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今日…來者不善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5:44
A+ A- 關燈 聽書

第218章今日…來者不善

溫婉不明所以的看著瑾萱道,「怎麼累了?」

瑾萱斜眼瞟了她一眼,「你這腦子多虧要嫁的是阿離二哥,要不還不被人吃的連渣滓都不剩?」

容家家風正,只看容丞相就知道了。

這就叫傻人有傻福,京里也有不少羨慕溫婉的姑娘們吶。

單就是容丞相沒有納妾這一條,就足夠那幫有閨女的夫人們羨慕了,在這樣環境下教育出來的兒子,能比他的老爹差嗎?

閨女嫁過去就是享福,再說容喆英俊開朗,一個爽朗的小生自然是招丈母娘喜歡的。

溫婉的親事一定,不知羨煞了多少女子。

溫婉臉直接紅了,撅著嘴指著瑾萱說道,「你這樣很容易沒朋友的我跟你講!」

瑾萱隨手拿了一半容離剛剝好的好的橘子,扔了一瓣在嘴裡,「交朋友也得挑聰明的交,你看阿離怎麼不問我?」

「阿離,她欺負我。」溫婉拉著容離控訴,瑾萱的嘴忒毒,她到底是怎麼跟這種人交朋友的啊!

容離無奈的從中調停,誰讓她夾中間又被點名了呢?

瑾萱津津有味的吃著手中的東西,「阿離,一會兒你可得小心了,今日…來者不善。」

不好直接提起皇后瑾萱頓了一頓,相信容離應該能聽的明白。

容離點點頭,「我知道。」

溫婉在一旁聽的一愣一愣的,這倆人說話她怎麼老覺得聽不懂?

一旁的慕雪柔落了座,目光似利劍般直射容離。

容離自然有所察覺,迎著慕雪柔的目光不閃不避,她又沒什麼可怕的,現在她都已經和夏侯銜沒什麼關係了,慕雪柔過的不好又能賴誰?

再者說,之前慕雪柔的寵愛,可是頂著原主的名頭得的!

兩人目光在半空中接觸,噼里啪啦的火光直閃,慕雪柔位於桌下的手死死攥著自己的衣裙。

都是她!

若不是她,自己怎麼會落到如今這般田地!

今日的容離雖然穿著裝扮並不考究,可她那周身散發出的自信而又幸福的氣息,是任何裝扮都代替不了的。

慕雪柔想著出門前擦拭的厚厚一層脂粉,她多麼擔心會被人看出自己這段時間過的不好,有時候,她甚至不敢照鏡子。

她實在不願相信,鏡子里那個滄桑又滿面憎恨的女人會是自己。

明明不該是這個樣子的!

過的不好的,應該是容離才對。

怎麼會是她?

怎麼可能是她!

一聲太監的唱和,打斷了慕雪柔的思緒,以及她看向容離的目光。

她得想個法子,平日大家碰不了照面,今日在宮中,人多環境又複雜,絕對是個下手的好機會。

可是,要用什麼辦法呢?

慕雪柔一時間理不出頭緒,只能靜觀其變。

醉著眾人一齊起身,剛才太監唱和的是,「皇後娘娘駕到!」

眾千金連忙齊齊的起身,蹲跪在桌案旁,列隊整齊的低著頭迎接皇後娘娘的到來。

待皇后的儀仗進了御花園后,眾千金齊聲道,「參見皇後娘娘。」

今日皇后的打扮並不張揚,一身素雅宮裝,倒襯著她的氣質更加尊貴了些,一雙漂亮的柳眉微微揚起顯然,即便打扮的再平易近人,可依舊顯示了這位皇后的脾氣並不溫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皇后不是一個人來的,她身邊還跟著幾個宮中貴人,在皇後身后依位份前行。

待皇后入座,虛抬了手道,「免禮,賜座。」

「謝皇後娘娘。」這時,眾千金才敢起身,又回到原來的位子上坐下,這才看到皇後身邊還有其他人。

「這幾日御花園裡的花都開了,本宮看的著實喜人,邊邀眾位小姐進宮賞花,你們不必拘禮,全當游頑罷。」皇後面色帶著慈祥的笑容看著底下坐著的人,這些姑娘可都是今日的主角,容離能不能出事可就看她們的了。

「謝皇後娘娘恩典。」眾女子起身福了一福,皇后說讓她們隨意,她們可不敢真的隨意。

「幾位妹妹也是,今日出來權當松泛松泛,尤其是玉昭儀,你如今身懷龍嗣,更需放鬆心情才是。」皇后招呼完千金招呼身邊的女人,這幾個能跟著來,就說明位份不低也受到皇后的重視。

幾人也都微微側了身,面上帶著笑意,「謝姐姐。」

被點名的玉昭儀手扶后腰,雖然剛剛顯懷,可那架勢像是懷了五六個月的身孕似的,一身鵝黃色芙蓉鳳紋宮裝,窈窕的身形包裹在合身的宮裝里顯露出優美的曲線,小腹微微凸起並不影響她整體的纖瘦,雪膚如畫,櫻唇微點,帶著七分的嫵媚。

看年歲也就二十左右,年輕的臉上滿是志得意滿的驕傲,她其實也算宮裡的老人兒了,十六歲進宮,當時太多優秀的女子,如她這般父親官職不高的女子,剛剛進宮基本就處在最底層。

努力了好幾年,這才在皇上面前混了個臉熟。

一朝侍寢,要不然說什麼事情都要天時地利人和,這不只一次,她便懷了身孕。

這一懷孕可不得了,宮中的女人們能生的都已經生了,現在她有了身孕難得的是沒有同期,皇上聽了自然大喜。

立刻提了位份撥了宮,此後自是一宮之主,待誕下孩兒,若是皇子,那位份還要再提上一提的。

玉昭儀一下一下的輕撫著腹部,嬌笑著對皇后說道,「多謝姐姐疼愛,妹妹自打懷了身孕總覺得胸口不大舒服,今日有幸,跟姐姐出來散散心,說來也怪,這胸口悶的毛病一下好了大半,妹妹還真要謝謝姐姐呢。」

後宮里最大的頭兒是皇后,把好了她的脈總沒錯,玉昭儀不把別人放在眼裡,可不敢不把皇後放在眼裡,她多拍些皇后的馬屁,往後日子也好過不是?

果然,皇后聽她這麼說,笑呵呵點了點她,「妹妹這張嘴就是甜,本宮要是有這麼大本事,那太醫院裡的太醫怕都要閑賦在家了。」

「妹妹說的可都是實話,姐姐可不能笑話妹妹呀。」玉昭儀裝作不依的摸樣,耍了個小性兒,不過任誰看都知道是在開玩笑的。

其他幾個嬪妃在一旁笑著應和,主位上的幾個女人倒是一派姐妹和樂的景象。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