了片刻后問道:「喬總,不好意思,有個問題,我想問你,可是有些唐突。」

「你問。」

「你今天來醫院看的人,不會是然然的那個惡毒姐姐吧。」

喬御琛凝眉,沒有做聲。

「抱歉,喬總,我不是有意要問這種問題的,我是在新聞里看到,那個女人病發住院的消息的,剛剛你從那棟住院樓出來,也正好是她住的地方。」

喬御琛點頭:「我是來看她的,不過這件事,你就不要跟然然說了吧,我怕她會多想。」

「恕我直言,如果喬總真的不想讓然然多想,那不出現在這裡,是不是更好呢?」

喬御琛表情沉重,他也不想出現在這裡,可是……這件事他已經身不由己了。

「喬總,你應該知道,然然的心很敏感,我不知道你們以前到底發生過什麼,然然不肯告訴我,但我知道,你們能走到現在,真的不容易,所以不管怎麼樣,請您珍惜一個不敢輕易敞開心扉的女孩子的愛,她能做到現在這一步,真的不容易。」

「愛?」喬御琛猶豫了片刻:「然然對你說過,她愛我?」

「然然怎麼可能會輕易的對別人說出自己的心思呢,她沒有說過,不過我看的出來。一個女孩子愛上一個男人後該有的模樣,然然臉上全都有,她很愛你,一定不會錯的。」

有那麼一瞬,喬御琛的手竟是有些顫慄。

他總感覺,安然最近對他與往日不同,可他從來沒有敢想,安然是不是愛上了他。

畢竟,在安然的眼裡,他是個仇人,害她坐牢和失去孩子的仇人。

愛上他,對於她來說,需要承擔多大的風險,付出多大的勇氣,他再清楚不過……

車子在帝豪集團門口停下,金楠下車。

門沒有關上,金楠道:「喬總,請你一定要好好的珍惜然然,她真的值得你這麼做。」

喬御琛沒有看金楠,只是點了點頭。

「那喬總,謝謝你送我回公司,請路上小心。」

金楠將門關上,轉身往公司里小跑去。

喬御琛坐在車上,開車的力氣幾乎都從身體中被抽走。

他既盼著安然愛上他,這樣,他就能既得到她的人,又能擁有她的心。

可他又希望安然不要愛上他,這樣,不管以後會不會東窗事發,她就都不會痛苦了。

這種矛盾的情緒,像是被成千上萬隻螞蟻在同時啃咬他一般,嗜心蝕骨。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見是林管家打來的,他直接無力的接起。

「少爺,不好了,你去見安心的事兒,出了報道。」。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