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計劃全給毀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0:29
A+ A- 關燈 聽書

聖初雪沒有多想,輕輕頷首。

反正橫豎都是自己的男人了,她哪裡還會計較那些。

蘇雲沁嘴角一勾,「那您先跟您的男寵聊聊,我出去與老闆說說。」

她說罷,率先退了出去,悄悄將門給闔上了。

聖初雪目送著蘇雲沁離開,心底漾開一抹極為歡快地興奮之感。

她拎起裙擺,緩緩朝著男人走近。

「公子,你叫什麼名字?」

男人的眼神凌厲,倏然抬頭,剜了一眼聖初雪。

蘇雲沁走出門的時候,正好聽見了聖初雪喚那男人一聲「公子」,心底暗暗覺得好笑。

堂堂一國之君,竟然對男人有這麼大的需求。

嘖嘖……

她剛想著,驀地要轉身離開,卻不想撞上了一堵結實的肉牆。

她扶住額際,猛地抬頭看向不知何時站在自己身後的男人。

待看見站在面前的某男人是何人時,蘇雲沁的眼瞳瞪得更大了幾分。

「你……」怎麼會在這裡?

可惜第一個字剛剛出口,後面的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完,男人就逼近了她一分。

「你當我是死的?」風千墨的臉色很陰沉,一字一頓地說了一句。

蘇雲沁咽了咽口水,小心地道:「沒有。」

她這個時候幹嘛認慫?難道不該是他道歉在先!

她真想給自己兩巴掌,讓自己清醒點。

風千墨輕哼了一聲,「沒有?一千兩是什麼?」

「我這是……」蘇雲沁轉頭看了一眼緊閉的屋門,上前將他拉著往一旁躲去,壓低著聲音說道,「你不懂,我這是計謀,這是送給聖初雪的男人。」

一聽是買來送給其他男人的,風千墨的表情果然緩和了幾分。

「你這解釋,暫且原諒你了。」男人聲色清冷,可緩和的眸色已經昭示著他的心情忽然好了。

蘇雲沁瞥著他帶著銀質面具的臉,也就沒再說話了。

她拉著他躲在了一旁。

「待會兒,我已經安排好了邪風。等邪風進去問聖初雪關於葯在何方,到時候再把那一千兩給搶回來。」

男人:「……」

這女人,還真是個愛財的。

「畢竟是我的錢哎,用這個錢買了一個小官送人,還不是為我自己買的。」

「……」他嘴角緊抿。

蘇雲沁又道:「反正這錢是一定要拿回來的!」

「……好。」他終於說了一個字,算是回應蘇雲沁。

這女人到底是過來做什麼的?

……

半個時辰后,聖初雪還在試圖靠近這紅衣的男人。

他雖然鬆綁了,可手還是被困縛在身後。

他皺眉,見聖初雪那白皙的小手正摸向自己的臉,他頓覺一股惡寒之意撲上來。

比起聖初雪,他寧願要剛剛那站在聖初雪旁邊的白衣女人。

那女人看起來清冷些,更深得他意。

「你是聖女國皇帝?」他忽然問道,眼神很深。

聖初雪摸他臉的動作驀地一頓,輕輕點頭,「對,就是朕。怎麼,看你這樣,似乎並不想要朕?」

「你幫我鬆綁,我伺候你。」男人的眼神充滿深意,循循善誘。

聖初雪最是抵抗不了這樣男人的言語蠱惑,手緩緩地伸向男人手上的繩索。

她記得,蘇雲沁離開的時候千叮嚀萬囑咐,絕對不能給這男人鬆綁。

所以……

「這個……」她的手停頓了一下。

「快!」男人見她忽然停下手,目眥欲裂。

門這時候被敲響了。

男人低咒了一聲,坐在原地狠狠跺了跺腳。

「誰?」聖初雪也緊張了一些,轉頭赫然問道。

「我是蘇姑娘喚來伺候陛下的。」

聖初雪愣了一下,竟然下意識地轉頭看向紅衣的男人。

躲在暗處的蘇雲沁跟風千墨靜靜注視著門口的動靜,尤其是看著邪風穿著這家店的小倌衣裳走入,蘇雲沁沒忍住輕輕噗嗤一聲笑了。

她實在很難想象,一向面癱的邪風,竟然……

「看夠了沒?」耳邊傳來某個男人不滿的話語。

蘇雲沁輕輕搖頭,「我這不是就為了多了解了解。你知道,那皇帝可不是那麼好騙的。」

「是嗎?」男人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

至始至終,男人的目光都定在她的臉上,那眼睛里盛著濃濃的不悅。

蘇雲沁還在觀察,沒發現身邊男人那渾身上下散發開的冷意。

……

屋內的聖初雪心底平衡了一番,還是上前將門給打開。

初見站在門口的異瞳少年時,聖初雪的雙瞳瞪大,一副吃驚不已的樣子。

她第一次瞧見擁有如此奇異瞳孔的男人,真是俊俏得不像話。

「你是……」她打量他的穿著。

這應該是個新來的,雖然穿的還是小倌的衣裳,可身上有些冰涼的氣質瞬間就吸引住了她的注意力。

這是個絕對的美男子。

「我是蘇姑娘派過來伺候陛下的。」邪風一字一頓,一板一眼地解釋著,毫無溫度波瀾起伏。

聖初雪聽著他這無情的話語,再看了一眼屋中還在掙扎的紅衣男人,心底一陣權衡利弊之下,她還是選擇了門口的邪風。

「你進來吧。」聖初雪側過身去。讓邪風走入。

邪風走入屋中,目光掃向四周,最後落定在軟榻上的男人,瞧見男人時,他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這是……」

「哦,新買下來的新小倌。怎樣?朕的眼光不錯吧?你若是喜歡的話,不如一同留下,朕帶你們一塊走。」

聖初雪傲然道,彷彿此刻在兩名小倌的面前尋到了優越感。

邪風嘴角一抽,暗暗思索著怎麼回應。

那方的紅衣男人已經嘶聲叫道:「邪風!你還愣著幹什麼,把這婆娘弄死,帶本將軍離開這裡!」

他的一句叫聲,讓聖初雪愣了一下。

邪風心底暗咒了一聲。

他當然不能承認這眼前被五花大綁的紅衣男人就是他們天玄國鼎鼎有名的大將軍——蕭湛。

「噗……你說你是大將軍?我不認識你啊,更何況,我也不是叫什麼邪風,我叫小風,你恐怕認錯人了。」

蕭湛氣得吐血,雖然雙手被縛,但雙腳能自由行動。

他起身逼近邪風,咬牙切齒:「你以為你裝失憶,本將軍不認得你了?試問天下有幾個人跟你一樣,有一雙異瞳?」

聖初雪錯愕地看著他們兩個男人,瞪大眼睛。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覺得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夠用,一時之間有了些空白。

她心底有了絲絲不安,連忙小心挪動腳步往門邊退。

她知道,這紅衣的男人自稱將軍,絕對不是假的。

他是哪國的將軍?竟然被弄到了這裡來!

而這個叫邪風的男人,確實有一雙異瞳,這蕭湛絕對不是在說謊。

她趕緊跑吧!

蕭湛逼近邪風,邪風心底略帶幾分煩亂,他眸光掃向聖初雪,見她明顯要逃跑,身子一掠,上前攔住了去路。

「陛下,咱們還有很多話要說。」

「不不不……朕跟你沒什麼話說。」聖初雪怕死,不敢再逗留,心底只有一個念頭——逃。

蕭湛嗤了一聲:「你什麼意思啊?好好的御前侍衛不做了,在這裡做起小倌了?」

聖初雪的心底一陣慌亂和害怕。

御前侍衛?

他們……他們的來頭可不小。

難道是哪個大國的人?

「雲沁,雲沁!救命!」思及此,她現在唯一想到的就是叫蘇雲沁救命。

原本在外面蹲著等待的蘇雲沁忽然聽見了屋內傳來了聖初雪那驚恐的救命聲,她轉頭看向風千墨。

「怎麼回事?你對邪風下了殺令?」

這聖初雪沒惹他,他應該不會吧?

風千墨蹙眉:「你把孤想成什麼?」

「呃……」蘇雲沁覺得自己有些理虧,連忙拍了拍他的臉頰,「我進去看看。」

頓了頓,她又抓過他的手,「你跟我一起進去吧。」

男人看了一眼他們相握的手,原本緊抿的唇角卻不動聲色地挑起一絲弧度。

小女人主動握他的手,讓他的心情瞬間變好。

帶著風千墨推開屋門,發現屋中的情況有些奇怪。

蘇雲沁的表情獃滯了一瞬。

只見眼前的邪風正伸手勒住那紅衣男子的脖子,卻又不像用力的樣子,只是想要鉗制紅衣男人的舉動。

「怎麼回事?」蘇雲沁忽然問道。

聖初雪見到她,立刻躲到了她的身後,伸手指著那兩個膠著在一塊的男人。

「他們……他們來歷不明。」

蘇雲沁的嘴角一抽,看向邪風。

而此刻,在邪風手中的蕭湛目光驟然一深,轉頭看向風千墨。

「陛下?」一眼,他認出了風千墨,即便是一道銀質面具相隔,他也立刻瞧見了。

風千墨抿唇,皺眉,銳利的眼神警告地盯著他看。

蘇雲沁心底也咯噔了一下,猛地轉頭看向風千墨。

搞什麼鬼?

這個紅衣男人是他的人?

「怎麼……怎麼回事?」聖初雪從蘇雲沁的身後探出個頭來,一臉蒙圈,「什麼陛下?」

她伸手指著蘇雲沁身側的高大墨袍男人,「雲沁,這到底是誰啊?」

蘇雲沁扶額。

現在全砸了!

今天這場好不容易安排好的戲,全讓這莫名其妙出現的蕭湛給毀了!

蕭湛嗤笑:「還沒有看出來啊,你這個女人可真是夠蠢的,也不知道你是如何坐上聖女國的皇位的。這個男人,就是天玄國的皇帝,而我,天玄國赫赫有名的大將軍,蕭湛!」