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我們分開一段時間吧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7:14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凝眉,立刻道:「壓住。」

「我已經壓了一些,可是微博上,還是不停的有人在轉發,因為有太多的大V轉發,所以……」

喬御琛握拳,掛了電話,轉身發動車子就往醫院去。

他氣沖沖的進了安心的病房。

飯菜還放在桌上,並沒有動。

安心在昏睡。

聽到開門聲,她微微睜開眼。

見是喬御琛進來了,她眼神間閃過一抹驚喜,慢慢的坐起身。

「御琛……」

喬御琛上前,雙手握住她雙肩:「你你這個惡毒的女人,為什麼直到現在,你還要將壞事做盡?」

安心不解的看向他:「御琛,你在說什麼。」

「你心裡很清楚。」

「我不清楚。」

「呵,你現在還敢裝模作樣?報道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報道……」安心嘴角有些發乾,望著他:「如果我說不是我,你會相信嗎?」

「當然不會。」

「那我還有什麼好說的,不是我,你願意相信就相信,不信就算了,」她眼神堅定。

「那個知情人到底是誰。」

安心握拳:「起碼現在,我不會告訴你。」

「你……」他一把將她推倒在床上。

她吃痛,半天都沒能爬起來。

安心躺在那裡呵呵笑了起來:「都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可是你卻選擇不相信我,隨便你吧。」

喬御琛轉身冷眼看著她,轉身離開。

安心躺了半響,費力的拿起手機,隨手按了11位數字的號碼。

電話良久才接通,「報道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那頭傳來一道女人的聲音:「是我又如何。」

「誰讓你自作主張的。」

「你還不是一樣,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就泄了我的底牌嗎。」

安心握拳:「跟你合作的時候,我的病還沒有複發,可是現在……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

「安心,別跟我打什麼感情的牌,我不吃這一套,你的死活跟我沒有任何關係,之所以會把這件事兒報道出來,就是對你私自行動做出的懲罰。

而且……你就不該指責我,而是該感謝我,你不是想要讓你的妹妹痛苦嗎,不通過報道讓安然知道這件事兒,你以為,喬御琛會自己告訴她嗎?」

安心喘息的聲音有些沉:「以後,不要再私自行動,不然,我會把你的身份告訴喬御琛,到時候,你也會倒霉的。」

「我應該是你手裡最後的底牌了吧,安心,我很確定,你不敢這麼做,以後,不要再貿然給我打電話,不然,倒霉的人不只有我,明白嗎?」

女人說完,就將電話掛斷。

安心凝眉,這個該死的女人,早晚有一天,會被喬御琛抓到的,只不過這一天,她大概是看不到了。

喬御琛回到家,安然已經醒了,不過還躺在床上。

他不確定安然有沒有知道這件事。

他進去的時候,安然笑嘻嘻的看向他:「回來啦。」

「怎麼醒了?醒了很久了嗎?」

安然起身,將自己的頭髮束起:「醒了不到一個小時,我最近睡一會兒就要去上洗手間,我覺得,以後我可以住在洗手間里了。」

「我剛剛出去了一趟。」

「嗯,我知道。」

喬御琛看她,有些遲疑。

安然聳肩:「我醒來的時候,你不在家,我就猜到了。」

她看著他,一雙眼睛,圓滾滾的有神,「我有些餓了,要下樓去吃點東西,你應該有很多公事要處理吧,你先忙你的吧,就別管我了。」

喬御琛嘴角淡淡的扯起一絲弧度:「好。」

安然撩開被子下床,兩人一起下樓,一個走進了書房,一個去了廚房。

她關廚房門的時候,看到他落寞的背影,眼底帶著一抹失落。

廚房阿姨問道:「夫人,您有什麼吩咐。」

她回神,轉身對阿姨道:「阿姨,給我準備點不含糖的糕點,我有些餓了。」

「那夫人等我一些,我這就給您準備。」

書房裡,喬御琛的手機催命般的響了起來。

是葉知秋打來的。

他將手機接起,電話那頭立刻傳來葉知秋的暴戾聲。

「喬御琛,我真是看錯你了,你們喬家人都這麼沒良心嗎,虧我還跟安然說,你看起來很可靠,可你竟然背著她,再去跟安心勾搭。如果你這麼放心不下安心,幹嘛還要來招惹安然,你知不知道,安然她已經……她……」葉知秋說著欲言又止,煩躁了起來。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可是我去見安心,跟別的沒有關係,只是……有些苦衷。」

「少他媽的用苦衷來跟我說事兒,這世上誰活著還能沒有點苦衷,如果有了苦衷,就要去跟前女友牽扯不斷,那這世上就沒有什麼道理可以講了,喬御琛,我早就告訴過你,如果不能對安然負責,就不要招惹她。

這個蠢貨,是個打碎了牙也會往自己肚子里咽的人,你這樣,讓她情何以堪,你真的是要幫安然報復了安心后,再轉身幫安心報復回來是嗎?你真的是這樣的人嗎?」

「如果可以,沒有人比我更想保護安然,如果不是無可奈何,你以為我會這樣嗎?」

喬御琛的聲音里透著沉悶。

葉知秋凝眉:「發生什麼事了。」

喬御琛一手接電話,一手支著額頭。

「有些事情,我也跟你說不清楚,我只能告訴你,我無心傷害安然,給我一點時間,我會爭取把所有的傷害降到最低。」

葉知秋聽喬御琛這麼說,就更覺得不對勁了。

他納悶道:「真是沒想到,堂堂北城的神話締造者喬御琛,也會有無可奈何的事情。」

「我也只是個人,」喬御琛微微嘆息一聲:「你是先給我打的電話,還是先給安然打的?」

「給你,一看到新聞,我就氣的熱血沖頭,直接給你打電話了,安然現在情緒怎麼樣?」

「我不確定她知不知道這件事兒。」

「所以,你沒有告訴她?」葉知秋有些驚訝。

「我說不出口,我怕她會誤會。」

「你不說,她才會誤會,等一下,你不會連安心病情複發的事情也沒有告訴她吧。」

喬御琛凝眉:「的確……的確沒有。」

葉知秋抓了抓自己的頭髮:「你可真是……你以前不會沒談過戀愛吧?保護一個人的方式,不是把什麼事兒都瞞著她,而是要坦白,如果你連坦誠都做不到,這段感情里就存在欺騙,你覺得這世上,哪個女人能忍受得了自己的丈夫欺騙自己?」

喬御琛側頭望向窗外,安然不知什麼時候,又坐在了院落里的躺椅上,正在看著手裡的點心發獃。

「我知道了,先掛了吧。」

「誒,別掛了呀,你得跟我表個態,你絕對不會傷害那個蠢蛋,不然……我雖然在商場上干不過你,但為了安然,我可是會跟你拚命的。」

「我若告訴你,傷害她的每一分每一秒,於我而言,也是在剜心剔骨,你信嗎?」

聽喬御琛這樣一說,葉知秋瞬間無語。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只是有些擔心她,總之,你別被安心套路了,如果因為安心而失去了你現在擁有的,我相信,你以後一定會後悔的。」

「這一點,我也相信。」

「好,既然這樣,那我掛了。」

喬御琛將手機放到桌上,起身出了書房。

來到院落里,走到安然身邊。

安然正在晃神,見他出來,她笑了笑,隨手端起了小玻璃茶几上的蛋糕,吃了一口。

「你怎麼出來了?」

喬御琛扯過一把椅子,在她身側坐下。

「蛋糕好吃嗎?」

安然想了想,點頭:「嗯。」

喬御琛往前湊去,直接在蛋糕上啃了一口,看向她,「不甜,阿姨是不是給你拿錯了。」

「是我自己要的無糖的。」

「嗯?最近改口味了?」

安然淡淡一笑,又吃了一口蛋糕。

「我不愛吃甜食,」她看他:「從小到大都是這樣的。」

喬御琛愣了一下:「可是,你從前……」

「在監獄里的時候,楠楠姐告訴我說,如果你心裡覺得苦的時候,想哭的時候,就吃一顆糖,糖很甜,吃了以後,心裡甜甜的,就不會覺得委屈了,所以,我就把吃糖養成了一種習慣,其實,我根本就不愛吃甜食。」

喬御琛眉心緊蹙。

以前,在御香海苑的時候,他經常看到她大把大把的吃糖。

阿姨總是會在清晨,從她房間里清理出很多的糖紙。

那棟別墅的每一個房間里,柜子上,都備著糖果。

想到她過去因她承受的每一份委屈,每一份痛苦,他都覺得後悔和難過。

她說完,見他陷入了沉思,她繼續道:「甜食,我已經戒了有一陣子了,可是……最近,我又有些想吃了。」

喬御琛凝眉,她都知道了。

「我不是故意想瞞你的。」

安然淺笑,將視線從他臉上移開,看向天空。

「安心她活不久了,你再給我一點時間,不會太久,等她走了,我就……」

蔚藍蔚藍的,沒有一絲雲朵呢。

「喬御琛,我們分開一段時間吧,」安然沒有看他:「我打算自己回御香海苑去待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