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不讓你們主子知道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4:04
A+ A- 關燈 聽書

這男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被她救下的姜愷!

比起上次見到他是的瘦骨嶙峋,現在的他雖然依舊瘦但至少有肉了。

他捂著被雲輕歌打了一拳的左臉,委屈地說:「我老遠看見你,我以為是幻覺,就一路跟隨著你的馬車,沒想到真的是你。」

提到這事兒,他還格外興奮。

雲輕歌無語地翻白眼,「你為什麼跟著我?」

「這個……我在這兒打雜,就是沒想到看見你,就想來看看你。」

看著眼前男人略顯局促的模樣,她扶額,「我之前不是說了讓你別來天焱嗎?」

「哦……我知道,我記得。可是你不讓我來,我想興許你就是天焱人,你怕我找你糾纏你嗎?我也不是那種人,所以我就來了。」

雲輕歌:「……」這算什麼邏輯?

她不讓他來,他偏要來!

他來哪兒不好,非要來天焱西臨城,叛軍盤踞的地方,是故意的吧?

姜愷似是察覺到她好像有些生氣了,更顯局促地拉拽了一下自己的衣角,妖冶的面容上還帶著幾分可疑的紅。

雲輕歌不解地凝視著他臉上的紅暈,總覺得有哪裡不妥。

「你這是怎麼了?」

「我……」姜愷一直在拽著自己的衣角,好像只有這樣才能把所有情緒掩蓋下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男人越是如此,雲輕歌越是覺得古怪。

好像男人在心底糾結了許久之後,他似是下定了決心猛地抬起頭來直視著雲輕歌的眼。

迎視著姜愷的眼神,雲輕歌現在是滿臉問號。

這丫的……

怎麼用一副非她不嫁的表情看著她?

他們之間也不過短暫的幾面,不會吧?

「雲姑娘……還請你收留我。」

終於,男人吐出了這句話,好像費了很大的勁才說出口。

雲輕歌愕然。

「我知道……我知道我是個累贅,只是,我現在不知該怎麼做,我是個毒人,也活不久,也不可能再娶別的姑娘禍害。不過我可以給你做牛做馬,可以做你的僕人。」

雲輕歌此刻已經被姜愷的話給震驚地無法說話。

系統:「哇喔……」

沒想到這姜愷這麼不按常理出牌,這下宿主就有得煩惱了吧?

然而,雲輕歌卻揮了揮小手說:「你留在我身邊不妥,倒不是因為你是毒人,而是你是個男人。」

她在心底小聲比比,因為她男人是個醋罈子,留不得。

「那……」姜愷眼神一暗。

他明知道會被拒絕,可是這天下這麼大,他想來想去還是呆在雲輕歌的身邊最妥當。

「這樣吧,我有個醫館,你回去替我去醫館打雜如何?」

系統:「……主人你真狠。」

這麼白白撿了一個回去幹活的勞工。

雲輕歌:「閉嘴,說得好像我不付工錢似的!」

當然,這句話,只是對著系統說的。

系統這下是乖巧沉默下去了。

而對於姜愷來說,這無疑是一件值得激動人心的事情,他一雙眸子瞬間大亮,充滿希冀地看著雲輕歌,連連點頭。

「好好好,去醫館也無妨。」

系統不得不小心提醒雲輕歌:「他是個毒人的身份若是傳出去了,你知道你那醫館會損失多少收入沒?」

「你不懂,正是因為他是毒人,來看病的知道毒人都能治好的話,對醫館豈不是更加信任了?」

系統很詭異問:「你這話的意思是,你可以治好他?」

雲輕歌捏著下顎,將面前的姜愷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對於她這過分打量的眼神,姜愷還略帶幾分局促,小心扯著自己的衣袖,小心翼翼問:「我臉上是有什麼嗎?」

「哦,沒有,不過我瞧著覺得你這毒應該還是有辦法的。」

一聽有辦法,姜愷別提有多興奮了。

他一直想要過正常人的生活,只是又怕被人唾棄,所以一直沉默寡言,最近在這叛軍的領地里生活也略顯幾分孤單。

可雲輕歌不同,雲輕歌從來沒有嫌棄過他。

「行了,你等我一下,我去給你安排一間屋子休息,明日我還有事要辦,可能要在這兒逗留幾日,等事情辦妥了,回頭我帶你回去。」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姜愷自然也就放心下來。

他見雲輕歌開門準備走,連忙大聲喚住雲輕歌:「雲姑娘……你,你不會突然拋棄我吧?」

那委屈的語氣……

雲輕歌回頭看著他,嘴角還是禁不住抽搐了好幾下。

搞得她像個負心漢似的,這丫的,真是奇怪!

「放心,不會!」她悶悶說罷這話,大步走了出去,正好看見青川,「再去安排一間屋子。」

青川一愣:「什麼?」

「一名小廝,我剛撿到的。」

青川徹底傻了。

什……什麼?不過一個時辰的光景,王妃就去外面隨便撿了一名小廝回來?還要給這小廝安排一間屋子?

這事兒若是讓王爺知道,那後果……真是想想都覺得可怕。

雲輕歌反而說:「用不著擔心,這事兒我會跟阿墨解釋的。」

青川無法,轉身去安排房間。

……

翌日。

青川率先敲響了雲輕歌的門。

彼時雲輕歌已經易容完畢,回頭看了一眼站在門口的青川:「我今日就去拿葯,你和吉祥留在這兒,我自己去。」

「那怎麼行!」青川一聽,眉心狠狠一跳。

他若是讓王妃獨自去尋葯,萬一出了什麼事兒,他難辭其咎。

「可是你難道忍心讓吉祥一人與姜愷待在一塊?」

「呃……」青川撓了撓臉頰。

什麼叫……他忍心?

雖然吉祥確確實實是個嬌滴滴的姑娘,可怎麼也不能跟王妃的安危相比較。

青川不由得站直了身子,很認真說:「無論如何,屬下都不能不顧王妃的安危。」

雲輕歌自知拗不過這死腦筋的青川,便無奈地攤了攤手:「好吧好吧,既然如此,你與我一同上山。」

叛軍領地在山上。

據說山上易守難攻,所以他們選擇在了鳳尾山。

她打扮成了男人的模樣上山,也是為了有足夠的理由跟魏王交涉。

不知道夜非墨是不是也在……鳳尾山。

「王妃,您其實……屬下可以帶您上山,不用如此。」

「不行,先不讓你們家主子知道。」

雲輕歌警告了他一眼,突然目光定在他的衣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